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太苦因没贤良妻子

  大男小女 奉子成婚
    我已在书房枯坐3个小时,烟也抽了整整一盒,那股愤怒仍不安地上下窜走。刚才,如果不是强压情绪,也许真要对雪萌动起拳头,这不是第一次,也必定不是最后一次。小时候,我曾多次目睹父亲对母亲实施暴力,那种场景让我肝胆俱裂,那时我发誓,以后有了自己的家庭,绝不动妻子一根汗毛,可现在,这种想法慢慢松动,因为雪萌可恨的时候让我只剩一个念头——唯有暴力才能解决问题。
    我是80后,出生成长于北方,大学毕业后来到这个城市。性格方面,大家都觉得我严肃严谨、内向木讷,再加上工作性质的影响,平日很难接触到异性。直到28岁那年,我才交了第一个女友,也就是现在的妻子——雪萌。当时的雪萌只有20岁,刚刚技校毕业,在我们公司做实习文员。20岁的雪萌单纯可爱、小鸟依人,我一见之下顿生好感。最重要的是,雪萌不像我所遇见的其他女孩——轻浮而虚荣,她总是一副呆萌的表情,虽然有时也会发嗲,但总体说来是个很踏实的姑娘。打过几次交道后,我对雪萌有了兴趣,认为她有很强的可塑性,一定能在我的引导下成为一个好妻子。
    追雪萌没费太多时间,不久后她就成了我的正式女友,我们开始交往,然后同居。因为关系的确定,我开始帮着雪萌筹划未来,因为她是技校毕业,学历太低,未来的发展颇有局限性。我安排她离职,重回校园读书,当然,所有费用都由我承担。我对雪萌的感情既是恋人又是哥哥,事事都为她考虑,为她打算。恋爱那两年,我们之间也发生过争执,但大多是我让步,以一个男人的宽容来包容她、呵护她。
    两年后,雪萌意外怀孕。当时我只有一套40平方米的单身公寓,而且刚换了工作,各方面条件都不宽裕,但我还是想留住那个孩子。跟雪萌商量,她倒不太乐意,于是,我给了她两个选择:要么结婚生子,一切正常;要么做掉孩子,我们分手。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自己耍了心眼,将了雪萌一军,因为我已经年过而立,成家立业迫在眉睫,而雪萌才二十出头,结婚于她而言显得太过仓促,也不那么公平。
    最终,在家人的压力下,雪萌同意跟我结婚。她是独生女,岳父母都想把婚礼办得风光体面,其实我在内心里很不赞同那些无聊而繁琐的俗套,但出于对雪萌的歉疚以及对岳父母的尊重,还是紧锣密鼓地买房(从看房到买房,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拍婚纱照,订酒店,一切都以“让雪萌满意”为原则。
    雪萌第一次让我伤心是在婚礼的前几天,那时我父母已从老家赶来。因为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她当着我父母的面跟我闹别扭,又哭又闹,委屈得不行,甚至扬言罢婚、做掉孩子。为了大局,我忍气吞声地哄她,答应她的所有条件,我还安慰自己:那不是她的本性,只因为她肚里怀着孩子,情绪不稳……
    三代同堂 矛盾丛生
 
    婚后不久,孩子出生,问题随之而来。我们的新房和岳父母家在同一小区,岳母也退休在家,按理说,由岳母来带孩子最方便不过。可偏偏岳母在那时摔断了腿,伤筋动骨一百天,自然是指望不上了。于是,我只有将老妈从老家接来帮忙。其实我妈的身体也不好,之前刚做过手术,但为了儿子,为了孙子,她还是不辞辛苦地带着各种土特产,千里迢迢从老家赶来。
 
    雪萌对孩子并不上心,除了喂奶,其他的一概不管,她心里一直存着怨气,怨我让她早早生子,没能尽情享受人生。偏巧我儿子也不是省油的灯,什么毛病都让他占全了:早产,黄疸不退,爱哭,夜里必须由人抱着睡……我和我妈整晚整晚地伺候着这个小冤家,而雪萌却在卧室里睡得香甜无比。我的产假休完后,家里的活计都落在我妈一人身上。岳父是个懂礼的人,每日过来帮着做饭,但说实话,那手艺着实不敢恭维。因为累,再加上饮食不惯,我妈的身体状况愈发不好,短短两个月就瘦了将近十斤。在这一点上,雪萌显得相当缺乏教养,她不但没有体贴和关怀,反而对我妈颐指气使。有天我下班回家,我妈一边抱着孩子一边还在擦地,雪萌居然悄悄对我说:“你妈干活真不利索,擦过的地还有水渍,跟没擦一样。”我的火气一下子就上了头,当时就想踹她两脚,可我忍住了,不想吓着我妈,也不想吓着孩子。
    孩子百天后,因为老家有事,我妈不得不匆忙赶回。她刚走没两天,家里便乱了套,各种脏乱差自不必说,关键是孩子,开始频繁生病:拉肚子,发烧,没个间歇。我的工作也忙,平时很难帮上忙。一番权衡和商量后,只得将雪萌和孩子送回老家,还得靠我妈照顾。
    突然间换了个地方,又是人生地不熟,自然有许多不适应,为此,雪萌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抱怨。这些我都能理解,所以也都是以劝慰为主,我向她许诺,一旦事情理顺,会尽快接他们回家。
    有次雪萌和我弟妹出门逛街,把两个孩子(我儿子和我5岁的侄女)都留给我妈照看,晚上逛完回去,发现家里没饭,居然又给我打电话:“你妈怎么回事儿啊?带着两个孩子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天都黑了,连饭都不做!”我快气蒙了,当着办公室里所有同事的面狠狠骂了句“去你妈的”,然后挂断电话。后来我想,如果那会儿我在现场,一定会毫不客气地给她两记耳光。
    还有一次,我正好出差路过老家,顺便看望他们。老家有个同学曾向我借过两万元钱,见我回家便过来销账,我顺手把钱给了我妈。晚上,事情被雪萌知晓,冲着我大发雷霆。我帮她算账,她和孩子的吃住都在我妈家,孩子每月的奶粉都要上千元,给我妈生活费难道不应该?况且当初买房时,我爸妈毫不犹豫地赞助十万元,岳父母可是一分都没掏。我好话讲了一箩筐,雪萌仍是不依不饶,逼我发誓:以后家里的所有钱物必须由她来管,房主也只能写成她的名字。
    新仇旧恨 婚姻濒危
 
    孩子周岁后,我把他们接了回来,我妈也跟着过来,因为雪萌根本不具备照顾孩子的能力。依然是吵,每天都吵。冬天里,我妈怕孩子感冒,不愿天天给他洗澡,雪萌不同意,吵。我妈给孩子冲奶粉,雪萌嫌洗得不干净,吵。我妈带孩子去楼下玩,孩子学走路时摔了一跤,雪萌心疼,吵……争吵无休无止,甚至发展到要跟我离婚的地步。雪萌从心底里认为,儿子是我妈的孙子,看孙子是奶奶的任务。我曾无数次心平气和地跟她谈:孩子是我们的,我们没能力照顾,拜托父母来帮忙,就要带着感恩的心跟他们相处,就算是受点儿委屈也应该。每次说起这些,雪萌也都点头称是,可转过脸就又是老样子了,依然故我。
 
    今天下午,我早早从公司里回来,陪着一家老小吃了顿饭,又帮着我妈收拾了碗筷,这才进书房整理一份材料。晚上9点左右,雪萌急吼吼地闯进来,一脸的不满和不屑:“看你妈多脏,厨房里的地也不拖,我进去拿东西,差点儿被地上的油滑一跤。”我的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直想抬手抽她。厨房的地脏了,难道你就不能动手拖一拖?孩子现在事事依赖我妈,吃饭要我妈喂,睡觉也让我妈哄,半夜醒来也是哭着喊奶奶……作为一个母亲,雪萌难道不觉得惭愧?还有脸来抱怨我妈?忍着要揍雪萌的冲动,我让她立即滚蛋,连跟她讲道理的力气都没有,脑子里嗡嗡地响着,只想这个人永远从我面前消失。
    这是我的悲哀,不该太过自负,妄想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跨地域、跨年龄地组建一个美满家庭,把雪萌培养成理想中的贤妻良母。这也是雪萌的悲哀,不该将青春耗费在一个有大男子主义、不够细致浪漫的老男人身上。这也是我父母的悲哀,不该养大一个孩子,却任他去往外地生活,还要忍辱负重地照顾儿子的儿子。说实话,真想离婚,但儿子还那么小,我不忍心让他成长于一个父爱或母爱缺失的家庭。只是,这样的日子还能过下去吗?又能过多久?我实在没有信心!
    记者
 
    手记
    都说“一进围城,苦不堪言”,可既然进去了,只有努力适应,破城而出,那是下下之策。在记者看来,雪萌也无大错,只要丈夫做好“双面胶”,学会巧妙而利落地处理家庭关系,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关于雪萌对孩子的“不负责”,也许正如斌建所言,她还不够成熟,还没有感受到足够的压力,多给她些时间,会慢慢好起来。再说雪萌对婆婆的抱怨(其实更像撒娇),在女人眼中,丈夫自然是最亲最近的人,她的那些话,不说给你听又能跟谁讲?总比与婆婆直接冲突要好很多吧?
    所谓家和万事兴,家事是从来不需要讲道理的,有的时候,经营家庭需要用点小智慧,平衡各位成员间的关系。如果婆媳有矛盾,作为儿子和丈夫,你一定要首先反省自我:是不是不作为和火上浇油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147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