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火,让我的爱情灰飞烟灭

我和玮的相恋始自初中,那时,玮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女生们心中的偶像:他炯炯有神的眼睛,挺直的鼻子,略黑的皮肤,有点象走红的青春偶像古天乐。虽然有许多小女生追他,可玮却选择了我,其实我也不错: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樱桃小口,班上的学生有时开玩笑地叫我“小周迅”。

玮选择了我,惹起了许多女生的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我在她们的嫉恨中骄傲地与玮来往着,但是自初中毕业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一别就是七年。

再见玮时,他更加英气逼人了。而我从他目不转睛看我的眼神也知道我出落得更漂亮了。他想和数年不见的我重续前缘,我默许了。但我们的交往却遭到了我家人的坚决反对:他家那么穷,你嫁给他找罪受呀?你又没干过农活,跟着当农民的他,你能受得了那份苦和累?!

父母劝,兄妹劝,每日对我大搞“车轮战”,整日听得我晕头转向。那天,当全家人又一次苦口婆心地劝我时,我说:“我们将来可以做生意呀,不一定非得当个只会下苦力干活的农民。”他们说:“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做生意是说说就能做得成的?!万一做不成怎么办啊?你还是趁早和他断了吧?”我却决心要把这段青梅竹马的爱情进行到底,就拿出大无畏的精神说:“你们都别说了!我就是要嫁给他!”父母一听,气急败坏地说:“那好,你要真打算嫁给他,我们就与你一刀两断,从此只当没你这个女儿!”

没有就没有吧!我要证明给他们看,我和玮的爱情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不是有句话说: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吗?我相信,我们的贫困是暂时的,只要我和玮好好努力,我们的未来就会光明灿烂。

玮见我不屈从家人的劝告,无限感慨和深情地对我说:“我这一生一世,一定要对你好!决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有了玮这句承诺,我更坚定了与玮结合的心,完全不顾家人的冷眼,继续与玮明来暗往着。

那天,是我的大喜之日,婚礼上,看着熙来攘往的人,我的心中却极度失落: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啊!我的家人却一个也不见影踪!极力反对我们婚事的他们,谁也不愿来参加我的婚礼!

婚后,我与玮就开始了夫唱妇随的生活。农村的杂活就是多,天天不是干这,就是干那。日子虽苦,可我的心依然是快乐的,我在心中憧憬着我和玮将来的幸福生活。

由于我以前没干过农活,所以干起来自然有点笨手笨脚,这引起了玮父母的不满,开始对玮抱怨我,玮也开玩笑地把二老的不满说给我听,让我好好干,做个让他们全家人趁心如意的好媳妇!

起初,玮并不在意父母的话,但当他们一遍遍地对他百般埋怨我时,他也渐渐对我发起了牢骚,说我干活从来就没有出过真劲儿,总是装装样子的!早知道我是这样一个懒惰的人,他说啥也不会娶我的!

在一家人对我的抱怨和冷眼中, 我对美好未来的期望渐渐冷却了。这时,我才想起我家人当初对我的规劝,想起他们苦苦劝阻我和玮的婚事,都是为我好,可是,事已至此,自己种下的苦果只有自己吞吃了。

不如意的我开始变得悒郁起来,玮的妈妈,那个原来很和蔼的女人,见我郁郁寡欢的样子,开始当着全家人的面责怪我:“你瞧你那苦瓜脸,仿佛谁欠你钱似的!一点也不喜俏!”

玮见他父母对我不满意,对我的态度也变了,不再是以往含情脉脉的样子,之前我曾对他说:“我不会干活,也不会做饭!”他无限温柔地说:“不会干活就不干嘛!我还怕干活累着你呢!至于不会做饭,有我和我妈呢,你不会做饭也饿不着你!”

现在呢? 他一看到他父母不满的脸色,一听到他们抱怨的话语,就在一边跟着责怪我,让本来就心中难过的我更加难过了!我稍有微词,他对我出口便骂,扬手便打。他父母看着他骂我打我,也只是装模作样地劝几句,并不上前把他拉开,我的身上开始有了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在我印象中的的玮原来是多么温和的一个男孩呀,几年没见,他竟变得这样残暴和陌生!

我觉得整日如处炼狱,回娘家诉说我在婆家所受的委屈时,他们说:“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当初我们好说歹说你都不听, 结婚是个大事呀,哪能让你试呢?可我们嘴都磨破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后悔了?!后悔也晚了!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以后不要再回来诉苦了!”

我成了风箱中的老鼠—--两头受气。但却只有隐忍不言。那段时间,成了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日子.我如此花容月貌,如此青春年少,我多么期望被爱如珍宝和百般呵护,可我却只能听凭世事的风吹雨打而独自在凄风苦雨中飘摇..."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心中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麦收时节到了,由于在小麦快成熟前下了一场雨,我们家的一块麦子就随风倒了,全贴在地上,熟透后无法用收割机收割,只得用那种最古老最原始的方式—用镰刀割。割了一天麦子后,我累得腰酸背痛,全身象散了架,手上也磨出了几个大血泡,可是我没有作声,怕他们一家人再对我说三道四。

次日下午,玮的父母先下地割麦子了,只有我和玮在家里,玮说:“走吧!快下地干活吧!别磨蹭了!就你整天拈轻怕重,怪不得我妈说你:手象鸡爪一样,哪里象是干活人的手?!”

我心中潜藏已久的怒火也爆发了:“我的手天生是这样的,碍着干活什么事了?你自己说,你们家哪一样活我少干了?!你看我的手,昨天割麦磨出了好几个血泡,我都没吭声,你还有什么不满意?!”

“你还敢和我顶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话音刚落,他就冲过来打我,并用手揪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我开始和他对打起来。我们越打越厉害。当他用手使劲掐我的脖子使得我几乎窒息时,我也恼了—他这样狠毒地对我,日子过下去还有什么意思?!我大声喊着:“这日子我不过了!离婚!”

“离婚!?你敢说和我离婚,离吧!离吧!看我不烧死你!”他目露凶光。

正好他身边有一瓶汽油,他就随手拿起来,往我身上泼,我害怕了,跑到床边去拿被子来挡,他手拿打火机冲了过来,只见脚上一道火光,红色的火焰就快速从我的脚向上蔓延,我惊恐万分,一边大叫“救命呀!救命呀!”一边用被子去扑火。他看着火在我腿上猛烈地烧着,开始有点良心发现,就帮我用被子去扑灭,一阵手忙脚乱后,火灭了,但我的左小腿已被烧得面目全非了,我只感到撕心裂肺地疼痛。

他看着我痛苦万分地样子,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咬牙切齿地叫道:“对不起也晚了, 我死了就算了!我要是不死,一定要和你离婚!”

我被送到医院,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三个月后,我才勉强可以下地走路,但腿却留下了成片的难看伤痕,并且时不时地发痒。每天,当我看到那条伤腿时,心里就有着无比的愤恨,我娘家人也气愤万分,要告他们“故意伤害罪”,他们一家人开始来说好话,央求不要告,玮也跪下来痛哭流涕地发誓:只要不离婚,以后一定要痛改前非,决不会再动我一指头!

我冷笑道:“你还是这句话!每次你打了我,你都把这句话再说一遍!你烦不烦哪?我还会相信你吗?不离婚,难道我还等着死在你们家?!”

最终,我和玮离婚了。悲伤万分的我,也离开了令我伤心至极的家乡而到异地打工。但是,那场火,却成了我心中最深和永不会痊愈的伤口,每当想起,都是心痛欲裂!如果说在那场火之前,我对玮还抱有幻想的话,那么,自从那场火后,我已彻底对他死了心,我的爱情,也随着那场火,灰飞烟灭了!

后记: 此为听来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虽不是我,但和我有密切的关系.完全真实的故事.真实得让我总想说服自己找出点什么来证明它的不真实.一个如花少女,一幕人间惨剧,一段破裂婚姻,一个心碎记忆...

每忆及此事,悲愤无语,唯可在静寂中听到心灵滴血的声音在无奈而无助地回响...这种心碎的感觉,正如文章开头那幅画上的几句:

我站在

地球的顶端

好象一个迷路的小孩

没有人告诉我

哪里是通往幸福的路线....

 

另记:有人说,爱情是美好的,为什么我看到的只是伤害?!有人说,婚姻是幸福的,为什么我所知的只有悲哀?!那种明明白白的伤害,让我一直无法释怀;那些真真切切的悲哀,让我总想假装它们不存在.我多么希望我只是空山幽谷中的一朵花,与清风明月为友,雨露阳光为伴,我不要,不要这尘世中的恨或爱,我只想,自歌自舞自开怀,寂寞地从绚烂开到衰败.虽然孤独,虽然无奈,也胜过红尘中让人不堪回首的悲哀...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siandian.com/rizhi/97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