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X君

致X君


在我们某一次的谈话中,你执意要让我把你写进关于有我的故事里,你说你愿意当我的素材。

郭小四说“故事里的人是最幸福的,因为故事的开头和结局早已设定好,里面的角色只管沿着宿命的轨迹滑翔,不管结局是死亡还是重生,只管生活而不用思考”。

而现在这个故事里只有你和我,尽管我们是故事里的人,故事的开头也是始料未及的,那就是我们的相遇,你却说那是缘分是命中注定,我反驳你说那是扯谈是偶然,你说那是偶然中的必然,我无言以对。第一次发现你很伶牙俐齿。

我有个改不掉的习惯,在每次写故事之前总会在写开头时就已经把结局给拟定好,而在写有关于你的故事里,却怎么也想不出结局。于是我开始思考很多东西,比如预测一些不着边际的未来。你说现在不用去思考那些无关痛痒的东西。

早晨醒来时,看到屡屡阳光在窗帘缝中藏头露尾地摸进屋子,光着脚去扒开窗帘看到窗外斑驳的树影,阳光从叶缝里射下来碎了一地,风把一张叶子一飘一摇地慢慢落下来。看到这么安静和谐的画面时,我却在思考不知道是谁说过的一句话“不成熟的人在为伟大的爱情英勇的死去,成熟的人在为伟大的爱情卑微的活着”。于是我马不停蹄地用最快速的方式找到了你,我问你你是哪一种,你毫不犹豫地说是第一种,我也毫不迟疑地说我在卑微地活着。

QQ无疑是我最喜欢找你的最快方式,因为我发现你的QQ头像在白天十二个小时都会闪动着,你的QQ秀也是我所爱。

这个冬季的寒气来的排山倒海,你总会在电话里跟我撒娇说你冷要我温暖你,我说好,于是我想象我握紧了你冰冷的手,然后凝视着你幸福的脸庞,我想无论这个季节有多冷我都愿意把我所有的温暖填满你身体的每一个缝隙,然后融进你冰冷的骨骼里。

还记得有一次你说在我们相遇之前你一个人坐火车,身边坐着一个很漂亮的陌生女子,女子身上总飘着一股淡淡的清香,然后在不知不觉中那位女子倒在你的肩膀睡着了,仅仅的一只耳朵和一半脸颊和一只肩膀这么小面积的肢体接触就令你一直面红耳赤至火车到站,你说你不好意思叫醒她,而你在我面前毫不避讳的诉说着你竭力掩饰的开心并且陶醉其中,那一刻我几乎忘记你说过喜欢我。我确定当时我是在嫉妒那位陌生女子,我甚至非常希望坐在那位陌生女子的座位上的人是我,我甚至暗自发誓以后每次坐在你旁边的人一定是我。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我不允许在我的字典里出现那两个不适合我的与羡慕相近的词语。

有时候我们在谈论了一个话题或者说了一句话后会沉默很久很久,于是你努力地想要打破这种尴尬的氛围,于是你要我像大人哄小孩一样哄你,还要我装作很强势的样子去保护你,我苦笑,你真是越来越像小孩子。有时候你会重复问我同一个问题说同一句话,我也会以重复过的话原样重复给你,对此你乐此不疲,而我却感到很无奈,无奈到有时候想要专门用一个机器把我们的对话复制粘贴下来,然后在你开始重复之后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我这边自动回复过去。或许我也是乐此不疲的。

我记得我问过你如果我说我喜欢你的话你会有什么样的心情,你说你会感到很幸福。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你的真实感受,我只知道现在如果你说你喜欢我的话我不会有什么感觉,泰然处之,可是当你不再说喜欢我的话我又会感到特别难过,这是很矛盾的心理,但是我相信这个矛盾始终会在某天解开,因为我只是突然忘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习惯或者依赖的东西。

写故事最大的好处不是杀人不用偿命,而是可以在标题或者开头或者结尾写上这么一句:致我最爱的某某君。而我应该不会表现的太过明显。

你相信缘分相信命中注定却从来不相信宿命。如果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好的,那么我们身上就会贴上“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标签,如果这个结局是我们最终无法走到一起,不要有太多的理由和抱怨,因为它,它是什么,宿命。

故事里的人都是最幸福的,所以,我们都会很幸福。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1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