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情人是中古货?

我们都不知道,下一个人是在旧疤上划下新伤口的刀,还是轻柔覆盖在旧伤上的药。

前阵子有个挺可爱的网友留言给我,她的问题是:她不是她初恋情人的初恋情人。

她不是那种胡闹着说「为什么我不是第一个」的人,她也不是要和恋人的前女友们比较,她只是觉得主导权好像都在对方身上,而她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对方也不是不愿意将主导权交棒给她,可是,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当然这些问题可以沟通,当然有爱就可以互相包容,可是我却忍不住在想,这种因为第一次经历而产生的兴奋、新奇,却没有一个和你一样兴奋的人可以分享,该有多无奈?

就好像第一次出国的妳,旅伴却是护照已经换了好几本的朋友,妳过海关时慌慌张张,明明对方没有笑妳,但妳却忍不住觉得很窘,好像自己是什么都不懂的笨蛋;妳上飞机时兴奋地打开窗户,回头却看见对方已经在闭目养神,溜到嘴边的兴奋言语只得讪讪然的吞下去;妳在纪念品店对钥匙圈、明信片、缩小版的地标模型爱不释手,对方却说买这个没用,「我以前也买过,后来都变垃圾」……,他没有恶意,你理解,他一片好心,你知道,可是他对一切像走自家厨房的处之泰然,对比你刘姥姥逛大观园似的兴奋,怎么说呢,就像是兜头一盆冰水,十足败兴。

谁都没有错,可是,谁叫第一次的兴奋,就只有那么一次呢?

理智上他能了解妳因为第一次而产生的彷徨兴奋好奇,记忆里他也没忘记当初他和现在的妳一样,可是就像东西使用过了必定留下痕迹一样,再怎么大唱like a virgin,宛若新生也不等同于真的刚出生,不是吗?

我有个计算机很强的朋友,曾说过一段很有趣的话,他说,人的心就像计算机的硬盘一样,灌过的程序即使杀掉了,仍会留下登录档,你找不到它在哪里,但它确实存在,你以为它没有功用了,但当你哪天又灌进新软件,保不定两者相冲,就给你来一个绝地大当机。

「也该死的太有道理了吧!」我骇笑:「所以说程序不能乱灌,恋爱不能乱谈阿!」
他回答:「那妳要一颗什么软件都没有的硬盘干什么?觉得人生一片空白不如归去的时候,砸爆自己的脑袋吗?」

对啊,人生不就是这么无奈但又有趣的一回事吗?

当我们遇见下一个恋人,明知道全新的开始该用全新的态度面对,但偶尔就是忍不住拿他和上一任恋人比较;
当我们在下一段感情里又遭遇类似问题,突然记起前朝被蛇咬的痛苦,忍不住变得神经质甚至歇斯底里;
我还记得第二个为我下厨的男人,当他弄得满头汗时,我知道他是用心的,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感动,可是这毕竟不是第一次了,更惨的是他的厨艺还不怎么样,其实第一个为我下厨的男人他的厨艺也很糟,可是因为那是第一次,所以新奇感弥补了一切,而第二次时已没有那份新奇感,于是我只好假装感谢,只好硬撑着吃完,整晚对着他期待被夸奖的眼神,努力做出惊喜不已的表情,可是心里却盘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想法,一下子是觉得他辛苦付出而我居然不感动真是不应该的反省,一下子是恐惧如果我不佯作开心感动说不定再也不会有下次惊喜的心机,一下子又是认为明明就不好吃为什么我得委屈自己的无奈。

而站在男人的立场,是否也一样呢?
妳送给他的毛衣是花了三天三夜打的,他心里明白,可是那不是他第一次得到女友织的毛衣了,之前得到的那件,也不比妳织得差;
妳专注看着他的眼神当下是真的,他心里知道,可是那不是他第一次得到崇拜的目光,而上一个崇拜他的女人,老早转而崇拜别的男人了;
妳腻在他胸口撒娇时的可爱,他确实心动,可是那不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幸福了,而上一个让他感觉如此幸福的女人,最后又为什么变成无聊的责任和负担?

那些悬而未解的问题,他不知道,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幸福这么容易失去,为什么爱情总是不如预期,我们谁也不知道,只能在一次次的挫折中,慢慢损耗、慢慢疲乏,慢慢变成中古货。

有些人的信任功能故障,有些人的诚实开关秀逗,有些人的真心开始掉漆,还有些人的防盗警报器坏了,它关不起来,整晚像杀猪似的喔咿喔咿,鸡猫子鬼吼鬼叫。

原来你是二手货,原来我是中古货,原来我们都不完美也不完整,原来一次次的恋爱都像是赌局,我们都不知道,下一个人是在旧疤上划下新伤口的刀,还是轻柔覆盖在旧伤上的药。

我的情人是中古货?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aiqinggushi/5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