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结婚的爱情

秘密结婚,听起来总是充满神秘和玄机,可是他们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呢?

格温多琳·格达:无政府主义者
   我和丈夫哈里是同居了好长时间才去登记结婚的,那时他80岁,我67岁。因为想避免遗产税带来的麻烦,我们决定秘密结婚。哈里是个无政府主义者,他觉得没有必要按国家认可的方式结婚,更不愿让他志同道合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他的妥协。婚礼小镇格雷特纳格林(苏格兰最南部的一个小村子,因为私奔结婚而闻名)是我们的最佳选择。我们在格雷特纳格林举行了难忘的结婚仪式,一对亚洲夫妇和我们互作对方的证婚人。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在公路旁的加油站吃了“喜宴”――茶和烤饼。
  直到哈里临死前我们的秘密才被发现,我们各自的子女都请了律师来,我不得不向他们坦白了我们的秘密婚礼。一个儿媳妇惊呼:“格雷特纳格林!那是十几岁的孩子瞎胡闹的地方。”
  特福・华特森:岳母不认同
  妻子的母亲当时反对我们谈恋爱,暗示如果我们举行婚礼,她肯定要阻挠,不会让我们安宁。因为不想受到岳母任何形式的干涉,我们秘密结婚了。在结婚登记处,我们请了两个朋友为我们当证婚人,那是1988年12月30日。出来后我们去酒吧吃了一顿,然后在风景如画的约克郡溪谷度过了美妙的新婚之夜。元旦前夕,我们去拜访双方的父母,我岳父甚至不相信我们已经结婚,直到我把结婚证拿给他看才信。
  到现在我们已经结婚22年了,我们从不因为当时秘密结婚而后悔。
  丽贝卡・伊万和克里斯・史密斯:愤怒的新娘
  我告诉我们的女儿们:“我和你们的父亲不结婚有3个原因:从哲学意义上说,你怎能知道某人会永远爱你?从道德意义上说,我们不相信你应该‘属于’某人。而且,没有哪部以婚礼开头的电影会有一个美丽的结局。”我们相识于1967年,从那时到现在一直在一起,女儿是令我们骄傲的“产品”,只是我们仍然没结婚,但我们给她们的父爱和母爱比她们同辈得到的还要完整。
  去年,因为税务上的原因,我们不得不结婚。结婚那天是我们这辈子最不浪漫的一天,我们要通过一个拒绝承认我们民事伴侣关系的体系来证实我们的关系。我们没有告诉朋友们,因为我们不想承认我们被自己反对的陈规打败。我们悄悄地到市政厅登记结婚,两个女儿是我们的证婚人,跟我们一起吃中午的“婚宴”。没有交换戒指,他勉强地叫我“妻子”,登记员则叫我的两个女儿不要笑。我们的朋友们仍然不知道我们去登记结婚了。直到有一天,我的大女儿在朋友们在场的时候大叫:“害羞的新娘怎样了?”我大为生气。
  罗伊・费思福:误会的父亲
  24年前,我和克里斯汀在11月5日的篝火晚会上相识,我们发现我们都是在那一天离婚了。同居7年之后,我们一起买了房子,计划完成婚姻大事。我们决定只去登记。“不要让人知道,这次结婚是我们两人的事情,让我们只为对方祝贺就好了。”我们请了两个朋友当证婚人,秘密起了婚誓。我和克里斯汀在仪式上起誓的时候都流了眼泪。后来,我打电话给父母,父亲问我上个周末做了什么,我告诉他,我去结婚了。“你为什么那么做?”他非常生气地问,“你怎么能辜负克里斯汀,我真的很喜欢她。”我告诉他新娘就是克里斯汀,他非常高兴,很快把这个喜讯传了出去,很多亲友打电话来祝贺。
  简・伍迪:秋天的落叶
  当时还是男友的他酒醉中说漏了嘴,让我姑姑知道我们要结婚了。我们不想让分布各地的家人劳师动众,把结婚办成家庭大事,只想快点过这一关,于是赶紧请了两个朋友做见证,到婚姻登记处去登记。朋友没有像平常的婚礼那样撒五彩纸屑,而是把秋天的落叶撒到我们两个人身上。在一家澳大利亚餐馆里,我们吃了芝士火锅,喝杜松子酒,一位约克郡的朋友为我们吟唱《麦琪卓尔颂》。由于不想在电话里向父母坦白,所以直到一星期后终于抽时间回到老家,我才告诉父母我已经结婚了。谁知父母听说我们秘密结婚时也非常高兴,原来他们26年前也是那样做的。现在我们已经结婚16年了,没有盛大婚礼的我们生活得非常幸福。
  哈里・考克斯:浪漫的父母
  我的母亲芭比和父亲彼德是在1954年秘密结婚的。芭比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她喜欢讲故事,讲她的故事。从挂在厨房里好几个月却没被清洁工艾迪发现的戒指讲起,芭比喜欢穿她那件靓蓝的布艺短裙,喜欢下雨时穿着雨衣、雨靴,走过田间小路去教堂。那个雨天,芭比要进教堂的时候被人拦住了。“你不能进去,今天有人在这里举行婚礼。”那人没想到,自己拦住的就是新娘。今年母亲80岁生日,我们才为她和父亲照合影,父亲今年93岁,两人庆祝了金婚纪念日,但愿他们能活过钻石婚纪念日。
  西奥汉・道耶:和孩子们共度的单身前夜
  我喜欢参加婚宴,但却从没觉得自己有必要结婚。我和尼克同居17年,有4个孩子,但尼克从来没有向我求婚。第4个孩子出生几天后,尼克快到50岁了,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就送了他一张卡片,上面写着:“是的,我愿意。”
  2009年2月,我们决定把婚结了。去登记的前一天晚上,两个儿子和尼克一起看电视,我和5岁的女儿贝蒂在院子里打理花园。
  第二天,我和贝蒂穿了新裙子,尼克和孩子们穿新的短袖衫,邀请了隔壁的两个邻居为我们当证人,一起去了结婚登记处。孩子们为我们撒了点彩纸屑,拍了一些照片,午饭是在我们常去的一家小餐馆吃的。或许,我们以后会去度蜜月。
  匿名人士:按规定结婚
  我妻子比我大24岁,我17岁的时候认识了她。那时我正参加社交技能课培训,她是我们的老师,我被她深深地吸引,拍了她好几张照片。大约一个星期后,她打电话到我们学校,给我捎口信叫我回电话给她。她对我拍的照片很感兴趣。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运气,立刻展开了追求。
  快到圣诞节了,我们的关系有更深的进展,我很快搬去跟她一起住。她后来被提拔为培训中心主管,并跟我说根据规定,我们不能非法同居。于是,我们秘密结婚了,直到几天后我母亲才知道。母亲当时非常生气,但现在她跟我妻子的关系非常好。我想,开始的时候,谁都无法接受我和妻子之间这么大的年龄差距。
  这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现在我50岁,我的妻子74岁。我们的生活经历过很多坎坷,但直到现在,每天下班时我都要迫切地赶回家。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爱很幸运,不是吗?
  大卫・哈德利:令人羞愧的秘密
  我和妻子都不信教,把结婚不过当成是一张纸。那年我25岁,她26岁,我们不想让亲朋好友送礼,决定秘密结婚。见证婚礼的是妻子的两个朋友和她与前夫生的两个孩子,最大的才7岁。
  秘密结婚之前,我的父母只见过我妻子几次,所以得知我一结婚就有了两个孩子时,他们很吃惊。我母亲今年去世了,记忆中好像我们每年去探望她时,她都会说她和我父亲非常生气和失望,没有提前知道我的婚礼。我父亲去世前跟我说,母亲知道我秘密结婚,难过得流了好多眼泪。
  我们秘密结婚的时候感觉自己做得非常正确,但现在想起来好象太自私,太不深思熟虑,对父母亲的伤害太深。如果可以重活一次,我会不会还秘密结婚?一定会的,除非我当时就有现在的内疚感。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21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