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路上“错过”没成“过错”

  初恋夭折


  
  乐刚是我的前男友,也是我的初恋。我们是大学同学。大学生的恋爱,简简单单,每天一块儿吃饭,一块儿自习,一块儿散步,但就是这么简单的生活,却让那时的我快乐得如跌进了蜜罐。和乐刚在一起,我们总有说不完的话,宿舍里的,家里的,生活上的,学习上的……乐刚的话不多,是一个很好的听众,只要他用眼睛深情地看着我,只要他偶尔一个淡淡的微笑,我就觉得好幸福,似乎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恋爱是幸福的,然而这份幸福却没有得到我家人的认同。从得知我和乐刚恋情的那一天起,我爸妈就不停地反对,不断地给我施加压力,逼着我和乐刚分手。他们反对的理由很简单:乐刚家在农村,家里还有个弟弟在上学,负担太重。那时电视上正在热播《新结婚时代》,他们便以其中的故事来劝诫我,说门不当户不对的感情问题很多,很难幸福。我理解他们的初衷是为了我好,可是正处于热恋中的我根本听不进去,也不想被这样的理由说服,那时我对爱情的理解只有“我爱你,你爱我”。

    除了爱情的力量外,我对乐刚也很有信心,在我看来他是一只潜力股。乐刚很努力,上大学时一直是校学生会干部,年年拿奖学金,课余还做了好几份兼职。到了大三,他不但不再用家里资助,而且还能寄钱回家,贴补家用。在我爸妈面前,我帮着乐刚说了很多好话,奈何他们根本不听我的说辞,坚持认定我和乐刚门不当户不对,乐刚再努力也无法让他们的宝贝女儿过上幸福的生活。后来,在我的坚持下,他们总算退让一步,愿意和乐刚见一面,可结果,在我心中无比完美的乐刚到了他们眼里却变得一无是处,他们说这人一看就不踏实,我要是跟着他,将来一定不会幸福。

    为了乐刚,为了我们的爱情,我跟父母闹过、吵过、冷战过……最后,父母对我越来越失望,不惜以和我断绝关系为要挟,逼着我和乐刚分手。即便如此,我依然不为所动,坚定地选择了爱情,坚持要和乐刚在一起。可就在我为我们的爱情努力争取的时候,乐刚却出人意料地选择放弃,他说不想看着我为了他与家人闹得那么僵,而且,他已经和湖北的一家公司签了聘用合同,马上就要到那边工作了。

    听到他的这个决定时,我一下子蒙了,原本我们计划一起留在郑州发展的,因为这里离我们两人的老家都近,可最后,往日事事都会与我商量的他,竟然不声不响地决定去湖北工作,而且还是在一切已成定局时才告诉我。我哭着挽留他,甚至愿意跟他一起去湖北,但我的眼泪终究还是没能留下他,他也不同意我跟着他走,他说到那边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不想我跟着他受苦。

    就这样,乐刚走了,去了另一个城市,我们的联系也渐渐地断了,3年的感情就这么夭折了。


    婚姻幸福


    初恋对于许多人而言都是刻骨铭心的,这段感情在我心中的分量可想而知。和乐刚的恋情结束后,我把怨气都发泄到了我爸妈身上,认为是他们不讲情理的反对才导致了乐刚如此决然地离开。之后很长一段日子里,我都不愿回家,即便回去了,在家里也从没个笑脸,而那时我爸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

    之后两年,我的感情世界一直空白,不是没有人追,只是我对爱情再也提不起兴致。后来爸妈开始动员我去相亲,对于他们安排的相亲,我一直都很排斥,无法拒绝的时候就敷衍了事,所以相亲的结果几乎都是不了了之,只有我现在的老公鸣杰是个例外。他大我两岁,有份稳定的工作,与我家算是门当户对,我爸妈对他赞不绝口,可我最初连见面都不愿意,甚至被迫见面后,对他的印象也很一般,虽不讨厌,但也谈不上喜欢。可鸣杰很执著,一直穷追不舍,时间一长,我长久孤寂的心慢慢地被他打动。之后,我开始试着与他交往。怎么说呢,我们在一起很平淡,感情说不上热烈,但感觉还算舒服。

    恋爱半年后,鸣杰上门,见了我爸妈。我爸妈当然没什么意见,毕竟这是他们托人介绍的人选,知根知底,然后就是我去他家,同样很顺利。于是,婚事被提上了议事日程。一切都顺风顺水,可说实话,筹备结婚的那段时间我的心并不平静,说不清是对婚姻的恐惧,还是对这段感情的不确定,我对结婚有些抵触,有些茫然。但婚礼最终还是按部就班地举行。

    凭良心说,婚后的日子是平淡的,却也幸福。鸣杰是个不错的老公,不仅工资上交,还包揽了大部分家务。他出差不在家的时候,一天几个电话嘱咐我注意这小心那;我生病的时候,他熬粥、递药,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老公虽不是那种特别有钱有才的男人,但他给予了我稳定安逸的生活。后来,我们有了女儿,一家三口的生活更是其乐融融。

    这样的生活让我满足,对乐刚的感情在这种满足中渐渐淡去,但偶尔我还是会想起乐刚,想起我们一起走过的快乐时光,然后生出一丝淡淡的遗憾。

    不瞒你说,我曾试着打听过乐刚的消息,起初还能听到一些:他工作很忙,他又交了女朋友……后来消息就越来越少,直到杳无音信。我以为我们从此就是两条平行线,再也不会相交,却没想到突然有一天,他又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前缘难续


    今年3月的一天,一个电话打到我的手机上。接通后,我立即就听出了乐刚的声音。那一刻,心情百转千回。简单地问候后,乐刚说他来这边出差,会待上几天,想见见我。当时我的心一阵慌乱,竟不知如何回答。说实话,我想见他,看看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可心底又不由得有些犹豫,两个曾经谈过恋爱的人就这么单独见面,好吗?没听见我的答复,也许是猜出了我心中的顾虑,乐刚赶忙又插嘴说,还有其他几个朋友,大家一起聚聚。如此,我便应约了。

    聚会那天,乐刚本说要去接我,但我推辞了。聚会的饭店离我们公司很近,步行几分钟就到了。我到的时候,乐刚正在和几个朋友畅聊。他的变化不大,没有啤酒肚,依旧那么帅,只是多了一丝沉稳和大气。从聊天中得知,离开郑州后,他又换过两份工作,后来在一家南方企业稳定下来,并且步步高升,如今已是公司副总。两年前他也结婚了,孩子还不满1岁。

    聚会结束后,乐刚主动提出送我回家,推辞不掉,我就上了车。路上,气氛一度有些沉闷,说了些别来无恙之类的话后,我们就没了话题,车内氤氲着一丝暧昧的尴尬。片刻的沉默后,乐刚又开口了,他说:“瑶瑶,我很后悔,虽然这些年我事业有成,可是婚姻却不幸福,如果我身边的那个人是你该多好!”听了乐刚的话,我的心情有些复杂,有些遗憾、有些酸楚,也有一点小小的欣喜,遗憾的是我和他到底还是错过了,酸楚也是因此而生,而欣喜则是女人与生俱来的虚荣心造成,不管怎样,一个男人经过七八年的光阴还没有忘记你,这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会引以为荣的。我问他,既然心里有我,那当初为什么还要那么坚决地离开我。他依旧是那番说辞,说不想我为难,舍不得我跟着他受苦。

    那晚之后,乐刚便离开郑州,但他时不时地会给我发条短信,就是一些关心问候的话,而我每次都会给他回复。前不久,乐刚又来郑州,工作之余他打电话约我吃饭,这次我没多想,就同意了。这次吃饭只有我们两个人。饭桌上,乐刚说了许多深情的话,诸如“忘不了我”、“很后悔”,而这些都只是铺垫,他最终想要表达的意思是想和我再续前缘,要我做他的情人。说实话,当初与他错过,我也曾心有遗憾,但是我从未想过要背叛我的婚姻,要破坏别人的家庭,所以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无法挽回”。那一刻,我甚至庆幸当初错过了他,对婚姻如此没有责任感的男人怎值得托付终身。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14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