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爱弱女的无奈

男人爱弱女的无奈

以前某任男友老是帮前女友做东做西,说是「看她可怜」,我抵死不信,老觉得他还爱着她,可是现在我都可以指天立誓说自己并非爱猫人了,那么我天天喂大黑、还兼当护食保镳,又是怎么一回事?

最近,老天派了两只野猫来教我人生大道理。

两只野猫——哎呀,两只都黑漆的,就暂且昵称为「大黑」和「小黑」吧——都是隔壁在夜市做生意的阿姨喂养的母猫所生,不同胎,所以大概也不同爸爸吧,电视剧里同父异母的孩子里总有一个是心机很重的坏蛋,花园里同母异父的两只小黑猫中也有一只特别凶狠,牠主动抢食、打架,战争激烈异常,总是先听到高昂而且挑衅的喵喵叫声、再来就是乒乓声、最后是「碰」的一声,肯定是另一只打输了,从高处被推落下地来。

听阿姨说,凶的是小黑,牠总是抢大黑的食物。

我从小就不是特别喜欢猫的人,黑猫家族的战争听在我耳里,原先也就像是野猫打架一样,全是马耳东风,会注意到大黑,是因为牠对我家的狗充满好奇,总是躲在草丛里,偷看着狗在花园里追逐嬉戏,偶尔狗发现牠的存在,跑过去大摇尾巴,牠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有点恐惧、又有点好奇,也不跑,就这么跟狗大眼瞪小眼。

因缘际会之下,我喂了牠。

一次、两次、三次,大黑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近,最后我拿食物出现时,牠便会蹲到我脚边,喵喵叫着催促我快一点。那次我拿着块肉,剥了一半给牠,牠才刚叼在嘴里,嚼都还没嚼呢,小黑突然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就去抢大黑嘴里的肉。其实我是吓到了,突然一团黑影冲到我脚旁,我第一个反应当然就是大力挥舞双手驱赶,小黑大概因此吓到,不得不丢下抢到口的肉逃跑,于是大黑又叼回失而复得的肉,蹲在我脚边、慢条斯理地吃起来了。

等我定下神来,回想这一切,突然觉得小黑真不是普通的凶猛阿!我和大黑起码有几次喂食之谊,但和小黑可全然陌生,一只敢冲到陌生人类眼皮子底下抢食的猫,更别提我喂大黑时身后还跟着一只狗保镳,这只小黑猫究竟有多凶呀!

于是我决定了,我「只」喂大黑。

实在不是觉得牠可爱而喂牠,而是觉得牠可怜而喂牠,明明体型比小黑大了一倍,却总是被打着玩,可怜兮兮的,我拿东西给大黑吃,小黑通常在一、两公尺之外的地方虎视眈眈,那就意味着我得蹲在一旁等大黑吃完,要不一转眼肯定就要被小黑抢走,有时我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了,就对大黑说「哎呀,你为什么不可怜你自己的,非得可怜到让我看到呢」,牠肯定是听不懂的,只会呜喵呜喵的叫着。

跟几个朋友讲起这件事,其中一个哈哈大笑,指着我说:「你现在知道男人为什么都爱弱女、讨厌强势的女人了吧!」
「那不一样好不好?」
「哪里不一样?」
「我也没有讨厌小黑阿!只是觉得牠那么凶,肯定会抓老鼠什么的,何必要我喂?」我反驳。
朋友接口:「同理可证啊!男人也觉得强势女可以自己把一切搞定阿,何必要他帮?」

顿时我哑口无言。

以前我总觉得男人爱弱女是英雄主义作祟,可是我喂大黑却一点也没有英雄感,纯粹是觉得不理牠好像是见死不救一样,良心上过不去。我忍不住想到,以前某任男友老是帮前女友做东做西,说是「看她可怜」,我抵死不信,老觉得他还爱着她,可是现在我都可以指天立誓说自己并非爱猫人了,那么我天天喂大黑、还兼当护食保镳,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黑大概习惯了我的喂食,最近看到我就喵喵叫,想多讨一些食物,三番两次还想偷溜进家里来。几次我想去便利商店买饮料,从窗户缝看见她就眼巴巴的蹲在我家门口,我摸摸鼻子,实在没法应付她那种讨食不成的失落,只得打消了喝拿铁写稿的念头,乖乖的喝三合一。

老天呀老天,难道你要教我的,就是男人爱弱女的无奈吗?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3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