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情人


他其实是个很简单的男人,在他生气的时候我会送给他各种各样的巧克力作礼物。食物专家说巧克力可以镇静人的情绪,但我想最主要的是,他天生就喜欢巧克力这种东西。对,这听上去有点怪。

第一次在朋友家的聚会上看到他,他的头发乱乱的,穿着一双从美国圣安东尼奥买来的牛仔靴,躺在主人家的大床上,安静地看客人们握着酒杯走来走去,高谈阔论。

我走过去,我想我是有点儿醉酒,总之脑袋晕晕乎乎的,急切地需要找个地方躺下来。他让了一个格子布垫给我,我把垫子放在脑袋下。我们不说话,一起听着电子音乐,看本城那些画家、音乐家、作家、模特、导演、传媒佬像蝴蝶一样进行着社交活动。这情形有些酷也有些无聊。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东西放到我胸口,那是块巧克力,他用英语说这好吃极了,是世上最可爱的东西,他刚从美国带回来的。

“我在减肥。”我说完,觉得自己像一般般的女孩,装腔作势没什么特别的气质。而且他实在太漂亮太与众不同,我不应该拒绝像这样男人的礼物。于是马上改了主意,“谢谢。”我说着开始吃巧克力。“真的很好吃。”我晕乎乎地笑着。

“因为我往那里面加了一些爱。”他说着,伸脸过来轻轻吻我。我们就此成为情人。

他给这个城市最酷的建筑做室内设计,他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采集他心目中最新最适合的装饰材料。

他会在深夜给我打电话,从东京,从罗马,从纽约,从巴黎,从南非,在我喜爱上对方的这段日子里,我枕头边的电话总会在深夜疯狂地响起,他说我太想你,你呢?我说我也太想你。然后他总不忘记说:“我会带给你巧克力,每一块巧克力里面都有我的爱。”

于是我们在电话里吻来吻去,这每一分钟就要花掉8块钱的吻啊,总是伴随着梦中阵阵温暖的迷雾渗透到每一寸皮肤,每一种记忆,每一闪灵魂的悸动。

我们棋逢对手,彼此狂爱。

在他留在这个城市的日子里,我们手拉手地走在街上,是漂亮而般配的一对儿,我们坐在咖啡店里消磨掉一个下午,我们去看马戏团的表演也看大剧院里上演的最深奥的歌剧《漂泊的荷兰人》,我们写诗送给对方,我们的手上戴着同样的萤石戒指,我们的舌尖上散发着同样的巧克力香味。我们爱到忘乎所以。

后来我们渐渐地有争吵,只为了一个“爱”字,“你究竟爱我有多少爱我有多长?”吵到最后我们互相送巧克力给对方。“为什么这巧克力这么好吃?”一个人问,“因为我往里面加了一些爱。”另一个就这样回答。

有一天他决定要离开这个城市很长一段时间,他承担了纽约第五大道的一座摩天大楼所有楼层的设计。那是他事业高速发展的一个契机,也是我们之间关系的一个难以界定的转折。而那需要至少2年的时间。

在他离开的前一夜,我彻底迷失了方向。我们坐在一辆飞奔如电的跑车上,抽着烟,喝着酒,默不作声。此时已是凌晨3点,城市的高架桥上几乎没有别的车辆,两边的建筑刷刷刷地像海浪般涌向我们身后,我想我们都已经很醉了,可车子开得非常之快,停也停不下来,像飞在半空中,(www.siAndian.com 闪点情话网)这种感觉真的是可以致命的。

我们相互不看对方一眼,没有勇气,也似乎没有必要。我是恨他的,为了他做的这个选择。这个选择几乎把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美丽时光一下子就扼杀了。是的,曾有的狂爱,曾有的温柔,曾有的痴迷,可以在一秒钟之内化为灰烬,世间很多事原本就是这样的。

一夜无眠。

次日凌晨,我拒绝送他到机场。我甚至连眼睛都没睁一下,当他低头向我吻别的时候。“你这冷血的女人。”他嘟囔着,重重地亲我的头发。“我会给你寄很多很多巧克力,别担心,我依然会加我的爱在里面。”他向我发誓,“何况我一有空就会飞来上海看你。”伸手摸到我的嘴唇,把两边嘴角轻轻地托上去,“对了,这样的微笑很好。我会回来看你的微笑。”

在收了一年的电子情书和邮寄的“巧克力”后,他像只大鸟一样飞来,从天而降。那一天我正在家里写小说,音乐是很糜烂,糜烂到极点的爵士乐,我戴着近视眼镜坐在电脑前发呆,满屋子的烟雾,花瓶里的百合花快要被熏死。我没有灵感,也已是奄奄一息。

突然响起电话声。我跳起来赤脚去接电话,我觉得这电话来得很是时候,它至少救了我,把我从文字的海洋里湿漉漉地捞了上来。

是他的声音。“我要送给你世界上最迷人的巧克力。”

“你在哪里?”我控制住情绪,声音冷而淡然。“在你窗户下面。”他说,闷闷的声音,好像感冒了。

我扔下电话跑到窗户旁边,掀起厚厚的窗帘,看到他站在马路这一边,金色的阳光使他全身看上去都是亮闪闪的,清新漂亮,令人晕眩。

是的,我几乎已经晕眩了,不知道是梦是真。马路上人流车流穿梭不息,城市的繁华和喧闹,使我保持住了意识深层那份软而暖的感觉。他收起手机,对我扬了扬手。我们同时展露了一个微笑,不能抑制的笑。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19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