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首《忆玛丽》

那年,我见你
是九月里一朵淡淡的云
把微凉的心事
对绿叶徐徐说

那时,在九月
道一声好秋,还嫌早
我偷走你粉色的倩影
像一件黑衬衫
吻过长长的夜
飘起风筝般的梦

在那之后
我写过很多很多的云
却只在夜的一头,仰望夜空
所以我成了一盏旧台灯
开开关关,熬黑双眼
只是九月
终究用娴静的手
探着最自信的雄虫

现在
秋的空灵晕染你的背影
九月只剩下名字
浅卧在枕上
陡然颤抖,就去了很远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qingshi/11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