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陪你停留一会儿

或许,我要停下写字了。
杜拉斯说,写作是自杀,是包围在身边的无尽的黑暗。
当我发现,它不能真正救赎我的时候,我就要停止无谓的两手空空的奔跑。
彼岸花开,自恋和自毁终难囚渡。

你呢?亲爱的,在黑暗中你陪了我很久,是不是也累了?
一句承诺,我等了很久,却无法实现;有一些话,在我心中藏匿很久,也没有表露。
当生命中那些最为娇艳的花儿次第凋零,不甘与绝望被埋在土地里。
真正流泪的人,泪水从来不在脸上,相信它们清澈恣意地飞在相守的苍凉的黑暗中。

相爱的人并不是都会在一起,宿命注定我们的结局。
只不过,我们不愿面对彼此过客而已。那么,让我最后陪你,在这寒冷的冬季。

其实,我的心早已没有四季,
如长青的向日葵匍匐在地,瘦骨嶙峋,等待要来的风雪,将心事掩埋,空留一片清冷的黑暗。
独月当空,将满身的爱情归为沉默,也似乎只有沉默最为恰当。
我听见内心的岩浆奔突汹涌,需闭上眼睛,久久才能平息。

在永无止境的迁徙中,我灵魂的伤口继续暴露出来,
你目睹它的美丽,绝望疼痛,晒在潮湿的阳光下,我们对视无语。

我们只能这样了。
冬风遗落了云朵,晚霞抛弃了山岚。前生的醉与暖,爱与恨,此生的聚与散,
都将在最后的时光里打上永恒的记忆。

此时,这个大东北的深夜,我光着脚丫趴在地板上写字。
感觉窗外的风毕毕剥剥如燃烧的火,似乎也听到遥远的冰河冻裂的脆响。
听得最真切的,是节日里此起彼伏的鞭炮声。
日子多像一场自由地放逐,完整着,破碎着,圆满着。

我和我的世界在交谈,彼此相拥取暖。那些记述着恒久的故事的字,在纸上渐渐隆起,
在长高,长成一树一树的繁花,繁衍成蝴蝶,飞向遥远的你。
让你看见,忧郁的荒野里,那一截耀眼的时光是我,仍旧端庄灿烂的女子。
我和你,就是这样的距离,不远不近,看着彼此。

春天快来了吧,我们各自的春天。
晴朗的天空下,我再停留一会儿,为你。
然后,没有结局,是我们最好的结局。

再陪你停留一会儿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54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