也许离开你是一种解脱

   网络中结识爱人

    从领证到今天,不过短短三个半月,我却已做了决定——为这段婚姻画上终止符。

    由于种种原因,截至去年3月,29岁的我依旧单身。心急的家人替我在某交友网站注册登记,并经此途径结识了钟磊,也就是我现在的丈夫。网络是个神奇的地方,如果不是网络,我和钟磊的圈子不可能有任何交集。我的工作是高强度的脑力劳动,一周加班至少三次,有时甚至需要熬通宵。对此,钟磊在最初表现出豁达和宽容,也正是他的这种态度,让我对他的好感逐渐累加,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

    恋爱多是快乐甜蜜的,我沉浸其中,以至于忽视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刚认识不久,钟磊就常在我面前自夸,他说自己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好男人之一:忠诚、朴实、顾家、上进。他说这种美德遗传于他的家庭,他的所有家人都是这般品德高尚,在亲友中有口皆碑。听了这些话,当时的我只觉欣慰,庆幸自己遇见了正确的人,然而现在想想,一个真正高尚的人怎么可能总是夸耀、标榜自己的“高尚”?只有品德缺失的人才会急于将自己摆到一个“高尚”的位置上,以便他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别人、要求别人!可惜那时我看不透,被所谓的爱情蒙蔽了双眼,以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境地。

    相处一段时间后,我跟家人说了钟磊的情况,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不同意,的确,钟磊比我大了整整8岁,工作也不够稳定,家人担心他不能给我一个宽松的婚姻环境。可我很坚持,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我根本没有理智地去考虑现实问题。拖了将近半年,父母眼看着挽回无望,也就慢慢妥协。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察觉到不对。在我跟父母“斗争”期间,钟磊的自私本性已逐渐显露,他从不跟我商量如何才能争取到父母的赞同,只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反正我就是这个样子,你知道的”,然后就不闻不问,将所有压力都推到我身上。他还时常在我耳边抱怨:“你父母太专断了,不像受过教育的人,看看我的父母,他们就特别支持我们在一起……”是啊,他们当然会支持,因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我的条件都要优于他们的儿子。


    相处时看清本性


    在钟磊口中,他的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通情达理的人,可事实真如他所言吗?

    记得第一次去他家拜访,事先说好会吃顿晚饭。我们是傍晚6点到的他家,一进门,钟磊爸爸居然不在,一个小时后才姗姗归来,而且没有任何解释。晚饭8点开始,四个人,四个菜,三素一荤。虽说节俭是美德,可这毕竟是未来儿媳的首次登门,未免太过简单。饭桌上,钟磊父亲只顾埋头吃鱼,没有一句客气话,幸好钟磊妈妈还算热情,一个劲儿地劝我多吃点儿,别剩下。我知道,钟磊妈妈说的是真心话,她是最节约的人。我第二次去他们家,钟磊妈妈无比热情地端出一盘剩饺子,“闺女,让他爷儿俩吃新鲜的,咱俩把这剩饺子吃了,放坏了怪可惜”。话扯远了,还说回第一次登门吧。那天吃完饭,四个人看了会儿电视,都不大说话,场面冷清而尴尬。到了将近10点,我主动起身请辞,钟磊的父母也只是淡淡道了声再见,甚至不安排钟磊送我回家。这就是我和钟磊那“高尚而周到”的一家人第一次接触的全过程。

    事后,我曾好奇地向钟磊打探,为什么他父亲会那么晚回家?钟磊解释说,他父亲是个念旧的人,因我而想起了他的前女友,心里不大好受,出门解闷儿去了。这个理由让我好气又好笑,有几个朋友听说后都骂我“包子”,“他们是看见你的条件比钟磊好,先给你个下马威,压压你的气势……碰见这种事,就该直接摔门走人”。

    随后,钟磊又去了我家,虽然我的父母并未完全接受他,却也做了满满一桌的菜,鸡鱼肉蛋,非常丰盛。因为他们懂得待客有道,体现的是主人的礼貌,是对客人的重视。饭毕我爸跟钟磊聊天,问起他的工作情况(钟磊是自由职业者,收入并不稳定)和未来打算,他说他正在谋划一个生意,如果成功,每月可稳定地收入六千元。钟磊说这话时,四个人都在场,听得清清楚楚,可后来我再提及,他居然矢口否认,并愤怒地指责我和我的家人信口雌黄。

    不久,结婚一事被提上日程。现今社会,结婚时男方买房、女方买车是较为普遍的规律,但钟磊不肯,他不愿买新房,说必须跟他父母同住。房子很老,上世纪90年代的建筑,甚至没有装修。我也认了,不买就不买吧,咱把旧房简装一下总行吧?钟磊便认准了这“简装”二字,只刷墙、封闭阳台,连我想将卫生间的蹲便改为马桶的要求都予以否决。

    后来,每当我抱怨此事,钟磊便言之凿凿:“是你说要‘简装’的,我完全按照你的意思来,所以,别再废话!”对于别人的话,钟磊总是记得特别清楚,而他自己,如果不留下文字记录,他可以在一分钟内出尔反尔,“我没说过”、“你听错了”都是他的口头禅。以至于后来的日子里,在商量重大事情时,我都要求他在QQ上跟我谈,只为保存证据。


    醒悟后选择放手


    我是真傻,即便已一步步地看清钟磊的本质,仍旧大无畏地跟他领了证、结了婚。当然,也不是我主动,钟磊和他的家人一直在催,催得我也就“半推半就”地和钟磊入了围城。今年1月,我们偷偷领证(因为我家人的反对,暂时没让他们知情),可自那之后,一切都发生逆转。

    钟磊变得暴躁易怒,经常找茬儿发脾气;对我的事情漠不关心,甚至找理由不送生日礼物。不仅如此,他还迁怒于我的家人,怪我家不支持他的生意(所谓的支持,就是拿钱给他),对他家的装修不提供援助(按照我们当地的规矩,如果男方不买婚房,女方是无须装修和买车的,在这一点上,我不觉得自己的父母有错)……他口口声声说不注重物质,但我渐渐发现,他只是希望我不注重物质。从认识到结婚,公婆前后给了我一万元钱,而我给他们买的礼品也花费有五六千元。平时我们吃饭大多是AA制,送礼物也都是有来有往,我并未在经济上占了他和他家的便宜。

    纸是包不住火的,我父母最终还是知道了我和钟磊领证的事,问我们什么时候举办婚礼,我心里没底儿,去跟钟磊商量。按理说,这种事应由男方家长到女方家里登门提亲,可钟磊借口他父母身体不好,希望双方家长通过网络视频来讨论解决。视频就视频吧,偏巧那天网速太慢,总是卡,说不了几句就断线,我爸妈等得着急,其间我爸出门抽了根烟,我妈上了趟厕所,对此,公婆很不满意,说我父母怠慢了他们,对他们不够尊重。钟磊也大发雷霆,当场发飙,说以后绝不会再让他的父母跟我的父母联系。

    事情闹到如此地步,只能靠自己解决问题。办仪式先要订酒店,现在的婚宴都要预订,我跟钟磊说了很多次,希望他抓紧着手,可他总是一推再推、敷衍了事。我越来越发现,只要是涉及花钱,钟磊的态度都是一个字——拖,拖到我忘了为止。如果我再次提起,他就会扯出许多其他不相干的话题,并从中找到我的所谓“错误”,反将我置于不义之地。除此之外,他还对我进行无端猜忌,污蔑我跟单位里的一位男同事有不正当关系。

    钟磊的自私自利与庸俗龌龊已让我不能忍受,几番吵闹后,我终于提出离婚,却被他坚决拒绝。前天晚上,因为一件小事,我们又争执起来,我再次提出离婚,甚至,我愿意给他补偿金。钟磊迅速写下一个银行账号,让我将他家人给我的一万元立即归还。当晚,钟磊几乎没睡,对我进行无休止的指责和谩骂,诅咒我的未来不会幸福。我什么都没说,也不反驳,随他去吧,反正即将陌路。

    平心而论,钟磊并非一无是处,否则我也不会跟他从恋爱走到结婚。但他过度沉溺在自恋、自负的幻觉里,并因此而心胸狭隘、认知偏执。当他披上高尚的华服来批评我时,他对我的伤害就越发严重。

    幸好这一切都要结束,希望我那伤痕累累的心还有勇气去迎接一个新的未来。


    记者

    手记


    有句老话,叫做“婚前不思量,婚后悔断肠”。因为各方压力,不少大龄男女往往对婚姻十分渴求,在相恋不久后便匆匆成婚,这样的做法是非常草率的。由于相处时间不够,了解不深入,又忽视了双方在性格、价值观等多方面的差异……便为日后的吵架、争执埋下了伏笔。要知道,你的一时冲动,押上的赌注却是一生幸福。

    在我看来,婚前最需关注的问题有两点:第一,Ta是不是个正直的人,是否有积极向上的人生观和宽容豁达的处世观;第二,观察Ta的家庭环境和父母为人。前者让你定心,后者让你舒心。这两点是钱所不能解决的,而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才是情感中的大问题。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137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