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的香水

国际名牌货样样不缺,还有雕花琢玉琉璃瓶的本地产品,一次在百货公司见到,抚摸那瓶身设计,还真爱不释手。

十里洋场,繁华之都,不乏浓烈香水气味。

细雨缠绵的周末夜晚,耶诞灯火还在法国梧桐树稍披星戴月,外滩如常车水马龙,新天地充满朝圣时髦男女,巨鹿路幽暗小咖啡馆里的男人们高谈阔论,茂名南路沙发酒吧的恋人耳鬓厮磨,衡山路老外偕同长发东方女子踏水过街……不变的是,铜板坠落地面的清脆声音,比起北风斜雨落叶,大家耳朵都极度灵敏。

上海的香水,是金钱的气味。

昨日,和到上海发展的重庆姑娘吃饭,她说:「我有个想法,不如我们合作一本书吧。」

「什么书呢?」

「就是一张图配一句话,妳画画,我写字,妳若画一个门,我就写一行话,比如,为什么上海酒吧的门总是让人用力去拉开,而不是轻松推入,就像一种拒绝的姿态,只欢迎自己人。」

我听了笑,关于门的拒绝姿态和形容词,可不是我五分钟前才对她说的近日对上海的观察心得吗?这么快就引用啦。

「亲爱的,妳忘了我是写文案的吗?」我微笑拒绝:「妳该去找个不擅长写文字、画插画的一起合作。」她立刻笑了,说:「也对,我就知道这行不通,忘了妳文字写得好。」

她其实没忘,她是我读者,某年在上海买过我一本盗版的小说,很爱,后来担任女性杂志社编辑跟我邀稿,也顺便推销她写的小说,是否可帮她介绍出版社,我看过她的文字,还可以,但内容八股点,两次碰面,人很爽直可爱,只是感觉急功近利。

上海的香水

江苏姑娘是个打扮时尚、五官秀气的纤瘦女孩,做的是红酒生意,两句中文有一句半是英文词组,反倒和她对话的老外对她讲中文,她回答英文,很奇异的风景。

我说:「妳不需要跟我和那些会说中文的老外讲英文吧?那些老外来中国,就应该练习中文,就像我们去国外,也要努力练习当地语言。」

江苏姑娘想了想,说:「对。」我想她是因为纽西兰前男友的影响,谈到她和他分手半年,豆大眼泪差点盈眶而出,可是讨论起红酒价格,却脉络清晰。

小刘是台湾人,做广告的,喜欢村上春树,我们夏天认识,今年冬日在上海厮混酒吧,他说2010年春天可能要搬到北京,因为案子多,又小小舍不得上海。

我问:「在上海做广告和北京有什么不同?」

他说了一堆两个城市广告类型风貌,显然还是觉得上海国际客户多,概念好,只是北京可接到许多大陆国营案子,虽不有趣,简略说,钱多。

我想,上海的香水,真的充满金钱味道。

不只小刘、老张、钱宁或美美、莎莉,台湾来的或大陆各地来的人,当我们散步在美丽的法国老梧桐树下的街道,经过无数欧洲花园洋房的法租界美丽景观,大家都喜欢这景致,而,聊了半天,言语中从来不会缺乏:「哪里有钱,哪里干活。」

我从不否认金钱重要性,而这瓶太浓烈的上海香水味,小小呛了我的鼻。

这一瞬间,我突然觉得那夜去看画展认识、卖红酒的江苏姑娘,讲到爱情时,眼中差点掉出泪水,傻得很,也可爱极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3371.html

【上海的香水】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