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

她们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她坚信,只要她们坚守她们彼此之间的信念。
但她也清楚,若下次她们再有那么一个可能,那大概就不只是一个花季般的长度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纪大了,失恋这件事对她来说再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
以前或许因为前一晚不断地以泪洗面借酒消愁,所以隔天早上必须打电话进公司请病假然后狠狠地睡个一天以悼念感情的落幕。
现在只需要一个热澡洗净疲倦外加一杯红酒帮助入眠,隔天仍然能够准时进公司,分手消息若不说没有人会知道。

她渐渐明白感情的那些喜怒哀乐最终还是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事,无须搞到全世界都得陪她一起坐这几趟云霄飞车,所以若没必要,不需要搞什么感情上的全民运动。

当然,凡事都有所谓的例外。这些年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无论对方在哪里,管他是当面、电话、MSN还是简讯,M总会是她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自愿性分享分手或是交往消息的对象。

严格上来说,若真要介绍M之于她的关系,那大概就是当时被蒙在鼓里变成了他人的小三时,那个正牌女友的哥哥。
当每个人都一致认为她是个死不要脸的狐狸精时,只有他指责那男人为什么偷吃之余还可以谎称没有丢鱼饵是鱼儿自己上钩的。
当每个人都在安慰他妹妹的时候,只有他明白她其实也很不好受,也需要别人的安慰和体恤。

大概也因为被M看见了她人生最不堪回首的低潮期,他的支持与安慰铭刻在她心上,从此M变成了除了自己的亲人之外,她最信赖也最不怕失态的朋友。
对她而言,他们拥有的心灵交会是谁都无法替代的。

这周末加班完,平常就处得不错的同事们决定来个即兴晚餐约加夜唱,但她想也没想地就拒绝了这个邀约。
当稍早才得知她已分手的同事小琦进一步地试图说客时,她才表明因为隔天清晨就要前往机场为M接机。

其实,她和M之间的关系还有一层,那就是在那阵子低潮后的情感重建中,她们曾交往过。
但毕竟一个是妹妹感情中的第三者,一个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恋情中的亲友,她们的交往时间犹如花季一般,短暂地开始和结束,突然到事后两人总是拿来当作是两人茶余饭后的小小揶揄。

她不想去多做解释,关于和M确实曾经交往过,但现在真的只是朋友的事实。
她不想去多花时间去将这些她们彼此之间知道就好,别人无需过问或者清楚的细枝末节去一一交代,因为她不想要在那一系列的问答之间,将她和M之间的默契和友谊放在一个危险的位置上。

M是她的安全网,在她被什么溃击的时候。M是她的云南白药,在她遍体鳞伤的时候。
她对M有着坚定的信任感,明白只要她一个转身,其实他就在身旁不远处。
她们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她坚信,只要她们坚守她们彼此之间的信念。
但她也清楚,若下次她们再有那么一个可能,那大概就不只是一个花季般的长度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必须先赶回家,放自己一个热水澡,先洗去这周的压力,然后准备明天早起前往机场。
而那微笑,始终挂在嘴角,没有离开。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4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