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墙

心墙

那时候的我们,犹如情窦初开,只想好好地认识彼此,挖掘许多的共同之处。

参加了一场同事的婚礼,没想到竟在男方的亲友席上看到了你。和你眼神再度交会的那瞬间,以为已经随着时间流逝而愈合的伤口开始感到疼痛。然后过去那些画面再次浮现。

嘿,阿奇,你还记得吗?关于那些年的我们。

一开始,我们对彼此确实是有好感的。

我们不约而同地在放学后加入了羽球练习,在一次又一次地对打中总是发觉对方的眼睛带着笑意,试图在交会的同时表达些什么。

开始会在走廊上寻找对方的身影,单纯只是想要看到对方的笑容,感受对方擦肩而过时的呼吸,而在睡前也习惯性地拨一通电话,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就为了聆听着对方的声音,投递着似有若无 的情愫。

心墙

那时候的我们,犹如情窦初开,只想好好地认识彼此,挖掘许多的共同之处。哪本书一定要读,哪张专辑非收藏不可,生活中林林总总的细节全被抽丝剥茧地相互分享,单纯,而美好的。

有次在和同学聊天时,听到她们提到了你,才知道原来你那灿烂的笑容和平易近人的好脾气也在不知不觉中掳获了她们的芳心。

我偷偷地感到骄傲,却也开始莫名地感到焦虑。

不知道是谁怎么发现我们的暧昧,开始盘问着我许多关于你的事,和我们的关系。

我看似活泼,但我从不喜欢成为旁人的焦点,所以我也只是回答着我们只是打羽球认识的,其它什么都不知道。

也因此当同学L跑到你面前,直截了当地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时,我立刻转身掉头就走,不是因为不想听到你的回答,只是下意识地为自己筑起了一道高墙,谁都无法跨越。

事后你打电话来,我总是推辞着有事要忙,或者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不带表情或情绪和你对话着。我开始害怕在走廊上和你擦肩而过,也开始逃避着你眼神的追逐,甚至最后连羽球都不去练习了。

你感到无奈和不解,偶尔还会捎一些讯息给L让她带给我,但我只是听一听,扯了点笑容,然后什么答复也没有。

最后连L都看不下去地质问我:「阿奇喜欢妳,他那天当着我们大家的面说他是喜欢妳的,妳们之前明明就好好的,为什么不接受他?」

我忘了我说了什么没有,只知道最后我变得更喜欢独处,下了课到家后就把自己埋在书对中,什么都不想想。

我们低调且快速地开始了一段暧昧,却也高调且快速地让它嘎然而止。

我们心知肚明地明白,是我狠狠地将你推开,不留余地的。

毕业后,有次偶然在大街上碰到你和L手牵着手惬意地行走着,我才知道,是我的避不见面让你和她有了更多的交集,而也因为如此,你们越走越进,然后开始交往。

心中那面高墙毫无防备地在那当下瞬间瓦解,我才明白当初我不只伤了你,更伤了我自己,但伤害已经造成,而属于我们的时间点也早已过去。

现在,在婚礼上,我们毫无预警地再次相遇。

你看到我,走了过来,脸上挂着我所熟悉的的笑弧,用我所怀念的嗓音说着:「好久不见,妳最近好吗?」突然间,好像有种得到谅解,和救赎的感觉。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将自己封闭在心墙之内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4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