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花开了就相爱

(上篇)

他说:我喜欢这样的爱情,在阳历十月的某个傍晚,和爱着的人一起领着夕阳回家。

一起坐在屋角的地板上啃黄瓜,看牧童一担一担挑回黄昏,听窗外知了雀跃的鸣叫。

待到天凉时关上窗子,用爱织一床温暖的被子,读很多喜欢的书,过着幸福的日子。

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唐.元稹《菊花》。

不知为什么,每当想起你,心,就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那清幽素雅的菊花,不浓烈,不俗艳,洗尽铅华,淡然傲霜。

一直固执的以为,那种凭借网络隔空交流而衍生出来的男女情感,一定是虚幻的、飘渺的。但,这人世间的情感,就是这么的让人难以琢磨、难以解释。当我们再次邂逅相逢,当我们再度重新牵手,当我们拨开那最后一层模糊雾霭,真诚袒露彼此心底间那隐秘暗开的心花时,我终于相信,今生男女间的那种深深吸引和眷恋,一定会是那前世里遗留下来的宿命之缘。

台湾诗人痖弦说:美丽的女性,应娴静、典雅,有格调、有修养,浑身透着灵气、雅气和文气。感觉,网络中的你,就是如此这般模样。

你,文如菊之淡雅,甘馨若怡散发着幽芳;你,人如玉之清润,志行高洁剔透泛流霞。你,宛若拂去尘埃之溪水,涓涓流淌,淡然宁静;你,宛如沐浴朝露之花蕊,清丽脱俗,静谧绽香。自从遇见了你,我淡然渐冷的心,似乎开始在慢慢地苏醒。因为,每当想起了你,我心,就会莫名地滋生出一股想要呵护、疼惜你的——暖来。

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你。喜欢你的轻肌弱骨,喜欢你的干净纯粹;喜欢你淡淡的女人香,喜欢上你幽幽的——小资味儿。我不知,这种深深的吸引,是一种感情上的依附,还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我只知,愉悦时,我的笑会灿烂;吵架时,我的心会受伤;你,虽然不在我的真实生活里,但,你的影子,却已深深扎根于——我的心房中。

有人说,网情,你说它简单,它就简单。简单到手指轻弹,也许,就是相见恨晚,也许,就是曲终人散;你说它复杂,它就复杂。复杂到虽明知虚拟飘渺,却仍会痴迷沉湎,却仍会魂绕梦牵。

一直自信的认为,随着年纪的增长、生活的安稳、激情的减退,自己的余生,恐怕不会再对哪个异性怦然心动、心绪纷飞。因为我知道,网情这无果之花,哪怕彼此真情实感,哪怕彼此心心相印,却大都难逃以欢乐始、以痛苦终的命运结局。可我,却还是如那情愿扑火的飞蛾般,深陷于对你的那份熊熊燃烧的痴迷爱恋中。

快乐,其实就在于对某种美好的期待与追求。虽然,没有过语音,没有过视频,更没有电话中的传音缠绵,但我们,却谁都不愿去打破这纯净甜蜜的旖旎虚幻。因为,它流淌着的虽是激情,滋润着的却是心田。你说,只想这样远远地把我观望,只想这样静静地,喜欢着自己的喜欢。我说,风飘众花香,独恋菊之芳。落笔诉痴情,天涯远相望......

而我,一直就喜欢这样的爱情,在阳历十月的某个傍晚,和爱着的人一起领着夕阳回家。一起坐在屋角的地板上啃黄瓜,一起看牧童一担一担挑回黄昏,一起听窗外知了雀跃的鸣叫。——待到天凉时,就关上窗子,用爱织一床温暖的被子,我们读很多喜欢的书,我们,过着幸福的日子。

深秋,菊花盛开的时节,百花,皆凋零在这十月菊黄里。在这秋深霜浓的季节里,我心,却隐藏着一种热切的盼望。

因为你说过:等着我,等着我,等到那深秋的菊花盛开之时,我们就好好地,——相爱一场。 ——2012.10.5

(下篇)

她说:当爱神来临,我会在我们相爱的世界里,种植玫瑰,种植百合,

种植相思红豆,种植一切和美丽与幸福相关联的花卉。让熏风送拂,

让那些花沉浸在蜜香的山岚中,沉醉地跃下枝头,落英如雨,漫天飞卷。

接到你这封邮件的时候,我这里正是北方的十月天。从微雨过后的城郊回到我居住的光明小区,在灯火阑珊处,我看到花圃里那些紫色雏菊还没有睡去……刚刚傍晚六时许,夜,就提前到来了。

这一天的黄昏,似乎与平时没什么不同,只是一场小雨刚过,空气里多了些许清新的味道。我在一条没有人路过的街道上行走,远处是大片大片玉米的青稞堆砌成的浓重秋色;近处是一些低矮的三角枫花丛,树尖处,已微微呈现出霜打后的酱红色。树冠下,是依然翠绿的草坪。草丛里,几只不知名的短翅昆虫在“悉悉索索”地寻觅食物,各自为疆,互不打扰。

这是我喜欢的平和的生活况景,没有纷争,远离猜疑,可以自由地吐纳呼吸,而不用顾及尘世的虚伪和做作。

就是这样一个黄昏,我从室外回来,披了一身的月色和星光,打开房门,家里依然是我一个人的清疏世界。习惯了先去打开电脑,然后去厨房点燃灶火,而后,坐在电脑前,等一壶冷水渐渐升温,渐渐沸腾,这也是我一个人的清寂生活。——我喜欢这样等待的过程,像等待一朵花开,像等待一场夜雨的降临,甚至像等待一种情欲的缓慢韵开。亦如和你的初相遇、初相恋,和我们一直默默等待的这个秋天。

我喜欢听一切正在前进着的声音,比如水温逐渐升高的沸腾声,一丝丝,一阵阵,是某一种生命、某一种情感被唤醒,被点燃,被炙烤的过程,这过程是自然的,是欣喜的,亦是疼痛的,我喜欢这种感觉,并且愿意将这种感觉一直延伸下去。

给自己沏茶,用透明的玻璃茶具过滤,用小而精致的白瓷杯子盛茶,小口细品,看浅藕色的菊花茶在透明茶碗里缓慢舒展,静然开放。有人说,茶是最懂得涅槃的植物,看似沉默,颓糜,却会被沸水重新点燃,每一个毛孔都是新鲜的,律动的,渴望的,没有遮掩的。

月桂低檐,薄妆懒卸,我很小资地为我们的故事埋下伏笔。记得你曾说过,你喜欢我的小资,你说这些情调不矫情,不虚荣,终是因为有一些女人的小资是在繁华世界里沉淀下来的慵懒和温润,是一种滤过了枯燥生活之后的将养和善待。今夜,我仍然带着浅浅笑意在我的空间里查收朋友们的一个个问候,一条条留言,一封封邮件。我知道,我是怀着一种虔诚或者喜悦的心情来阅读的。而当我打开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看到了你的名字,以及这些洋洋洒洒的文字。

这些文字是有灵魂的,隔离了时空,远路而来,有着雏菊的清香味道。你似乎隐喻了自己的个性,书写的很唯美,很安静,然而我还是在每一个字符里都读懂了你。就像读懂了秋日旷野里的一株株白杨树,高大,挺硕,自然,还有着些微的野性。就像读懂了某种植物的根系,虽盘根错节,无限延伸,每一丝每一缕无羁地纵横在土地深处,而汲取的所有营养却都供养着主干脉,回归本质。我欣赏这种野性,这野性,是一个生命在陌陌红尘中的自醒和尊严;这野性,是一颗灵魂在繁华俗世里的站立和不阿;这野性,是一种阳光下的率性疯跑,是暴雨击打后的精神抖擞,是一种韧性,和,修为。

喜欢你,这喜欢,是从何时开始,又是在何时生长,我从未得知。我只是知道,我一直在跟随着你的文字,跟随着你的灵魂,甚至跟随着你的喜怒哀乐。我只是知道,你一直在意着我的去与留,感受着我的悲与欢,聆听着我的脉脉柔情。我们只是知道,那一日的夜晚,你我在这份感情到来之时,双方都沉默了许久,少顷,我们都伸开手臂,拥抱了彼此。

喜欢你,喜欢野性的你,就像每个女人都喜欢男人骨子里的那一点强势一样,虽然她们会懒于承认,然而在爱的国度里,女人都渴望被喜欢的人去征服,去宠爱。《上海往事》中,胡兰成对张爱玲说:你是花来衫里,影落池中,纵使亲近,也不沾染,你是来得去得。而张爱玲却说:有一种爱,像丝绵沾了胭脂,渗得一塌糊涂。终是,他看她是极致女子,甘愿伏身在地上,做一湾清浅的小溪,涓涓为她而流;她看他是无限爱意,甘愿将自己的一颗心低到尘埃里去。却原来,所有的爱情都是既美好又悲凉,但明明知道悲凉,这爱情,却依然是我们所知道的,尘世间,最美好的事。

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她是可以和他的文字热恋的。是,在这样一个秋日的黄昏,我阅读着你的文字,和每一个文字肌肤相亲、屏息缠绵。我想,我是爱你的,你信里的每一字,用爱着的心思细细地看进去,就会看到你微黑的发肤,略带邪恶的笑颜,或者短硬有质感的发鬓。我想,我是爱你的,我轻轻地触摸,发现每一个字都是滚烫的,是100度的沸点,这些字,足可以点燃整个秋天,足可以引诱所有花开。这些字,一个个的记在我的脑海里,竟然用了我一夜的时光,节省了我一夜的睡眠。

凌晨时分,推开玻璃窗,我看见黎明的曙光一点点爬上窗格,看见那些秋菊在晨风里静静舒放,其光明亮,其香氤氲。忽然想着远方的你,也一定会按时醒来,会浅浅微笑,会开心地打理生活......而我,就是你的等爱天使,你明媚的微笑和灿烂笑容就是我每分每秒的呼吸。——当爱神来临,我会在我们相爱的世界里,种植玫瑰,种植百合,种植相思红豆,种植一切和美丽与幸福相关联的花卉。让熏风送拂,让那些花沉浸在蜜香的山岚中,沉醉地跃下枝头,落英如雨,漫天飞卷。

十月,秋天到了。菊花开了,情浓了,心疼了。

我们,——相爱吧。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