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是想她了

多年后的今天,我还是那么在意她。

去年暑假,我从人人上看到她好像又长高了,显得比原来细长了许多,头发也留长了,在长白山山顶的风里飘,她还换了副走潮流的黑色宽镜框眼镜,估摸着镜片度数也跟着加深了一两百。

有的人天生鼻子眼儿长得就给眼镜留出了地方,于是戴上眼镜就变得完满了许多好看了许多,但我不觉得她是这种类型。我没见过她不戴眼镜的样子,也就是说她很早就离不开这个物件了,但貌似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鼻子眼儿就像个脾气不好的钉子户一样,一直没给眼镜腾出足够的地儿,总之就是不好看。

后来她再没传过照片,我也没问她要过照片,所以也不知道现在她内鼻子眼儿给眼镜腾地儿腾得怎么样了。

于是你就知道我有多在意她了,要搁别的任何一个谁,我才懒得记住他或者她半年前干了个什么,在什么样的一个石头前摆了个什么样的pose拍了张什么风格的照片,在什么样的时间段上传到了人人网,一分钟后下面的评论都有谁都是什么,半小时后下面的评论都有谁都是什么,半年后,下面的评论又都有谁都是什么。。当然再往后就没意义再注意这了,因为不会再有人来评论了。

好多人都给她留了言唯独我没留。其实我想留来着,特想给她留,随便说点啥么,只要能跟她说会儿话我就高兴,我这样想着。然而,妈的,总是这样,当我打出一个句子后,我不能立马就发布,我可得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着,仔仔细细揣摩揣摩我所表达的意思传达到她那里会不会变味儿,内容够不够深刻,搞不搞笑,能不能体现我的个人特点,话题能不能展开,她能从几个方面分别回复我什么。结果想了半天,发现馁个条件貌似都满足不了,于是叹口气嘟哝一声“唉,这样回没意思”然后就死按着退格键按了几秒挨个儿把那些字都删了。再然后就只见我颓废的趴在键盘上,滚动着鼠标的中轮反复看着大家的回复寻找着灵感,反复几次,累得不行,承认了自己资质不济,关上了电脑,终究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你可以说我喜欢她,但我嘴上绝不会承认。我总觉得我喜欢上的,起码应该是个漂亮的,性感的,因为我总觉得自己的审美还行,我不应该喜欢她喜欢成那样。然而,当一些想法真真切切的印在脑子里,我不得不开始怀疑,我的审美可能并没我想象的那样好,不过,我嘴上还是绝不会承认的。

不过有一点我得承认,我真的是想她了。

我仰躺在床上,再次拿起手机,高举着,翻到她的号儿,编好了一条短信,大拇指肚摸着发送键,但没按下去,摸了一阵,最后还是嘟哝一句“没意思”,然后又删了。

特别怀念那些年,跟她聊天聊得无比顺畅无比投机的日子。我就奇了怪了,那阵儿我都跟她说些什么啊?那阵儿我怎么就那么有词儿那么幽默那么深刻呢?我特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啊?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