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伴侶

和姐妹们盛装出席去看《欲望城市》第二部,老实说,难看死了,简直像是阿布达比的旅游宣传片,可是如果有第三部,我肯定还是会和姊妹们在首映当天排除万难冲进电影院,说句老梗的话,毕竟我们都是看《欲望城市》长大的。
我第一次在HBO上看到这部影集时,是二十出头,而如今我都快三十了。时间能改变很多事,凯莉她们老了,而我们也老了,唯一始终如一的,是我认识的所有异性恋男人全都有志一同的厌恶着这部影集,他们觉得,欲望城市教坏了女人,让女人变得虚荣、挑剔、毒舌,像广东话说的,「奄尖」。
我得不甘不愿的承认,成天只想穿着Dior 在各大晚宴喝喝鸡尾酒确实是不切实际的行为,可是除此之外,这部影集对我是有正面的教育意义的。
它改变了我对所谓的「完美伴侣」的印象。

小时候认定的完美情侣,是郎才女貌、王子与公主,两人摆在一起画面美丽合谐,就像米其林主厨的甜点作品,不仅讲究口感,连配色都要求精准无误。
像夏绿蒂和他的前夫崔,是标准的帅哥配美女,充满艺术气息的画廊经纪人,与名字落落长中间还有超多音节号的英国苏格兰后裔。
又或者凯莉和她的前男友艾登,辛辣时尚的两性作家,与充满美式阳光风格的家俱设计师。

完美伴侶

尤其是艾登,号称是《欲望城市》里最完美的好男人,除了拥有外貌和金钱,还具备坦承、专情、包容、居家、幽默、爱动物爱小孩等等无懈可击的优点,简直是九成九男性此生都望尘莫及的圣母峰高标。
于是,当影集里演到凯莉出轨背叛艾登时,我身边所有男人都露出那种「你们女人老嚷嚷着要好男人,但还不是不珍惜」的批判眼神。
这就是女人的问题。我们都想要被爱、都害怕受伤害,所以总是拼命的在寻找「好」男人,希望对方有道德有良心,不会欺负或辜负我们。
可是,谁说好男人,就是适合我们的人?

更何况,世上哪来那么多的烂男人呢?

以专情与否来当做判断一段感情值不值得继续,老实说,我觉得很浮面。
事实上,出轨并不一定会毁灭一段感情,看看周遭有多少女人容忍着自己另一半不专情就知道了,虽然,我们总以为她们很傻,有时候我们骂她们笨,有时候我们鼓励她们勇敢离开,可是,如果她们选择留下来,难道,那就不算勇敢?
我说的留下来,不是只为赌一口气「看你能劈到什么时候」的留下来,不是愚蠢欺骗自己「都是外面女人勾引他」的留下来,而是全盘算计过后,觉得对方「除了不专情,还有很多优点」的留下来。
如果每个人都有一张评分表,那么,专情只是其中一个项目,甚至重要性还大大弱于其它项目。
我在意男人有没有口德,即使他变成了ex,我还是在意他会不会在外头乱说话。
我在意男人幽不幽默,即使他变成了ex,偶尔谈心聊天时他还是能令我快乐发 笑。
我甚至在意男人的性能力,即使他变成了ex,也难保不会在偶尔寂寞时的「资源回收」。

可是专情,只在我俩相爱时有意义。
当我爱着他而他对我很专情,那是文艺喜剧片,浪漫优美柔焦还有粉红色泡泡,当我不爱他而他依旧对我很专情?
对不起,那像极了死缠烂打的背后灵恐怖片,不仅一点都不美,还很恶心。

多年前曾有个朋友A小姐总默默容忍男友四处劈腿,而我确实也像个所谓的大女人,拼命鼓吹她离开那个烂男人。
可是当多年过去而他们还在一起,而我也长年见识他们的相处模式后,却忍不住觉得,他们是相配的。
A小姐乃是血液里淌着琼瑶因子的鸳鸯蝴蝶派少女,当她在公司受了委曲、面临下班时乌烟瘴气的车潮而感觉寂寞时,她会send 出这种简讯给对方:「人生在世,雈苻遍地,幸而有你,我愿意继续呼吸。」
人家国文造诣好,我不是忌妒,而是觉得这也瞎到爆炸,不就是「我心情不好,你要不要陪我吃晚餐」的意思吗,何必搞到要搬康熙字典?
可那男人在专情项目上或许拿了丁等,国文项目上却绝对是优等成绩,传回来的简讯是「愿你天地静好,岁月无惊,我继续呼吸,只为了做你存在的意义」。

我其实并不了解硬要用民初时期的文艺口吻传简讯到底是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种鸳鸯蝴蝶派的调情究竟有什么吸引,我唯一知道的是,要在台湾找到一个能完美回复这种简讯的男人,绝对不会比找一个专情的男人容易。
最近新闻媒体不断报导某些艺人的感情状态,逼迫她们面对伴侣不忠的事实,然后嘲弄她们不愿面对的驼鸟心态。

有些人痛骂男方贱、有些人觉得女方傻,但就是没有人愿意承认,也许人家有自己维持感情的平衡法则,也许人家是甘之如饴的,甚至,也许人家不是不觉得幸福的—她的伴侣,虽是个因为「疑似劈腿」而不断上报的男人,却也是世上唯一一个能触碰到她心底最柔软的那一块的男人,不管是像我的朋友A小姐那样的民初文艺风调情,或者其它不为人知、而也不必让人知道的其它方法,总之,她在那男人身上找到了旁人找不到的好,而那就是她们之所以变成一对的理由不是吗?
就算有些时候她有不为人知的苦,她第一没有鬼哭神号要大家「评评理」、二没有哭闹上吊闹得社会鸡犬不宁,她喜欢、她甘愿,关我们外人什么事,老要指点人家「什么才叫真幸福」的我们,难不成真有把握自己过得比人家快活?

完美的伴侣的组成,经常,是来自两个不怎么完美的人。
就像《欲望城市》里的史帝夫,他没有才华也没有财华、胸无大志、一派乐天、没有主见、还动不动流眼泪,可是,他就是那个唯一能容忍米兰达的坏脾气、并且用他有点天兵又有点迟钝的温柔,弃而不舍的卢到米兰达不得不投降的人。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你不要吗?
我要。
即使他不完美,反正我也不完美,
只要我们在一起很快乐,那就够完美了。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42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