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的罩门

十三年的罩门

Fiona 说,她觉得她今生的感情罩门大概就是阿伦了。

和 Fiona 相处久了之后就会发现,她喜欢的男生大抵上不是眼睛深邃会说话,笑起来有酒窝,就是有点痞痞的坏坏的。

看过阿伦的人都知道,他符合以上的所有选项。

而当所有女生都在冀望自己身边也有一个李大仁时,我们都明白只有 Fiona 渴望的是像丁立威那种太有自信到妳很想揍他几拳,却也无法否认他有魅力的痞子。

而曾和阿伦聊过天的我们都认为,他根本就是个现实中的丁立威。

十三年的罩门

Fiona和阿伦认识了几年,就等于爱上了他几年。或许用「爱」这个字太强烈,但这些年来,即使她明白这是飞蛾扑火,仍然奋不顾身地不由自主地靠近阿伦。

其实她自己也不懂,为何无论她是和谁有约在先,她总是可以为了阿伦而放弃那些约定,只要阿伦一通电话,就算最后只是见个面或说说话,她也愿意放其它人鸽子。

全世界她最不愿意错过的,就是阿伦。

偶尔和友人或是和男朋友出门逛街,一旦看到阿伦喜欢的公仔和相关产品,只要她还没买过,一定是先买了再说。

每次只要谈到阿伦,挂在 Fiona 脸上的那个笑容,是比什么都还灿烂的。

其实,认真说起来,阿伦应该算是 Fiona 短暂的初恋。

他们原是高中同班同学,高一下学期开始交往,但没多久就因为阿伦被送出国念书而分手。

等到阿伦大学毕业从多伦多回到台北, Fiona 也因为申请到了纽约的设计研究所,使两人继续分隔两地。

等到阿伦当完兵回到多伦多继续念他的MBA,Fiona也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台北开始工作。

从高一认识至今,两人几乎很少同个城市,甚至国家生活,不断地错身而过。

这几年,因为工作需要, Fiona 总是台北、纽约两边飞,阿伦则是上海、多伦多,偶尔到台北,两人能够碰上面的时间其实真的不多。

但只要两人都在台北,就一定会找机会碰面;若是都刚好都在北美东岸,不是Fiona 特地飞下去纽约,就是阿伦心血来潮开车北上。

如果两人都单身,那我们这些身为 Fiona 的好友们一定是乐见其成,问题就是在于,阿伦身旁早就有了一个读 MBA 时认识并开始交往的女朋友。

Fiona 本身也不乏追求者,但是她就是无法认真的定下来,毕竟交往过的那些男朋友们,最后都难免会要求 Fiona 将他们放在和阿伦同一个天秤上来衡量,最后放在天秤上一秤,总是无条件惨败在阿伦的西装裤下。

他在她心上,始终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种揪着心的自虐性行为,在迈入第十四年的现在,似乎即将要落幕了。

昨天Fiona收到了阿伦寄出的喜帖,希望她能携伴参加两周后他在台北补办的喜宴。

他在多伦多结婚了,而上个月他们一起度过浪漫夜晚时,他却没有提到半句。

她一边咒骂他的不坦荡,一边哭着撕掉喜帖,告诉自己再也不要被感情牵着鼻子走。

这些年她到底是被这虚幻的感情摆了一道,还是她始终不愿意面对现实,以为自己在他心里仍是重要的呢?

毕竟,阿伦是把她放心上什么位置,Fiona想不透,也不想知道了。

在今晚的 Girls night , Fiona又哭又笑,在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中,毁灭而后重生了。 那个在她身上十三年的感情罩门,应该可以被解除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3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