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们的17岁模样

那一年,我们的17岁模样

捷运上,三三两两的人一起搭乘着,因为没有太多人拥挤着,所以几乎没有人站着,除了一对穿着高中制服的情侣。
突然,对面两位妇人眼光先是朝小情侣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一丝丝不以为然,但随着车身摇晃也就随即而逝。倒是互相依偎着的两人,丝毫没有察觉,显然周遭人的眼光对他们来说未能产生作用。

而我却是一边听着iPod里的情歌,一边看着小情侣微微地笑着。
然后想起自己也曾拥有那么不在意他人眼光的青春。

那是从一个充满阳光气息的夏日开始的。
你来到我面前,然后露出毫不造作的笑容,以及手背上的刺青。

那一年,我们的17岁模样

我几乎要被你吓坏了。
因为那刺青的图腾不是老鹰,也不是一颗爱心,而是大剌剌的几个字—我的名字,而且不是缩写,就是我的完整名字。
那般年幼的岁月当头,能有几个人经得起如此危险的招数?但我仍力图镇静,装作不为所动的模样,尽管心里已经悸动不已。

那只是贴纸吧?
才不是。不信?妳自己撕撕看。

不服气的你一把将我的手往那字样的位置拉去。是真的,有凹凸的触感。我心头又是一惊,连忙将手缩回。
不痛吗?笨蛋。
也许有那么一点,但是又如何?我就是想在手背刻上妳。

说完,你又笑了。

这就是年轻的勇气吗?
爱上了,便什么都不害怕了。
那一年,我们都只是17岁的模样。

我们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可供挥霍的青春,就怕没有世界,也怕没有值得付出的爱情可以期待。所以我们用尽任何可以想得到做得到的方式,来表达对爱情的无怨无悔,用全身力气大胆假设这一切都可以因而获得永恒的留存。
那是一种奋不顾身的付出。就算最后可能会一无所有也无所谓。
但是现在呢?那些勇气都藏匿到何处去了呢?

现在就算有个人可以让我依偎,我也不见得能无视他人眼光地放心靠近,更别说是面对一些几近疯狂的行为了,那只会让我退却,不会让我激赏。

捷运上小情侣的男孩似乎察觉到什么,脱下自己的藏青色外套给身旁的女孩披着,女孩满眼是感激是甜蜜。
于是我想起久远岁月里,那个刮着风雨,而阳光躲起来不太愿意露脸的下午。
你在我前面,勇敢地冒雨前进。而紧紧地抱着你,藏匿在你宽大夹克里的我,即使整个头发都湿了也不在意。

「会不会累?会不会怕?要休息一下吗?」在风雨中,你不断地向着后面的我发出体贴的疑问。
「不会,不用休息了。」我倔着性子回答,虽然我们似乎已经骑了应该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只要与你在一起,我就什么都不怕。
到了目的地后,我这样跟你说着,你只是紧紧拥着我,什么话都没出口。

那般露骨的话,现在的我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是对象的关系,还是年华老去的缘故?
当我们愈来愈成熟,愈来愈世故时,不但脸皮更薄,面对任何事情时也会拿出秤斤论两的功力仔细计算,于是当爱情来敲门时总是退却,我们终于失去了那种可以为爱豁出去的勇气。

就这样,捷运上一首又一首的情歌中,我不断地回想起那一段段因爱而勇气百倍的你我,却也无法抑制失去什么的哀伤。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