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爱不是说说而已。

她想要被爱,而不是光说不练的爱。毕竟谁都会说我爱妳,但不是每个人都是用心在说。

有好一阵子,若伊对于感情一事兴致缺缺。

姊妹淘们一个个在她面前放闪光,嫁为人妻,甚至晋升成辣妈一族,纵使她是满心希望她们幸福快乐,但只要一有谁想要介绍她们另一半的朋友来给她认识,若伊就立刻转移话题,不管对方是否有台阶下,也因为话题越来越倾向家庭和妈妈经,若伊的生活圈渐渐地和姊妹淘们搭不上线。

妈妈总是在电话上有意无意地关心着她的生活起居和感情世界,只差没有亲自将相亲簿送上门要她每周选一个来推销自己。
若伊明白妈妈最放不下的是她,毕竟弟弟有个交往稳定的女朋友,妹妹今年初也已经出嫁,她这个大姊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怕最后成为亲戚口中的滞销品。

其实她也曾渴望着感情,也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最后下场都不是令人开心的。

大学男友当初为了追她,费尽心思地订花和上演温馨接送情,还翘了必修课,只为了能排队买午餐献殷勤。交往没多久后男友贴心事变少,也会开始希望她做早午餐,下课后自己坐车到他公寓帮他整理。这些若伊不介意,但是当她开始打工而无法配合时,男友反倒责怪起她怎么没有把他看得更重要。

原来,爱不是说说而已。

「我这么爱妳,妳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成为了男友那时的口头禅,只要一不顺他心,这句话百分百会出现在某个指责后面。但若是男友做错事,或是临时爽约,男友的口头禅就会变成了:「我这么爱妳,妳一定不会生我的气才是。」一句话就硬将她到口的埋怨强压了下去。 就连分手的时候,她还得让姊妹淘陪着,满脸泪水地听着男友歇斯底里地不断吼着:「我这么爱妳,妳怎么可以说要分手就分手。」

这份爱变成了一道枷锁,拴得她快无法透气。

她也曾喜欢过一个男人,霸道和细腻齐聚一身,但心思却又神秘得让她莫名着迷。他喜欢保持距离,她也体贴地不过问太多,但只要他一通电话说此时此刻想看到她,若伊就无法自主地放下手边事情,就为了陪伴他。
他从未曾对若伊说他爱她,但总是会要求她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我喜欢从妳口中呢喃出的声音。」他总是用他那深邃的眼神看着她,抚摸着她的发丝,慵懒地这样说着,而若伊像是被催眠般,总一次次地说着,无法拒绝。

后来的某天早晨,他捎来了一封 E-mail ,告诉她这是他最后一次和她联络,之后 E-mail 账号和电话号码都会换掉,因为他的最爱总算愿意回到他身边了,所以他必须和一些他爱的人事物告别,包括她。

这次爱成了一个响而有力的巴掌,打醒了她,也痛进了心。

若伊觉得她要的爱,很简单,其实又好像不然。明明应该是捧在心上的爱,成了致命的武器,一次又一次地被拿做抵押,然后再伤痕累累地被舍弃。她想要被爱,而不是光说不练的爱。

毕竟谁都会说我爱妳,但不是每个人都是用心在说。
而她现在只想好好爱自己,而不是为了迎合他人的要求或世俗的眼光,随便找个人谈恋爱然后嫁了。
至少若伊明白,她还是对于爱情有所憧憬的,只是不是现在。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4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