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那98%真的是命中注定

  我从未想过现在的美好,会否定自己曾经以为的不可能。就算是冥冥中注定,我们还需要一起努力。2%,听起来也不是很多吧?
  
  我们从初一就同班。事实上,我已经忘记了第一次见面的场景,也忘记了和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更不会有一见钟情的感觉。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安静害羞的女孩,很少和男生说话。以致于后来关于我和他的谣言传出后,我更不敢和他交流了。虽然同是内宿生,但我们对话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
  
  室友谈到他,我都会觉得尴尬,甚至当大家拿我们开玩笑时,我还会发脾气。
  
  而他,是大家公认的极其沉默寡言的男生。每次见面,他都好像有意躲我的样子。我想,可能是性格原因吧,也讨厌谣言,不喜欢这种尴尬。
  
  初三时,也许是上天有意的安排,我们成为了前后桌。然而,我们并没有因为近距离而熟络起来,只是偶尔为了作业或某些玩笑说一两句。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那些谣言,或许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呢。想想就有些忧伤。
  
  某个周五回家,我们偶然同车,彼此微笑着打了个招呼。出租车的窗大开着,外面的风一阵阵灌进来,我喜欢这种快感。事实上,成为前后桌之后,我们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尴尬,这种变化或许与我本身的性格变化有关吧。他依然话很少,而我比以前外向了许多。很多以前没想通的事情,不知不觉就想通了。我想尝试着做朋友,像对待别人一样对待他。
  
  然而,一切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几天后,他在qq跟我告白,突如其来的。这种感觉就像是,放在家里好几年的布娃娃,忽然有一天跟你说了声“嗨”一样。你才明白,它本来就会说话,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一直以来,只知道谣言很可怕,只知道自己应该保持距离,这样谣言或许不会太猖狂,却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他喜欢我”是一个事实。
  
  我假装冷静地和他说做朋友就好,心里却在为接下来的前后桌日子暗暗犯愁(www.SiandiAn.com 闪点情话网)。
  
  不过还好,我们都比想象中自然得多。但他似乎不是这么想的。有一次他向我借剪刀,因为赶作业所以我非常迅速地拿给他然后回头继续拼作业。他在后面说了一句特别无语的话:“不用这么紧张吧……”“才不是!我赶作业!”
  
  后来的日子也是我格外眷恋的。我们有时会和我同桌夜修完跳窗进本班教室放书;夏天的晚上,当我因为肩上的飞虫尖叫时,他会淡定地抓走它;恶作剧时,他会和我站到同一战线上……然而,我非常清楚自己的感觉,他被我打上了一个“不可能”的标签。
  
  中考前,他犹豫了好几个星期才在我的回忆录上留言。他说第一次见面,就觉得我很亲切,后来慢慢地,就喜欢了……看得我都起鸡皮疙瘩。但是他那句“祝你在一中找到幸福”让我感动了很久,连我妹也说被感动到了。却又格外伤感。
  
  我以为要等好久,等这些年过去,我才会去翻看他写的话。
  
  高中我们不同校。我如愿以偿上了一中,他所在的二中也是个不错的学校。高一第一学期,因在各方面屡受打击,我变得多愁善感,经常在天桥上踱着步伐,独来独往,思考人生。那是我有生以来最冷漠的也是最颓废的时光。我不和新同学打招呼,只与熟人说笑,夜里就任着凉凉的泪水渗进枕头。如今想起来我依然讨厌那个糟糕的自己。那时候我多么希望他也不理我,因为如此颓废的自己不值得他喜欢。
  
  分科后,我坦然了许多,很庆幸自己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日子,更感谢上天的馈赠,让自己成为一个更为乐观的人。我决心找回以前的自己。有次一个老同学问我和他选文还是理,我说理,他说两个理科生在一起挺好的,我淡然一笑走开了。我也忘记了,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习惯了同学的调侃。似乎他们的玩笑不能再影响我的心情了。我开始读安静的书,看安静的风景,学做一个安静的人。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偶尔找我聊天,跟我说二中的事,也问我在一中的学习和生活。基本上,都是他问什么我答什么。印象中,只有一两次是我主动找他的,因为有事求助。交流多了,觉得他也不会特别无趣,反而有些幽默。但当他示好时,我还是会拒绝,只不过没有以前那么冷淡,会委婉一点。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发现,他好像很久没有找我了。但我又很快发现,“好像”一词其实可以用“确实”代替。于是默默地在心里“哦”了一声。
  
  是放弃了吧。
  
  也好。
  
  其实,也不是没感觉的吧?只是还不是特别的想在一起。万一不得不分开呢?那对他不公平。
  
  从那以后,我把感情的事抛在脑后。偶尔见校园里的情侣教师牵着手走出教学楼,会莫名其妙地感叹一句“年轻真好”,然后再莫名其妙地问自己一句“你是有多老?!”……
  
  夏天依旧知了高歌。在我印象中,夏天就像一个慷慨的老人。我总是在夏天里,得到各种各样的人生大礼。比如,在学习书法中爱上了书法;比如,拿到了一中的录取书;还有很多惊喜……
  
  高二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尾声。各种水平测试模拟卷漫天飞舞。
  
  在家里洗完碗后,看见正在充电的手机刚好亮起。于是满怀欣喜地走过去看。
  
  “生日快乐。”他在qq发给我。
  
  我知道是生日祝福,却没想到是他的。脸上挂着微笑,我犹豫了好久,终于发出“谢谢”,然后把整理的政治易错点用邮箱发给他,表达感激之情。
  
  那四个字,是我18岁生日收到的最好礼物。至少,我不想形同陌路。
  
  高二暑假。他生日那天,我和他还有两个同学一起出去。途中,我想起要送他的礼物——一盆仙人掌忘在某个ktv包厢,于是和他回去拿。一路上,我们只有寥寥数语。那条走廊,似乎遥遥无尽头。
  
  我们居然走在一起……这种感觉,好神奇。但不正是我想要的感觉吗?
  
  其实,从很久以前就幻想过这种场景,而身边的男生,似乎换了谁都不适合。只有他,才会给我这种踏实感。
  
  回家后,我犹豫了几天,终于鼓起勇气问他:“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感觉?”
  
  “一起走的时候,觉得好神奇(他居然也用这个形容词);公车上,很想就一直这样下去。”
  
  “那你觉得,我们现在在一起会不会影响学习?”有些紧张地发出这一句。
  
  他许久未回。
  
  “我是说,如果我们都能够熬得过一年的等待,就在一起吧。”
  
  我们绕了这么一圈才遇到,我比谁都更明白你的重要。——王蓝茵《遇到》
  
  于是,我们有了一年的约定。
  
  后来,觉得没在一起也像在一起一样,就彼此默认了。高三学习比较紧张,我们只见过几次面,也几乎没打过电话,因为听到声音我会思念泛滥,所以如此要求。记得有一次他跟同学借了自行车,从二中骑到一中给我送杯子,路途特远。因为太感动了导致当晚的语文测试注意力不集中……
  
  但我们还是经常用qq联系,分享各种生活乐趣,也算苦中作乐吧。我们会告诉对方最近自己听什么解压的歌、学校有什么好玩的事、宿舍空调如何……很多时候,学习就是我们的话题。特别是高三后期,我们会互相提醒某些易错点、难点,也会说一些鼓励对方的话。
  
  虽然不能每天都见面,但很享受那种一起奋斗的感觉。
  
  高三上学期期末考,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比上一次进步100级名以上。如果这个目标实现了,寒假就去见他吧。为了那个目标,我可以不顾以前的失败继续奋斗。结果,我进步了150名左右。
  
  寒假,为了把语文补上,我计划每天早上6:30起来写语文周报。早上又黑又静,我比较胆小,于是抱着他送的“猫”,这样比较温暖,也有安全感。虽然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没有坚持下去,但我依然怀念那段时光。
  
  每一段感情都是危险的,我也知道。我们之间也有过矛盾,也有让对方不开心过。这也是我一开始打算高考后再交往的原因。因为爱自由,因为怕太多的敏感点一触即发。但是后来才发现,当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哪怕少了一点自由,你也心甘情愿;哪怕前方的路再危险,你也可以选择披荆斩棘。所以每一个恋人都是勇敢的。
  
  很多次,当思念泛滥的时候,泪水总是止不住流下。想念一个人原来如此难受。看到美景时会想到他,听到某些歌词时会想到他,也会在日记本写下想对他说的话,还有激励彼此的名言警句。有时候,一中和二中的放假时间不同。坐公车路过二中时,我总是想象他从校门口经过。我知道,只要我在这里下车,不久后就可以见到他。但是,我不能。每分每秒都很珍贵。我不能那么自私。
  
  差不多从高考前10天开始,我每天早上起床就给他发一句高考励志名言。诸如“让结果不留遗憾,让过程更加完美”、“既然选择了高考便只顾风雨兼程”的话,同时带给自己力量。
  
  “世界那么大,我想和你去看看。”这一句,我只放在心里。
  
  高考前一天是我的生日,早上8点左右我坐公车去学校。考前几天他没回家,留校复习。经过二中,我恰好看见他走在学校对面的人行道上。这个情景在我脑海里出现了无数次,终于在现实中发生。无比熟悉的感觉。这大概,是上天送给我的生日大礼吧。所以,这种小概率的事情让我开心了好久,就如同他在出租车上刚好看到我走进家门一样,不早不晚,就在那一刻。
  
  终于,高考结束了。暑假的生活跟之前想象的多少有些差别。我知道,考验才刚刚开始。两个人在一起,要相互磨合。有次小聚,他点了马蹄糕,我点了萝卜粿。于是朋友为我夹了一块马蹄糕,为他夹了一块萝卜粿,意味深长。那时肚子已经很饱了,对马蹄糕丝毫没有兴趣。但想到是他点的,还是吃下去好。那一刻,我想到的是:未来路上,还会有很多很多马蹄糕,我应该尝试着去接受自己不喜欢的而他喜欢的东西。于是,我把马蹄糕蘸了自己喜欢的酱油吃下去……
  
  后来我问他,你喜欢马蹄糕?他说不会特别喜欢,因为实在不知道点什么好,就随便点了。
  
  ……
  
  有天晚上跟他说晚安,他很久没回。当时正在和神兽聊天,就小抱怨一下:我都要睡觉了,他还没回。
  
  神兽平时很不正经,那晚却说了一句特有哲理的话:他都等你几年,你等他一下又何妨?
  
  是啊,从初一到高二,差不多5年。这样想起来,好像很漫长……
  
  记得初中流行一种通过男女生名字算缘分的游戏,室友拿我和他的名字算,缘分指数98%,于是大起哄。我那时候特别不好意思,生气地说等我有男友了再找你们算账,证明男友不是他!然后……现在每次聚会都被调侃……
  
  如果那98%真的是命中注定,那么剩下的2%,让我们一起努力。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08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