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露出笑脸,只是不想让你担心或难过

有时候,露出笑脸,只是不想让你担心或难过。但其实,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坚强。

快跑者未必能赢,力战者未必能胜,智慧者未必得粮食,明智者未必得财富,灵巧者未必得喜悦,他们所得的只是时间和机遇。

我希望,自己今后能以一朵花的姿态行走,穿越季节轮回,在无声中不颓废,不失色,一生,花开成景,花落成诗。

你确实睁着眼,却不一定有用心看。

回忆都是越来越美,旧时光却把你困在里面出不来。过去多么美,活着多么狼狈。可是就在你沉浸于回忆中的时候,你错过了一个又一个人。到底是要错过多少人,才能遇到真正对的那个人。

爱情里,我们都是没有安全感的人,因为太在意,我们都害怕失去。

在爱情里,或许有一方是刺猬,有一方是河蚌,刺猬背对着河蚌,河蚌张开身体,用它全身最柔软的部分拥抱刺猬丛生的刺。上天让全然不同的男女相爱,所以爱情总是充满了隔阂和绝望。可是,我愿意做一只河蚌,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只有你能刺痛,只有我才敢抱你,你知道吗?

如何遇见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告别。有些人,没有在一起,也好。当回忆时,心里仍旧生出温暖,那终究是一场“善缘”。

我有两个我,一个冷漠,一个热情。你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你,就是这样。

恋爱时,你有一股强烈的渴望想要融入这个人。这已不是爱的问题。你的身体充满愉悦感,你的头脑活动完全不见了。因为我们在婴儿期跟母亲进入过这样的状态,所以我们认为若想再度拥有这种状态,就必须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其实我们真正想找的只是那份融为一体,黄金般的温暖感。

爱是一颗心遇上另一颗心,而不是一张脸遇上另一张脸。因喜欢一个人的容貌而爱上对方相对容易,同样,移情也容易。然而,如果因对方的内心而爱上他,常常是一旦发生就直奔根深蒂固的不归路。

感情久了,就不是爱了,而是依赖。然后当失去时,那并不是痛,而是不舍。

你离开了,永远也不会明白,最苦涩的伤口我如何掩埋;永远也不会明白,最空虚的孤独我如何用血与泪一点点地填满。人山人海总有人先离开,所以我又何德何能,能够去奢求你的明白。

爱情是不能挥霍的,是会耗尽的。只是,挥霍的一方永远不知道哪一天会耗尽。当他知道的时候,往往已经回不去了。

“怒”这个字,分成两部分,合在一起就是“奴隶之心”。如果你不是努力,而是主人,你就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愤怒,并使之逐渐平息下来,安定下来。

我们应该感到惭愧,我们都爱自己胜过爱爱情。对于过分爱自己的人,青春不是终将逝去,而是从来不曾出现过。

有些时候,幸福只是换了个模样来找你。它还认得你,只不过分别,让你不再认识它,甚至,狠心地推开它。

当一个女人受委屈受欺负的时候,她的男人应该做的就是捋起袖子冲上去帮忙甚至拼命,而不是在人耳边叨不叨不的分析谁对谁错。分析你妹啊!好男人在老婆受欺负时,就该是个打手。---陆琪

浅望幸福,不写忧伤,红尘三千,不道惆怅,不问花开几许,只问浅笑安然。

当爱情成为商品凭现钞购买时,爱情已变得形迹可疑。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haojuzi/33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