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物语

好久不见,想你,勿回。

知道了。

你不知道。

这是一段对话,本来可以作为一部小说的开始的,写成那种很深情的基调。无奈,主人公是自己,提笔就觉得深沉。

我知道,是真的知道,只是不能回应。一直觉得“我知道”“我懂的”已是最好的安慰。我也曾在年轻的时候偷偷喜欢一个人,他是我全部的勇气与力量,来面对那些潮湿的下雨天,空气中粘腻的水泥地气息,我一直忍耐,咬着牙忍耐,还是会在某个雨夜把指甲修剪整齐,给他发一条信息:想你了。他回我,收到。他知道,便是最好的安慰,我再无奢求。

小米感伤的对我说,他喜欢的女孩子找到了自己的归属,过得很幸福,但是这样就显得他的喜欢渺小如同尘埃,一点痕迹都没有。我安慰他,她会记得的,只是不能回应,你相信我。我没有骗他。

大学的时候看过岩井俊二的电影《四月物语》,写过一篇影评,那是我保留至今的唯一一篇,也只合着那时候的心境最能懂得雨里红色的破伞,以及那一回眸的温柔。那细细密密的雨落在地上,溅不起水花,却能扯动深埋的心事。

玉兰花开得正好,一树一树的洁白,一树一树的粉紫,撩得人也无心读书,只把陈年旧事翻找出来,煮了明前的茶,细细回味那些经不住酷暑的情愫。

我曾问过陈小胖,他既然喜欢我,以前为什么还老是欺负我。他笑,你好欺负呗。我气急败坏地吼,哼,坏蛋!据说,欺负是因为喜欢,我以前一直不相信,后来知道是真的。那时候我心想,陈小胖不知道得多讨厌我,才那么挑剔我,说我笨说我傻说我反应迟钝,我见他就害怕。很多年后聊天时,他无意中说喜欢我很多年了,我才发现他说的都是实话,我果然是反应迟钝。所以,每次在网上见到他,就有一种见到“战友”的亲切,青春里,我们都曾偷偷喜欢一个人好多年,云淡风轻时才能说:我喜欢过你,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

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怀着最单纯最炙热的感情,却又不让对方知道,见了面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你的这件粉色衬衣很有春天的气息”,“你的那件巧克力色的毛衣很浪漫文艺”,心底无数次演练过的“我喜欢你”,一出口确实不相干的话语,自己也恼,却又像一个傻子一样开心,只因为同那个人讲了一句话,也许他都不曾对此有任何回应。

有人来表白,我问他:你喜欢我什么呀?他说,你傻啊。哦,原来这世间真有人不喜欢那伶牙俐齿冰雪聪明的女子,偏要喜欢我这个有点刁蛮有点二有点迷糊的家伙。问他,我傻你干嘛还喜欢啊?想想,在最单纯的岁月里,他遇见了我,我说:你好,我叫夏末,是一个喜欢石头喜欢水,喜欢写字喜欢画画,喜欢哭也喜欢笑的女孩子。那样介绍自己,多年后印象全无,却被他记住了,说让他印象深刻。

喜欢上那个人,也是初见时,我站在台上介绍自己:我叫夏末,来自遂宁……那时候的自己像初开的玉兰,怯生生的,眼泪花都快开出来了。一抬眼,就看见那个人朝我微笑,眼里全是温柔。倏忽,空气中的白兰花一朵接着一朵开放,私密,又欢欣。那一个瞬间,虽然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却依然鲜活如同在眼前。

偷偷的喜欢,真的是这世间最纯净的感情了。

都那么年轻,那么干净,只合装在盒子里,收藏在衣柜底,以免摆在外面在岁月的流逝中蒙了尘。五月不能理解这种想法,我也无从解释,就让这些情愫被不同的人小心收藏着吧。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19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