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

有些时光送给他,或者她,送来送去,只剩下一个词,前任。

能说什么好呢?我们总抱怨最好的时候没遇见最合适的人,却总在最不合适的时候碰见了知己,我想这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作祟吧。

看着越来越多的微博都叫:我的前任真极品。我也慢慢觉得,作为别人的前任,你是否想过静静的靠着椅子,想想那些快乐的前任年头。

从生到死,怨恨有多大就等同于你当时的疯狂有多high,碎碎念前任的种种不免酸溜溜的暗自叹:当时我也够操蛋的。

当然,我们总是在诉说他人的种种,却只字不提我们对于当时爱情的不作为,这算是逃避?还是自我安慰

和老冀还有一个妹妹在东城小店里吃着烤羊腿,对着酒杯,我们真心实意的说了一句,谁谁真是个好姑娘,我们都做了缺德事儿,也都被缺德的她害的不浅,但又如何,已近过去的那些事情,现在想起来真是比月朗星稀的夜晚还要感人,不知道老冀怎么想的,我是有点欲哭无泪。

那点子泪水,全混着酒精一起下肚了。

那些年帮她做饭,带饭,城南城北找好馆子,她就喜欢吃,哪怕烂瓦破屋也要吃的开开心心,我学生时代没钱,偶尔挣点小外快,吃的欲望还是能满足的,吃来吃去,我突然想起要给她买件首饰,买件大衣,或者弄点像样子的硬货,出门在外可以穿着我的关怀,用着我的惦记,别总是嚼着时光,排泄出思念,到头来,舌尖上的快感,转瞬即逝,太廉价。

那次路过swatch,我提议弄块表带带,粉色的亮晶晶的表盘她看第一眼就走不动道了,但是2000多的价位牌子还是让她转瞬提议去吃东西。

我有点生气了:老是吃,吃吃吃,吃到最后一点东西都没落下。

她笑着说了我当前任最窝心的话:太贵了,让我爸给我买,心意算你的,钱让他出,你的钱就吃点好的就行。

多少山珍不如粗茶,多少妙言不如俗话,那表至今还摆在那里,我前几天去看,静静的躺着,想必她父亲没买,她也没提过,我包里却翻出来过曾经吃过的餐券。

老冀说喝酒喝酒,不说这个,要说我也得说点我的经历。

老冀的前任是个大美妞,但是复读过,也休学过,比老冀大三岁,老冀比我小一岁,所以我还得叫那姑娘一声姐姐,但老冀一摆手:心理年龄差不多,她真的很爱我。

老冀说那时候也真是没钱,挣了点小钱恨不得一分不剩全花她身上。耐不住有俩糟钱不够挥霍,一次性的快乐也持续不了5个小时。

一字一句说了不少,听得我也明白,女孩小心眼,心眼全小在最爱的你身上,所以痛苦之余也有了很多欣慰;我说我的姑娘也可以,心眼小的可以把幼儿园时代的女孩都计较个遍,次数多了,也就无奈了,不留一点欣慰,全剩下心烦了。

每当我看见微博还有什么网站上边诉说自己的前任缺德缺心眼,我也暗自抹汗,我的前任会不会也深受其害,想大肆的说点我的难堪?说就说吧,那都是自己酸溜溜的抱怨爱情为何终止不前,提不得一点好,只想用恶心事来安慰自己:看吧,这种家伙幸亏没在一起,早晚的分手。

酒喝得多了,嘴里含混了,和老冀把妹妹送到家,我俩各回各家,我路上就琢磨,怎么就日子过去了,我们谈的还是感情,而不是未来,看来人真是念旧的生物。

关于前任,我只是感谢,还有惋惜,不是她不对,也不是我不对,当然也不是时间不对,只是过去了,就别再提了。

一提,就满脸泪水。

前任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17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