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散落的白玉兰

她始终想不明白到底爱他什么。他,高,瘦,目光深沉。没有清澈的眼神,也没有明朗的笑容。后来她无数次想着这个问题时,都只能对着路口那棵挺拔的白玉兰,微笑着说,哎,青春。

那年,她十八岁,暑假,跟着朋友去另一个城市做兼职,而他留在学校。工作之余,她在网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直到有一天,他发来信息:我喜欢你,你愿意以后跟着我吗?你愿意吗,你愿意吗,她慌乱的把目光投向朋友,朋友却指着她的心。愿意吗,她问自己,脑海里却浮现了有关于他的一幕幕。

那天,他在图书馆找书,或许是女孩天生敏感的直觉,她一回头,便看见了他。和他目光相接的那几秒钟,却似乎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时间空间似乎都不存在,安静得仿佛可以听得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她终于缓过神来,挤出一个笑容,踉踉跄跄的走了。心慌意乱的她走下来时,由于踩空楼梯,差点摔下来。事后她想,这算不算是“落荒而逃”呢,可为什么?后来,老师说,当你看见喜欢的人是会心悸。那么,那时的我是心悸吗,她想。

她还记得,当他向比自己小四岁的简单女孩吐槽时,她仰着头坏笑着看他,手却不安分的轻拍他的头,心却不自觉地变得柔软。她还记得,和他在马路上走,他突然间的停下来,走到她的左边,一边把她挤到路边,一边说她这么走路太不安全。那是除了姐姐以外第一次有人帮她挡住身旁来来往往的车流。

她呆呆地看着那棵白玉兰,然后在睡觉前开始了她的初恋。“我恋爱了。”她对自己说。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鸟,不停地唱呀跳呀。其实,她是真想跑出去喝杯酒,唱首歌。

此后,便是漫长的一个月的异地恋,她也第一次尝到了相思的味道。“一处相思,两地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字字敲打在她的心上。她开始期待晚上,到了晚上便可以听到他的声音了。他的话很多,一点也不像大家认识的沉默寡言的他。后来她回忆时,许多画面被直接过滤,剩下电话的另一端他的声音,还有那棵挺拔的白玉兰。

很多时候,尽管被思念煎熬着,她也很少打他的电话。“他在做什么,会不会打扰到他,怎么可以这么烦人”“可是很想他呀”“可是···”脑袋里的两个小人每天都在上演着这一幕,有时吵得她心烦意乱,叹一句声“我是不是变了,未曾有过的纠结啊”。她看了看镜子,除了因为天气热多张了几颗痘痘,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便懊恼的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上古旧的电风扇发呆。

终于有一天,她小心翼翼的给他发了条短信“就这么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可好?”和你一起看路过的风景,即使平平淡淡,也携手一生,白发苍苍之时也和你牵手去看美丽的夕阳,柔和的阳光把我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等待的时候总是觉得时间好漫长,她从为自己的冒失后悔到心灰意冷,他终于回了一句“我不敢承诺,但一定会好好对你的”她的心还是雀跃了好一会。然而,那时的她并不知道,男人为了推脱常会说自己给不了承诺,而一定会对你好几乎是出自本能的回答。

终于要开学了,她回到了学校,回到他的身边。“要做师姐了。”她感叹,可是他笑,“但我的女孩还没长大。”她笑着把头往他胸膛一靠,空气中,她似乎闻到幸福的味道,淡淡的,却如此怡人。

日子不紧不慢平淡平淡的过着,然而有了他,似乎又有点不一样了。有时上课想着他,便给他发短信,问他在哪里上课,然后得知自己在他对面的上一层楼,兴奋的告诉他。他回了句“然后呢”,对呀,然后呢?心里忍不住有小小的失落感。“然后呢,如果你走出来,我就可以在走廊偷偷地看你,朝你笑。”她在心里说。但她在走廊上没有见过他,一次也没有。

虽然她很多时候都是大大咧咧的,偶尔也会使小性子,在她转身走得时候,其实她心里想想着,只要他回头牵她,一定乖乖的跟他走。但很多时候,他都没有回头。她便有一点点生气了,但是睡了一觉,还是笑着走向他,牵他的手。

她喜欢静静的看着他,对她来说,可以呆在自己爱的人身边看着他本身就是件很快乐的事情。于是,忙完各种事情,很宅的她破天荒的不回宿舍宅,跑去找他,就为了看他几眼,却乐不知疲。

其实,她真是个需求很少的孩子,几滴雨水,几缕阳光,便可以快乐的成长。后来他们出问题的时候,他问“为什么你对我的要求那么少?”她呆住了。后来,有人说,一个人若是需求太少,便容易理所当然的被遗忘。

那个月明星稀的晚上,踏着星光,和随风飘落的一片树叶,他们的爱情走到了尽头,他的肩膀终究没能承载她的泪水。

月亮和灯,把影子迭放在一起,终于,早晨准确的目光,他们恢复了距离。

生完气,她也就平静了,习惯了没有他的每一个日子。闲下来的时候,偶尔会去他的主页呆一会儿,就好像在他的身边坐了坐,看他为什么段子笑了,又赞了哪部新电影,又在为什么事发牢骚。

日子便淡了下来,像晚风吹来的玉兰花香。她仰着头,看着树枝散落的白玉兰,在最美的夕阳里,淡淡的笑了。

白玉兰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