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

宝宝,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的,相信我。

多年前,当我的宝宝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当我们第一次吵架,我抱着宝宝独自坐在冰冷的沙发上,听着里屋传来的均匀的呼吸声的时候,我知道,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不再是小姑娘了,也不是娘家的小女孩了。看着怀里熟睡的宝宝粉嫩的小脸,全然不知这个冬夜,他年轻的妈妈抱着他坐了一夜。这样的家事,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而我却固执地就这样坐了一夜,想了一夜。

在那样的夜晚,乡村寂静的校园,听得见耗子穿梭的声音,窗户被风吹的噼叭作响,几颗雪粒打在玻璃上,夜鸟的鸣叫如幽灵的哀鸣,一声声似要破门而入。这样的夜混着泪水,我是害怕的,哪怕在自己的家里。然而,就是这样的夜晚,我知道,我已经没有了撒娇的资本,因为你,我的宝宝,我的孩子,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什么也不懂的小女子,忽然就可以挡风雨了,无需什么教案、各列,一夜间就长大了,就学会担当了。那时,就在心里默默地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宝宝,我们一定会走到最后的,相信我。

写到这里,泪光已经点点,回望走过的路,有好的、温暖的,也有辛酸的、悲凉的。但是,没有苦的日子,在这样的时代,苦已经不是磨难了,那些苦着而甜的日子,却是身心最愉悦的时候。现在,手握的余温逐渐冰凉,冰凉的如同一堵无形的冰墙,横在中间,这冰墙已经蔓延整个家,凝固了所有的空气,让人窒息。哦,我的宝贝,你现在长大了,你一定感知到了,我看到了你惊恐的眼睛。可是,我的孩子,请放心,妈妈的手还伸着,不会放弃,为你牵着亲人的手,直到他迷路归来。十年、二十年,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用一辈子的光阴,守着你的亲人。

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是这样,牵着一双冰冷的手,走过春秋。不是妈妈们多么懦弱,是她们更懂得一份责任,一份担当。

今天,当要离开生病的朋友,回去上班的时候,看到朋友忽然红润的双眼,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安慰她。离婚的时候,我是极力赞成的,与其冰冷地过着,憔悴地等一个又一个寒凉的夜,还不如早早斩断,有一个全新的开始。可是,就算有了开始,一切都不是原来的摸样。

我是执着的人,不敢离开围城半步,总是没有安全感,怕自己如断线的风筝,胡乱的飘零,没有归途的路。

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沉醉地一遍遍听这首歌《牵手》:“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梦着你的梦,所以悲伤着你的悲伤,幸福着你的幸福。因为路过你的路,因为苦过你的苦,所以快乐着你的快乐,追逐着你的追逐。因为誓言不敢听,因为承诺不敢信,所以放心着你的沉默,去说服明天的命运。没有风雨躲的过,没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地牵你的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多么美好的歌词啊!对于大多数女人,一旦牵手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没有过多地想到中途,会有那么多的站台,会有人上车,有人下车。女人,如果十六岁算是成年,二十六岁结婚成家,成为别人的妻子、母亲。青春年少的时光,不过短短十年。而作为女人,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终老。从青涩的不懂许多话里的含义,到也会打几句荤话。从不懂得一日三餐的安排,到样样拿手,多少个美好的岁月就这样从指缝间流走,无怨无悔。青丝变白发,细滑的肌肤变得粗糙了,没有了公主的摸样。可是,你不能否认,每个女人心里都曾有公主的梦想。

一直问自己,在女人眼里,爱是什么呢?我想,绝不是浅浅的肌肤之亲。爱意味着懂得、付出、迁就、包融;意味着在一起放松、随意,不用那么刻意地装扮自己;意味着在偌大的人群里,只想找到你,跟你在一起,才不会感到孤单;意味着一个眼神,就放心地跟着你的步伐,坚定地向前走;意味着在寂静的夜,相视无言却能安静地坐着,不管窗外多么的华灯异彩;意味着伸出的手不在缩回,在崎岖的路上,不觉得路的漫长。爱是一种暖、是一种热、是一种美。懂得爱的人,不但温暖了别人,也温暖了自己。

多少个夜晚,在灯下仔细研磨自己的手,还算饱满、红润,只是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里,还有多少余温能够握在手心呢?而我真的想紧紧地握着,直到地老天荒。

写于2012年10月16日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13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