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有答案

其实妳有答案

【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懂不懂爱,可是一次又一次不肯定答案,每一次思量,都否定了自己与生俱来爱与被爱的本能。】

我最近身边单身的男女朋友已经多到可以拿去银行生利息了,而他们似乎清一色都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单身。

也因为太多单身的朋友都渴望摆脱单身,所以我见识了很多种男追女、女追男的过程。不管失败还是成功,总会经历几场眼泪与几场庆祝派对,当我笑着祝福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同时,也必须要
模拟好几套「我暗恋失败了」的安慰说词。
我觉得成功的人,他们成功的方法并不重要,毕竟不是每一种成功的管道我们都能够复制然后跟着走在同一个方向上。重要的是那些失败的人,单身的人、告白失败的人,知道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单身
、为什么告白失败。

【为什么自己不被爱?为什么自己付出的爱不被接受?】

我多数的朋友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失败,他们只是一眛的接收别人的安慰,然后听不进那些实际上比较有用的劝说与分析。

遇到这类型的朋友,我只能劝他们思考一下「为什么自己不被爱?为什么不被喜欢?」,等到他们认真思考出一个答案之后,再来讨论应该如何是好。
通常这个方法是有用的,我遇到的多数人都能够在这个问句里冷静下来,然后带着一种恍然大悟的眼神看着我,突然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的那种眼神。
在他们认真思考我提出的问题之后,他们的下一段恋情通常都不会经历太久的追求期。

但我也遇到了例外,很少数很特殊的例外。
有一个例外无法思考自己为什么不被爱,为什么不被人喜欢,他大概天生万人迷当惯了,还没试过被拒绝,被彻底拒绝。

「我真的没遇过连把我当备胎都没有过的对象……。」所以他沮丧的说。

然后我在心里暗自嘲讽他,把自己摆错位置了。

对这个例外来说,就算是被当成地下情人,他也认为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是成功的。
他确实是很抢手的那种类型,有脸蛋有身材有学历,看着他的外表你对他的第一印象会非常好,但是你无法跟他聊太多事,因为他有沟通问题。
明确的说,他是一个没有沟通技巧的人,聊天的时候会把问题在自己身上打转,或给一些很不切实际的建议,丢一堆〝完全状况外但还要假装自己很懂你〞的问题。
他完全没有试着去拿捏,相处的气氛。如果只是一个社交能力有困难的人,也还是有他可爱的地方,但对这个例外来说,他表现出来的可爱并不可爱。

还有一个例外也很特殊。
他是一个觉得自己不够好的人,所以他不断付出,金钱、体力、时间,只要给他一个要求,他使命必达,凡事几乎都以那个他暗恋的对象为出发点,把一切都做得尽善尽美。
但他还是失败,而且败得彻底。
当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着问我为什么的时候,我心想连一个大男人都哭成这样,实在很难给他安慰。所以我什么劝导都说不出口,只能搂着他的肩,说说笑话希望能让他停止眼泪。
其实这个例外并没有错,也许付出得有些盲目,但是这些付出都很合理只是有点太多,以一个正常的单身的人来说,绝对会被他吸引的。

但偏偏他选择的对象……,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我也曾经对自己感到怀疑、困惑,并自问自答着到底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才能与自己的另一半好好相爱,当我在夜晚得到答案,经常在天亮睁眼后就又推翻。】

我从来不询问自己的另一半「你爱不爱我」或「你觉得我爱不爱你」这种问题。

总觉得这是自讨没趣或贬低自己的问题,也当然我会假设对方其实对于我的情感还没进入到「爱」的程度,或者他并不是会把「爱」挂在嘴上说个不停的人。
我也相信我对他所表现的整体行为,并不会让他有时间与心思去质疑我是不是爱他。
所以我从不如此困扰自己与另一半。

我相信自己有值得他停留在我身边的原因,而那些让他停留的原因加总起来就等于爱。如果他不爱我,他就会离开我,而不是在我身边浪费他的人生。
我也会让他相信是因为他值得我停在他的怀抱里,所以我没有离开。

但我也会怀疑自己,这样相处的我们,真的都知道这样的方式就是爱吗?
我真的懂爱的模样吗?
我们真的懂爱吗?
我真的懂爱吗?

【没有人知道爱的长相、爱的正确取得方法、爱的保存方式。爱这个词,只是一种脑内的多巴胺,多巴胺只是一种神经化学物质,而人类把这种神经化学物质会造成的其中一种反应称之为爱。】

这样的说法很不浪漫,但「爱」就是这样的事。

所以,不可能会有人不懂爱,问题从来都很简单,不是懂与不懂,而是能不能表现得恰到好处而已;表现得当,那就是被接受爱,表现不得当,那就是不被接受的爱。

【我们会先对彼此有好感,然后发展一段暧昧的小插曲,接着达成互相喜欢的成就,然后交往,最后我们就会进入到爱着对方的情节里。】

我曾经单恋一个男人,一个成熟的男人。
他让我崇拜,他了解我的心思,知道该说什么话让我笑,该做什么表情让我安静,该用什么姿态让我依靠,在我还不知道他是否喜欢我如同我喜欢他的时候,我想我只是单恋他而已。
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想独自暗恋他了,我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

于是我问他:「可不可以喜欢我。」
他反问我:「妳要怎么让我喜欢妳?」
我说:「我会扭曲我自己的模样、姿态,一直到你想要接受我、拥抱我、亲吻我的地步为止。为了让你喜欢我,我愿意先扭曲我自己,直到你喜欢上我之后,再慢慢恢复我原来的模样。」
他接着又问:「那如果我不喜欢妳原来的模样,而是喜欢扭曲后的妳并希望妳永远都不要恢复呢?」
我说:「那你对我的喜欢只是一种假象,你喜欢的是我的伪装。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我会放弃你。」
「那么妳为了让我喜欢妳而愿意扭曲妳自己,等到我真的喜欢让妳之后再恢复成原来的妳自己,不就是一种谎言吗?一种只是希望我上当的谎言。」他反击。
「可是……,所谓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我爱你,你爱我,在还没有走到人生老与死之前,不都是一种可能被推翻的句子吗?既然可能被推翻,那其实跟谎言没两样。」其实我不知道是从哪里说出这
种句子的勇气,但我就是未多加思考直接脱口而出了。

其实我不懂爱,但我知道当我脑内的多巴胺分泌并开始干扰我的思考的时候,我要尽力让那个使我如此失控的人也跟我一样,也被他脑子里的多巴胺左右。
也许我很幸运,总是心想事成,没有太多挫折。

【我常在夜里反省自己,会不会曾经用错方法,把深爱的人推开,所以才又绕了一段路,重新找另一个我可以爱与会爱我的人,直到现在我还是不停的想,其实……,我不懂爱。】

其实你有答案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