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床容易,恋爱难

上床容易,恋爱

躺在床上,她发了好久的呆。如果用性爱积分表来算,刚刚「那场仗」,应该有九十分的高标。她跟酒保朋友说,从没想过,自己某天会变成可以跟不爱的人上床的女人。
「上床很简单。」酒保朋友说:「爱上一个人比较难。」

他说得没错,只是沮丧的是,为什么连跟旧情人上床都变得如此简单。
她不是保守天真的女孩,她明白性跟爱可以分开,有些人是恋爱、有些人是暧昧、有些人是上床。

只是跟自己曾经爱得痛撤心肺的人上床,完事之后,两人简单散场,连男人要留下来她都嫌黏腻。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更何况,男人在分手后也交了新女友,那更让她觉得自己混乱肮脏。

因为害怕恋爱,大家都挑简单的路走。
看不见未来,后悔跟某些人恋爱,讨厌打乱自己的生活,就开始寻找容易的路走。

上床容易,恋爱难

但那些路,就像初雪融化般,只不过从美景变得泥泞。可却没人再度渴望遇见春雪。似乎那是微小的希望。

王尔德在《温夫人的扇子》一剧曾说:「不死真爱就像乡村里的鬼魂,人人都听说过,但没人真的见过。」

一直很坚定相信真爱的她,也开始怀疑真爱的可能性。那个妳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分手后,可以因为两个人当时在床上契合,背着女友,两个人跟随酒精和欲望上床。曾经互许曾诺要认真交往,共创未来的男女,可以不到九十天就对彼此发腻,觉得终日相对像是在演戏。

她开始有点怀念媒妁之言的年代。
因为没得选择,你必须被赋予给爱最大的耐心与关怀。

人们选择太多,开始没有坚定的意志力了。
人们有太多的机会重新开始,变得一点都不珍惜随手可得的幸福。
然后我们开始抱怨,遇不见真命天子。于是我们周末在各大夜店里,都可以见到各式各样的男人、女人们飞蛾扑火。
但他们要的不是爱,只是一夜共欢。

「好不容易遇见想认真交往的女人,但她却有个分不开的男友,搞得我像小妾似的。」酒保跟半开玩笑地她抗议着。

她想跟他说,哪有分不开这件事,女人若是分不开,那就表示其实对他不够爱,要不然怎么着?难道是因为对方是因为她的衣食父母离开了就两袖清风吗? 不过人都爱自我欺骗,就像他虽跟女人说了,两个只能选一个,却还深陷泥沼。她明白女人就算仍旧在两人之间徘徊,男人都还是会留在原地,毕竟,爱上了。
就像她说暂时不想恋爱,身体却充满寂寞,不上不下。
荡妇当不成,离圣女又太遥远。
她可以自我欺骗,昨夜跟旧情人上床是因为忘不了他,他是一生真爱,他们只是个性不合,他们只是太爱吵架。但说穿了,只是两个喝醉的人,因为躯体寂寞,而不顾他人想法交缠在一起。

她自己知道,她是因为看不到爱的出口,也找不到爱的机会,因此耐不住寂寞。她更知道,是因为她讨厌自己老是识人不清,所以宁可向下沈沦。

她讨厌那些跟她说真爱需要经营,跟她说要加油的人。
因为她迷失在十字路口,她也没有勇气等待下去,更害怕下一的痛苦来临。

上床容易,恋爱难。
一觉醒来忘了前晚拥抱的对象,比起鼓起勇气丢了面子疯狂的去爱一个对象,要安全许多。

寂寞容易,承受难。
她已经忘记自己当年那傻气的勇气,她渴望再度出现,可人在哪里?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3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