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

情之一物,磨人良多!任你聪明睿智艳绝天下矫矫不群离经叛道,总会有那么一次或者一刹那,认了输服了软垂了首低了眉,只为命定那一人,心动,心痛,辗转反侧,梦之寐之。。。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世间痴儿女,做了扑火的飞蛾,只为一刹那的光和热,不惜了却了今生。

--------题记

【1】

他是人中之龙,使一把三尺青锋,名唤“问天”。剑锋过处,人皆俯首。更何况年少不羁,一袭白衣,飘飘欲仙。江湖中多少娇女儿,看一眼已是心跳。

她是人中之凤,巾帼不让须眉,三叶飞镖,是为“柳叶眉”,正如她扬眉出鞘,说不出的娇艳好看。只是销魂处人已断肠,无人亲得芳津。

如此传奇,怎能不见?见了,却各自心惊:就是这人了,这世间,原来还有这般人物!只需一个眼神,就已万语千言说遍。

只是,他骄傲,断不肯没了那份疏离清朗;她更不是江湖小儿女,做小伏低,本来就不是她。

于是,他肯为了她,连夜剑挑黑风七寨,只为那大寨主欺凌幼女时被她瞧见惊了好事而追杀不断,浴血奋战,血披白衣,他却仍是淡淡:是他自作孽,与你无干;而她亦是,只为他伤重,为求得活命仙草凌弱草夜闯独具宫,只身一人独破一十八道险关,几成废人,却只是说:去办了点事,听说你要这草,就顺便带了点来。

就这般,远远相望,彼此牵念,却终是不肯说一句温语细言。

岁月蹉跎,江湖易老,青春少年,转瞬即逝。

那一日,菊花盛开,片片黄蕊,金子般触目惊心。她于花下被伤,终是无力抵抗。闭眼一刹那,心头掠过是他的影子:极淡,又极浓。他却及时赶来,血战后扶起她:竟是这般娇弱无力!一时忍不住,就冲口而出:就这样陪我归隐江湖,可肯?

她笑,眼角已隐有细纹:我以为,一辈子等不来你这一句。却有一滴泪,滑过他粗糙的大手,隐入衣间。

那就这样吧!就算世间红尘万千,终究抵不过君在身畔,盈盈一笑间,就是万水千山。

【2】

那一年遇见她时,她还是个青涩的小丫头,被一群调皮的男孩子追在后面骂: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一声声,在窄仄的小巷里穿梭,悦耳的童音里有着说不出的残忍。

她不肯回头,也不回骂,只是倔强的挺直了脊背。只是那一把赢弱,透着微微的颤抖:哪里是不在乎呢!分明是一个孩子可笑又可怜的自强,不肯低头又无能为力罢了。他急走几步看过去,却是一张小小的脸,细眉细眼,紧抿的嘴,长长的眼睛里是一些不属于这个年龄的空茫。

一种说不出的心情,他喝止了那几个调皮的孩子。她也不停步,只是略一回望,眼神轻轻掠过。

再然后一别经年,那个小巷里偶遇的女孩早已随着岁月的风消散,再不曾记起,也无从遇见。

成年后的他,按部就班的毕业、留城、工作,几年打拼下来,小有成就。觥筹应对之间也有了莺莺燕燕的红颜。妻子不知是聪明还是迟钝,不过分,也就从不过问。男人么,会有心起意,却难持久,终究还是要回了家来的。

很偶然的一次商业谈判,他却遇到了极难缠的对手。刁钻,刻薄,反应极快,有着男人都不能企及的深度和远度。是的,那还是个女孩儿,年龄不会太大却也不会太年轻,恰到好处的冷定。看他的眼神,总不一样。连对方老总也开玩笑:小姵,对你不同呢!一来二去的,就做成了朋友,一来二去的,他就有了心,也有了那么几分意思。江湖嘛,自有它的规矩和约定俗成。

还有那么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熟稔,好似几分熟悉。

她的心却捉摸不定。没意思?却在最关键的时候放他一马,结束的异常顺利。有意思?却只是淡淡的,不热切也不冷落。只是朋友。

一日,她穿了一条绿裙子。大的裙摆,满是白的花。一头卷发扎了起来,却是极童年的麻花辫。很流行的穿法在她身上就有了不一样的味道。他也会凑趣,邀她喝茶,送一束大的百合。阳光下,她站定,回旋,眉眼熟稔依旧。

他终是恍悟:这不是那个女孩么?

她看他的神情,也有了了然。就是我啊!虽然你已老去,虽然我已成年。但一个少年,一直在心间。

他突然就收了心了,回家的日子渐多,陪孩子老婆。朋友叫,或者笑,他也都一笑了之:老了。心里,却是依旧的那些眉眼:总有一个人,会让你的心美好吧?不忍再让那些莺莺燕燕的笑,离落了那份真。

终究,是不忍的。

【3】

他是爱照相的。文艺也好矫情也罢,大学的校园里总见他背了一架单反来来去去的拍。偶尔的也会有一两张得意之作,天空的流云啦,一朵小花上的雨滴啦,就会很够他得瑟一气。

她却是他意外框进镜头里的。

夏日的荷塘边荷花盛开,他端了相机左拍右拍,无意间却是一个女孩,大大的帽檐下一张秀丽的脸。几缕碎发就在脸上轻拂,忍不住就想让人帮她拂到耳边。一声镜头的轻响惊动了她,抬眼间,是满脸的阳光闪耀。他就那么呆住了,痴痴地望。

再以后,自然是使劲浑身解数的追求。好在他人不赖,不惹人讨厌,看多了,还是帅哥一枚。她也就应了他,做了他女朋友。

拍照的内容自然也就丰富了起来,左是她,右还是她。那些花朵和雨滴,也都有了生命的痕迹。他常常会捧着她的脸喃喃细语:你就是我创作的源泉呢!有了你,什么都就够了。

说说笑笑,青春短暂的如同一声叹息。满身的才华换不来一张城市里的通行证。她也从崇拜变为了疲惫。终有一天,在为了房租付不出煤气费交不起她彻底崩溃了,哭的就像个孩子:你放过我吧?我承认我世俗,我虚荣,我不要这样辛苦。。。

他沉默良久。已经吵得太多了。她为他付出的,也太多了。那就拍最后一张照片,留作纪念,好不好?

用了黑白的底子,还是最爱的麻布衣服,黑裤子。只是那一朵花的旁边,是一只孤单的手。从此以后,就再也不能牵你的手了呢!再也不能给你去买烤红薯,看你冻得红红的脸像苹果;再也不能捂住你的眼睛,让你猜猜我是谁;再也不能把你放在自行车后座上带你满城满城的走。。。

可是,乖,不要哭,记住我的话:人的眼睛为什么长在前面?是为了看到未来。如果做了你心甘情愿的选择,就要好好走下去,开心的走下去,不要让那些伤悲占据你的心。

我只要你阳光安好的活在太阳下。

好好地,乖。

【4】

梁生,我一直在你离开的那条路上等你,穿着你最爱的红衣。什么时候,你会回来?

我一直记得第一次看见你。哥哥带你回家来。你是梁家的大少爷是不是?剑眉朗目,一身书生气,和大哥的大大咧咧硬是不同。

我去缠着大哥带我荡秋千,把着他的衣袖摇来晃去,却不料一转头却看到了在旁边一直微笑的你。我羞得脸红极了,连忙退出来。却听见大哥的朗朗笑声:梁生,我最宠爱的小妹,给你做媳妇,怎么样?

我的心急的要跳出来,又想哭,又想笑:这个大哥!多羞人!

可是梁生,如果此生必要嫁人,那我宁愿那人,是你。

你家是望族,我家身份也不低。你是那般人物,我也是温婉可人的大家女。一场势必会轰动四里八乡的婚礼眼望在即。却是革命的洪流席卷而来。这个国,摇摇欲坠。那么多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我每天眼见着无数妇孺失去了依傍。就连我最爱的翠姨也对着我哭:她在乡下的小儿子也被抓走打死了。

大哥不听爹的,他要到远方去。自然,还有你。

记得临行前,你来找我。痴痴的凝望着,却不说一句。我紧紧地抓着你的袖口,总也舍不得放手。这时候,没有了羞怯,我只对你说:别当我是那些没有自己灵魂的女人。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去吧!我等你。必要的时候,我会保护自己。

你还是不说话,只是望着我,望着我,像要把我刻进你的脑海里。

然后你走了。很久很久都没有音讯,也没有回来。直到大哥瘸了一条腿回来了,你也还是没有回来。

大哥说,他和你后来打仗打散了,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他说你大概死了。他说小妹,不要等了。女人的岁月就这么长,他不会再回来。

我才不听他的。这个傻大哥,他哪懂得我的心!就像村里人一直在我背后叽喳:莫不是也想给自己立个贞洁牌坊?唉,他们哪里懂得,梁生,我只是在等你。

我知道,终有一天你会回来,和我一起。

【5】

突然地,就接到了他的电话。虽然一别经年,但那把印在脑海里的声音,仍是熟稔,一如当年:出来一下好不好?我只是想见见你,就是见见。

她沉默不语。

辗转的,她是知道他的一些消息的:知道他辞去了原来的工作,选择了一份很自由也很挑战的事业,而且做得风生水起小有名气;知道他已经娶妻生子,有了一个酷似他当年的宝贝儿子;知道他其实过得并不太好,和妻子闹得水深火热打得惊天动地甚至还要签好协议过日子。。。

她都知道。只是,也就仅限于知道而已。只能远远地知道,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

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呢?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而她,也早已有了自己的人生轨迹。当初分开的时候,或者没有想过那么多,只是一回头已是百年身,什么都回不去了。

她不说话,他也就不说话,只是沉默,却也不挂电话。

最后还是她失败,一如当年。

站在曾经的路灯下,她是紧张的。不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来,不知道他已经变了什么样子,甚至想不好第一句话要说什么?说你好,说好久不见,还是说点别的什么?。。。

想着,紧张着,不安着,却像感觉到什么一样回头,他就站在那里。还是那样高,却好像更瘦了一些,看着那么单薄,晃啊晃的,还是在她心中的那个样子。什么都没说,却忍不住伸手环住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子?!不是说好了吗?彼此都要好好的,都要笑笑的走下去;不是说好了吗?如果我放手,你就会拥有更美好的未来,会让自己过得光彩夺目;不是说好了吗?会有一个人替我好好来爱你,依旧把你放在心尖、走到哪里都把你当做最心疼的人。。。

他低头看着她:还是一如当年的傻啊,怎么还是没学会先保护自己!怎么还是那么爱哭,怎么还像个孩子。。。

就有雪花一片一片的落下来了,一如当年,分手时候的那场细雨。。。

【6】

淮安,今夜我就做了你的新娘了,你可欢喜?

你看,大红的合欢襦,是你喜欢的颜色,绣的密密的、一朵一朵的合欢花,盛开的是最美好的祝福。被子是红的,帐篷是红的,我的唇,也是红的。你送我的金步摇也插在头上了,是唯一的金黄,就犹如那花蕊,是万红丛中的一点心。

夜来了,宾客尚未散去,你还在外面应酬吧?觥筹间少不得志得意满:是啊!相府千金,名门闺秀,而你,又是那样少年得意。

可还记得初相逢?你是我老父的得意门生。青衣飘逸,年少风流。只是见了我的一回首,就已是满目痴迷,那眼光,一直跟随到花园拐弯的尽头。再后来自然就是少年新科、志得意满的来提亲。我亦暗自窃喜:嫁得这般人物,也算夙愿得偿了。纵无财势,可喜人物端正风流,有郎君若此,夫复何求?

真的,淮安,如果不是那天上香我在庙外遇到了她,我会是你最幸福的妻了。只可惜,我必然遇上。只因她就是在等我,只因她是你种下的孽,我也只能得来这样的果。

她很憔悴,又很苍老,却是没有一滴眼泪。她只是给我讲述了一个古老的故事:落魄书生,青楼红颜,相遇相知,琴瑟恩爱。她为他跳出红尘,洗尽铅华,耗尽所有;他对她柔情万千,只说是他朝得志,必不相忘,红衣花轿,风风光光。只可惜一朝得志却是旧情已忘,相府千金自然好过那残花败柳。。。

她说,我求过他,很卑贱很卑贱的求。哪怕只是守在身边做一个小丫头,爱亦心甘。他不肯,怕漏了风声,怕惹小姐不快,由劝至怒,由怒至赶,直至欲杀之而后快。

说完她就走了,什么都没有要求。看到她那一刹,方才知道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我也笑笑的回来。淮安,你还真是个好郎君啊!所以,我照嫁不误。大红的嫁衣,一针一线的绣;大红的合欢床,一点一点的准备。还有一样特别的淮安,那就是这合欢酒。那是陈年的女儿红,有着最甘醇的酒味。还有,我还加了一点“眼儿媚”。呵呵,淮安,眼儿媚,多好的名字,一点点,就足以让人昏睡不醒从此沉醉呢!新婚的夜,我与你共饮,可好?

把你还她,她不要,我亦不肯;可就如你这般活得妖娆自在,我也不甘。此生对你付出的情,已是收不回,可是淮安你要知道,这世间女子,不是都任你予取予求,你不会珍惜,那我就来和你一起珍藏。

夜浓了,淮安,我听到你踉跄的脚步了。那就来吧,我的郎君,天上人间,从此,让我与你共相随。

这也是我给她,最好的回答了。

【7】

一整出戏唱完,已是倦极,靠在梳妆台前,动也不想动。

就有热热的呼吸缠上来,就在耳边,痒痒的,酥酥的,让人从心底里起了忍不住的战栗。一双大手也抚了上来,青丝,耳朵,肩头。。。一步一步向下。

那话语,也粘在耳边:青君,就喜欢你这样儿,懒懒的,妖娆的。青君,你真是个妖精!

我支着颐,看着镜子里一张清俊可人的脸:浓眉入鬓,剑眉星目。好一个翩翩郎君!他说我是个妖精,那他又何尝不是?!

话语不停,一直向下,现在又辗转在肩头:青君,我要你。人都走了青君,她已经回去了青君,青君。。。

看着镜中情欲弥漫的他,我的心却突然陌生:我是谁?在做什么?他呢?今天是什么日子。。。脑子里乱乱的,走马观花一样的念头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焦点。人都走了,她都回去了,是啊,也只有没有人了,她回去了,你才会这般放肆的来爱我,要我 。。。

身体随着他的抚触在发热,在沸腾,可是一颗心却越发的凄凉,一句话,就那么意想不到的自己从嘴里溜了出来 :我们分手吧!

那只手停了,呼吸也冷了下来:什么?

我却仍是淡淡,从来没有过的淡定:我说,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就是倦了。真的倦了。

他大急:我是真的爱你啊青君!我和她在一起是没有办法。你也知道我出身农村,如果不是她,我只能回乡,没有一点点机会,你也知道,我只爱你,你要给我时间。。。

我伸手,轻轻地抚住镜中他喃喃不断的嘴:不要再对我说爱,不要再说。我只是厌倦了这样的自己。我只是想,给自己一个重新的开始,我想活在阳光下,可以和爱的人牵手,可以大声的笑。可以不必顾及和躲开别人的眼光。我爱你,一直爱你,可是这一回,我只想好好爱自己。。。

爱太沉重,别对我说,你爱我。

【后记】

问世间情为何物

这是我最爱的一幅图片,一直想写一个女子,她看透了,看穿了,只是一直把自己置身事外,活得就像,就像是不知道谁的灵魂寄居在这个身体里。而她,就是自己的看客,只是冷冷的看。。。

隔了这么久,终于把这七个故事讲完,也算对我的爱情观有个交代:如果不能相濡以沫,那就相忘于江湖,再爱,也要相离。

如果不能在阳光下牵你的手,那我宁可离开,远远地,看着你。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