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流年,乱了浮生

题记:一直有人告诉我,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可以带走很多伤,很多痛,还有很多很多的爱。可是,纪远,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这帖药,在我这里失效了呢?

在过马路的时候,当月光如水倾泻一地的时候,在海边吹风的时候……我都会想起你,想念到让自己哭的再没有力气站起。

我只是固执得,从来不肯忘记你……

那一年秋天,吴小慈还是个小女孩。有一头微卷的长发,有爱红的脸和一大堆的自尊心。笑得时候,眼睛会有好看的弧度;哭的时候很多,但从来不会持续太久。高中新的环境并没有让她学会安静,反而让她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发现自己,倾听自己。

是不是所有的青春年华,都要那样恣意而张扬?她过得琐碎而开心。

直到吴小慈遇见纪远。

只是同学而已,也一直没什么多的交往,如果不是那场考试。

因为是高中成绩会考,所以老师“放水”,学生们也是自发的互助。及格万岁嘛,高中里这样的考试还是少而又少的。大家都很快乐,也很放松,交往不深的人也打着招呼。纪远就说:吴小慈,英语考试你一定要帮我。我们来做手势:大拇指是A,食指是B,小指是C,拳头是D,记住没?

小慈点点头。好的,大拇指是A,食指是B,小指是C,拳头是D。

考试了,两个人隔着一个过道。题目不难,小慈很快就做完了。她对着等待已久的纪远不断比出手势:大拇指,食指,拳头,拳头……终于搞定了,胆小的小慈已经是一鼻子尖儿的汗。她释然地一笑:唉,终于是结束了。

午后的阳光,就那样穿过女孩儿水红的衣裳 ,带着那个温暖纯真的笑容,一直抵达纪远的心脏。其实,这个女孩,很可爱啊!他悄悄对自己说。

开始的时候,纪远只是给了小慈一串数字:猜猜看,这是什么?

小慈傻乎乎的用遍了所有她知道的公式和谐音,还是没有猜出来。

不玩了,不好玩!

你笨嘛,再来!

不要,不玩了!

唉,笨啊!那是我家的电话号码!记得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于是,放寒假的时候,从来没打过电话的小慈就拨通了那串长长的、外省的号码:喂?我找纪远。我,这个,我是他同学 ……

两个人拿着电话,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纪远就问:你,有事吗?小慈支吾半天:没有......你说过,让我别忘了给你打电话 ……

后来,就有了偶尔周末校园里的等待,有了火车轨道上,那长长地、长长地漫步。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只是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上几句;或者只是一前一后、拉开远远的距离走上一段。可是,这样的相处,却让小慈莫名地心生安定。她会远远地跟在后面,看着那个高大的背影一晃,一晃,又一晃 ……

后来就是紧张的高考,结果却出人意料:学习并不很差的小慈落榜了,而一向忽高忽低的纪远却考上了大学。小慈躲在家里不肯出来,纪远就去找她:小慈,别怕,我等着你。

再相见,已是一年以后,小慈终于来到他所在的那个城市。两所大学,一所在山脚下,一所在大海边。小慈在山脚,纪远在海边。

其实也没有多想念,也没有腻到要天天见面。小慈啊,只是偶尔想起时会心安:他就在那里呢,离我很近很近啊;只是,会给他写信:买来一个信封,里面装一个自己做的信封,再套一个,再套一个,一直套到七个,信封会变得很小很小,里面却只有一首歌词,是小慈喜欢的周华健的《爱相随》;只是会叠许多许多的小星星,装一瓶子给他。纪远呢?也会在天很晚的时候突然就坐车来看小慈,说很想念她,然后再搭末班车回去;也会在寒冷的冬夜在公共电话亭里一边冻得直呵气,一边给她打上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有时候,小慈也会傻傻的想:这就是爱了吧?这就是爱了吗?我喜欢他吗?小慈会想着想着就脸红,就傻笑,会掉下不明所以的眼泪。

直到另一个寒假回来,他却忽然变了脸色:小慈,对不起,我很爱你,但是请你原谅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小慈一直看着他,不问,不说话。眼睛里却有千万句问不出来的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隔上一段时间他也会反复:小慈,我很想你。他会拥抱她,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可是更多的时候,他却是不安定的、易怒的:小慈,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小慈,你哪来的那么多问题?小慈,你能不能不哭?甚至,他会扔下小慈一个人在陌生的校园里,自顾的走开。

小慈不会保护自己,她还太年轻。她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她只是本能地维护着自己的自尊,宁可一个人找个地方哭到绝望,也不愿在他眼前再流下一滴泪。但也有的时候会忍不住,在他的温柔面前沦陷到绝望,纪远,纪远,请你饶了我 ……

日子就这样滑落,小慈毕业了。她最后一次问他:我们,可不可以在一起?

纪远沉默良久,还是摇头:小慈,你会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我祝福你。然后他就离开,看不到小慈在他的身后,痛得蹲下了身子 ……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就让我远远的离开你吧。小慈扔下了朋友,扔下了家人,去到远远的内陆。那里有干燥的空气,有高高的立交桥,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唯独没有月光下的大海,不会让小慈再沉溺其中。陌生的城市里,小慈努力让自己活得像一棵仙人掌,大声的笑,用心的工作,不怕干燥,不怕恶劣的天气。

但是会有暗夜里的痛一次一次让她从梦中醒来:纪远在一个门里,而她就站在门外一直徘徊,想进去,不敢,想离开,不甘。这样一个梦,一直纠缠她不放。每每从梦中醒来,小慈都会去听那首《爱相随》,一直听到自己泪流满面,心痛如焚 ……

也不断的有好男孩来对小慈好,其中一个叫夏阳的,从念书时就陪在她身边,不多说一句,不多问一句,只是看着她,陪着她,保护着她。小慈知道,也感激。但有时候,爱的感觉就是这样,不能多,不能少,不能迟,不能早,有时候只是那一时三刻的差别,就会让人再也走不出那种爱的感觉。小慈也会对自己笑:多傻啊!还要怎样呢?怎么都是一生,怎么不可以呢?更多的时候,小慈会自己偷偷哭:纪远,纪远,要怎样才可以忘记你,怎样才可以不再想你 ……

年末回家的时候,妈妈都认不出小慈。小慈,这是你吗?怎么消瘦成这个样子?小慈,你走那么远,妈妈天天挂念到睡不好,你这个孩子,莫名其妙跑那么远干嘛?小慈,跟夏阳在一起吧,他一直对你那样好,那是个老实孩子,陪在你身边,妈妈会放心。小慈啊,妈妈老了,不要让妈妈操心。

小慈不说话,只是沉默。最后却问夏阳:你要和我在一起?

夏阳忙不迭的点头,要的,你知道,我一直要的。

小慈笑一笑:好。

心里却大雨滂沱:纪远,我真的遇到比你好的人。我真的会如你所愿,我会幸福。只是纪远,要怎样,我的心才不会突然地就窒息一下呢?可是纪远,我一定会忘掉你,一定会。

时光好像又可以继续了。

夏阳对小慈很好,而小慈,也让自己变做温柔的女子,不吵不闹,会微笑,会安静的做一个很好的女朋友。唯一倔强的地方,就是每天都一定要去海边。

这不是那座城市的海,但是,所有的海都很相似不是吗?虽然这里的海似乎更温柔,更大气。每到夕阳西下的时候,小慈坐在海边,呆呆的看着夏阳和他们的朋友孩子一般的笑啊、闹啊,心底就会恍惚起来,这样的话,一辈子很快就过完了吧?

却有消息辗转地传来。那样一个午后,电话那端突然就传来一把小慈从未忘却的声音:我找小慈。

努力再努力,嗓子还是哑哑的,突然就失去了说话的力量:我,就是。

小慈,是我。我是纪远。

小慈习惯性的点头,却想起他看不见:我,知道。

小慈,你还好吗?三年没见了,你还好吗?我一直很挂念你。小慈,你怎么不说话?你已经把我忘记了吗?小慈 ……

故作轻快的声音,电话那端听得见,可是纪远却看不见,这一边小慈流泪的眼睛和砰砰乱跳的心。纪远,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可以忘记一切,可是,我怎么能忘掉你?

她说不出话,那边却还在继续:小慈,我还是想你,这么多年,我就是忘不掉你;小慈,我知道你跟夏阳在一起,可是小慈,你爱他吗?不会的小慈,你只能是我的;小慈,给我个机会,我会好好待你,我再不会丢下你,不会欺负你;小慈,你知道吗?当初是我家里不同意我和你在一起,你的家庭,太贫穷,我没有办法,我有我的无奈,小慈 ……

小慈还是不说话,心底却更加悲哀:就是这样吗?如此简单,却从来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就让我一直痛得那样不明不白,让我拼命检讨自己,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哪里不好?纪远,你对我,就是这样爱吗?你甚至,都没有给过我机会抗争过。

纪远一句话,却拉回了小慈的思绪:小慈,我要你,你是我的。我会争取你。

小慈笑着流泪:可是纪远,你知道吗?我,已经不是当初的小慈了。我们都回不去从前了。

于是,纪远来了,来到小慈所在的城市。

多么混乱而漫长的一段时光!哪边都是矛盾,哪边都是问题。昏乱的小慈不知道怎样熬过的那一段时间。每个人都在逼她选择,每个人都有不可抗拒的理由,有时候小慈就会想,走吧,这些人,这些事,她统统都不要了 ……

可是,她还没来得及离开,纪远就撑不住了:小慈,怎么办?我父亲让我气得住院了,我母亲天天哭,他们都不许我和你在一起,小慈,我该怎么办?

当他这样问出的时候,小慈知道,一切,不过又得重演一遍罢了。他是冷定睿智的男子,会权衡得与失,会分清大和小。果然,他回去了,去做那个成功孝顺的儿子,只留下小慈和一摊无法收拾的局面。

长大了的小慈,还是没有学会保护自己。她只有再次离开,离开了那座曾经让她以为会终老的城市,离开了那座,她打出的第一个电话的城市 ……

夏阳说:小慈,你要知道,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和我一起。

小慈无言以对,仍然只能沉默:夏阳,对不起。你就像一个孩子,有很多东西没法向你说,可是你要知道,你对我,我对他,都是命定的缘分吧?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要怎样来解释。可是夏阳,生活还在继续,我不知道要怎样办,可是,我必须走下去,一直走下去,走到命运给我一个答案。

终于,小慈又要走了,去到一个更远的地方。她想再一次把自己封闭起来,让自己能在远离大海的地方有一次重生。可是临走的车站,却多了一个行囊:小慈,我和你一起。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我会保护你。无论怎样,你还有我。

是夏阳。傻傻的夏阳,笨笨的夏阳,会想尽办法逗她开心的夏阳。

小慈哭了,又笑了:就这样吧!和一个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会幸福吧?

会幸福吧?

我拿流年,乱了浮生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