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现在我梦里的男孩是谁

  那个出现在我梦里的男孩是谁,他可以单手举起一辆摩托车。

  “妹妹我们是要去外婆家吧,我想睡一会,一会到了你再告诉我。”我低着头眯着眼睛摇摇晃晃的说。“怎么还没到,这条路那么长,骑车的那个人会不会是走错了。”我小声嘀咕着。

  我极力的想抬起头,想看看在我面前的司机的脸,可是我看到的只是一个冰冷的背影,车还在狭小的乡间小路上行使着,在凌冽的寒风中。

  我惯性的裹紧了穿在身上的唯一有点温度御寒的棉衣,虽然口袋已经破了好几个洞,我想那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罢了。因为家人时常不在家,所以每次放寒暑假我们也都习惯了要去一趟外婆家,那个同样是在偏远山区的至少有点温暖的家。兴许是太困了,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们去旁边的游乐场玩一次吧,听说刚刚开业不久,而且我也没有坐过过山车,如果你怕了就不要去坐,等我们一会就好。”无语。

  过山车要启动了,慢慢的加速了,本来没有什么精神,我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就要飞出去了,我死死地拽着椅子上的扶手,身体不断的倾斜着,我始终不敢睁开眼睛,“我讨厌坐那么激烈的车”。我仿佛听到了别人的呼喊声,我还是不敢出声,直到车速减慢,渐渐的停了下来。

  我费劲的撑起眼皮,找不到妹妹的踪影,一切竟是如此的陌生。我大声呼唤着妹妹的名字,可是没有回音,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是吗?又要这样将我丢下,像小时候一样。”

  独自徘徊踱步来到一个山洞前,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往里走,我已经不知道我到底在找什么了,仿佛一切已经不再重要,从前是,现在也是,就这样丢下了我,就这样让我措手不及,我累了,真的累了。

  在转角处我看到了妹妹,她正在笑嘻嘻的和刚刚载我们的哪位司机聊天,我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她看到我了脸上的表情离开变得严肃起来,我瞟了一眼哪位男司机,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我还是未能记住他的容貌,两只眼睛像是灌了铅一样沉重。依稀听到他说“那我就先告辞了,我和我的伙伴们还有事。”说完他好像在向我招了一下手,单手把卡在沟里的摩托车举起来,然后随着夕阳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我猛的睁开眼,我看到妹妹一脸着急的看着我,比刚刚温柔了许多,眼睛好像有点肿。“睡醒了啊”我慌忙的站起身,原来刚刚是在妹妹的怀里睡着了,多尴尬,我一向不习惯被人看起来柔弱。面向着黄昏,夕阳霎时间映红了脸。

  “那个人怎么那么没有责任心啊,明明说好了要送我们去外婆家的。”我开始不依不恼的埋怨,妹妹倒也不是生气,反而比之前要轻松多了,没有了刚刚紧张而又害怕的表情。

  “这是哪儿,哪儿……”

  “咦?怎么还是在原来的地方?”

  “姐姐你说什么呀,你刚刚突然就晕倒在路上了,是有个人将你送回来的,都快吓死我了,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什么,我身体一向好好的,怎么可能会……”突然我摸到了口袋里有张皱巴巴的纸,是我之前去超市买东西的发票,还有一张是医院的发票,好像背后多了一行字。

  “我无法视而不见,请你要好好爱惜自己,好好活着。”——zhangdong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1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