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不是罪或错

邪恶不是罪或错

『邪恶』是灵感来源,也是突破现有思维与身心成长必经之路,我们若没错误的判断便不会有经验来告诉自己下一个判断是对或错。

前些天跟了几位已婚也生小孩的女性朋友们吃饭聊天,当然话题不免牵扯到最近的偷情新闻,我胡扯了一些只有在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这几位已婚妇女们脸上表情除了显得讶异还露出了不相信的表情。

她们一致相信这位第三者很可怜,错的是这个男人,他不应该怎样又怎样……,总之千错万错都是这个男人,依我这样听来的观感,我发现大家都是挺这位第三者。

我只能说,这真是难得的女性情义相挺啊。

我当然认为这个男人有错,但也不代表这个第三者、大老婆都没错啊,只是当我跳脱故事之外,我认为这些人都是各怀鬼胎啊,尤其是这位第三者非常成功缔造出『我很可怜、请同情我』的形象令我惊叹不已,甚至还会争取到了不少妇女支持票。

至于说到邪恶的部分,我想要大概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会这么说,我和不少朋友(尤其是已经结婚生小孩的)讨论到某些社会事件上的新闻,大多时候我的解释都是邪恶的(至少是比那些朋友邪恶),因为我总是觉得很多事情不是一个人说了算数,有可能躲在镜头后不说话的人才是可怕的,但也有可能喜欢站在大众前解释的人是更可怕的,然而大多数人都只相信眼前镜头所呈现出的形象,于是这些人便可以这么轻松地操控电视机前观众的观感。

每次回想令大家讨论的没完没了的社会事件,当我们相信了一个人的说法后,是不是后面又来了一个新推翻的说法,而且每一个故事结构令这些观众瞠目结舌,我甚至揣测第三者过没多久会不会就出一本书。(请大家回想每次有啥大新闻后,哪个人不都是这样出书或上遍各大节目诉苦) 这,怎么能叫我不邪恶呢?

假如没有邪恶的推理,一直相信单纯的美好,那么我们要怎么面对那些困难与挫折?当我们以为这样天真相信,爱情就该是两人世界,完美幸福无人可破坏的童话,然而当我们遇见了童话故事中可恶的坏人时,我们就只能站在原处任人宰割吗?难道一点反击的念头或能力都没有?

有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的单纯,坚定相信自己所相信,活在自己所相信的世界里,不容许他人负面、邪恶的揣测,只因为他们都认为『那是不可能的』、『我是最纯真的』,这也就是所谓的人们只想听自己想听的话。或许他们是对的,但我始终认为许多判断都是来自于经验,然而经验累积能够让你下一回的判断正确(或推翻),如果没有邪恶,我又怎么能够证明哪些是纯真,而我是错误的,对吧?

由此可见,一般大众并不会用着像戏剧般方式过活,真正能够行为能力一致的人都会被视为超人,因为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想的、说的比做的多,表面积极正面勇敢,内心却是胆小懦弱无助。

很多时候,这些善良的人总会说『以合为贵』,然后在遇到事件后就把自己变成受害者,却忘了自己有反击的能力,其实这些反击的动作并不是为了输赢,而是为了自己,当一个曾经爱你的人,不再爱你还继续伤害你,把你吃的死死,你一人演独角戏又有谁能真正替你抱不平?

每个人都有反击的能力,只是有分轻重,但就是因为自己仁慈显得无助又不愿接受现实的模样,才会让更多人以为其它人就是好欺负,所以就一直欺负下去。

邪恶不是罪或错,要适时地存有邪恶的揣测,才能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捍卫自己的爱情人生。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4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