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样年华1——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草样年华1 >
更多

第四章(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22

  第二天清晨,我极度兴奋地早早醒来,睁眼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手机,唯恐因为手机的关闭而接不到杂志社打来的电话,失去被录用的机会,此刻的时间是6点35分,天还没有亮。虽然人们一般不会在这么早打电话通知面试结果,但我担心杂志社的主任也怀有同我一样的心情,害怕失去我这么一个优秀的人才,我甚至认为主任会因为担心夜长梦多而无心睡眠,整夜守在电话机旁,准备随时拨通我的电话,他一次次按下重拨键,话筒中一次次传出一个女人“对不起,您拨叫的移动用户暂时没有开机,请您稍后再拨”的声音后,主任没有放弃,仍以平均每五分钟按一次重拨键的频率,拨打着我的电话,在我开机的这一瞬间,主任通过鍥而不舍地努力拨通了我的电话,终于如愿以偿。出于这样一种原因,我便早早打开手机。

  然而在我打开手机的那一刹那,并没有接到任何电话,只有手机显示荧在黑暗中散发出幽绿的微弱光芒,五分钟后,依然没有接到电话,直到中午十二点,我才接到今天的第一个电话,是周舟叫我下楼去吃饭,在此之前,我为了不错过接电话的机会,在大便的时候也将手机带在身上,它险些在我提裤子时跌入万丈深渊,如果手机在它落下的一瞬间突然响起的话,我也将因为痛苦而跟随它一同跳入深渊,这就叫做“痛不欲生”。

  我和周舟简单地吃过午饭,我像捧尊佛爷般将手机握在手中,小心翼翼地上楼,回到宿舍,虔诚地等待那个让我坐立不安的电话打来,然而,手机却迟迟不响。我居然怀疑起自己的手机是否出现毛病,于是,便用它拨打了宿舍电话,在宿舍电话刚刚响起,和我尚未挂掉这一瞬间,坐在电脑前上网聊天的马杰一跃而起,拿起话筒“喂”了一声。

  这个宿舍里发出的声音比手机中那个“喂”更先传入我的耳朵,我对着手机说:“谁让你丫接电话的!”

  马杰转身看我一眼,又转过头对着话筒说:“我怎么知道是你打的电话,你丫没事儿给宿舍瞎打什么电话!”

  “你丫浪费我六毛钱,你知不知道!”

  “你丫吃饱了撑的,活该!”

  “你丫少他妈废话,我今天的晚饭就交给你了,你去给我买两个馒头,正好六毛,咱们两清了!”我因为等不到杂志社的电话,把焦急变成愤怒,发泄在马杰身上。

  这时,一个外宿舍同学推门而入,他目睹了我通过手机与马杰破口大骂的一幕,然后惊喜地闪出门外,在楼道里隆重地宣布:“我操,快来看呀,邱飞和马杰正用电话骂街呢!”

  马杰继续对着电话说:“我凭什么给你买馒头,我就是不去。”

  我说:“瞧你丫那操性,爱他妈去不去,赶紧把电话挂了,快一分钟了,你还想再浪费我六毛钱吗?”

  马杰说:“你先挂!”

  “你先挂!”

  “我不挂,要挂你先挂!”

  我立即挂掉电话,手机显示出通话时间是五十八秒,我不理解自己刚才为何偏要跟马杰苦苦纠缠。

  我继续沉浸在幻想中等待,想象着日后丰衣足食的生活究竟是一番什么模样,但我突然想到,刚才我与马杰通话仅仅证明了我的手机可以拨打电话,并不能证明它的接收功能良好,于是,我让马杰用宿舍电话打给我的手机。

  马杰说:“你丫有病吧!”

  “我丫快急疯了,你打个电话过来,我不接,我是想看看我的手机是否能收到打来的信号。”

  “多废话呀,不能接电话那还叫手机吗,应该叫手榴弹,扔了听响儿算了!”

  “你丫别废话,赶紧打过来吧!”

  马杰拨通电话的一刹那,手机响起,我的心终于塌实下来。

  那个使我在复杂心情中煎熬了许久的电话终于打来,手机响起的时间是四点四十分,正是这个季节太阳落山的时间,也正是各个单位就要下班的时间。

  我得到一个令我万分失望的答复,杂志社的主任委婉地说:“小邱同志,其实你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只是我们单位规模太小,恐怕有碍你日后向更高层次发展,我希望你能够找到更好的工作,还没有吃晚饭吧,赶紧去吃吧!”

  在我犹豫是回答“我不怕屈才,也不怕大材小用,愿意从基层做起”还是劈头盖脸地说上一句:“去你妈的,别在这儿扯淡”的时候,主任早已挂下电话,话筒中只有“嘟嘟”的盲音,我的心里一片怅然。

  我早就应该想到,在招聘单位的眼里,我只是九牛一毛,也许那个主任是在临下班前,准备和女秘书去过浪漫夜生活时才偶然将我想起,如果不是为了避免我穷追不舍地找上门去,他是不会打电话敷衍我的,他会把我的简历团成一团,扔进废纸篓。我根本就不应该对此事抱有太大希望,更不应该把自己当成一个炙手可热的人物,我他妈的算个屁呀!

  23

  在去招聘会投简历的同时,我也在网上发布简历,上网应聘的好处在于:方便、快捷,只需打开网页,鼠标轻轻一点,我的简历便被发送到应聘单位的邮箱。

  一次,一家网上的招聘单位在我刚刚发送简历不到五分钟,便将电话打到我的宿舍,通知我立即去参加面试。我急忙夺门而出,跳进开往那家公司的300路公共汽车。

  在汽车行至路途中点时,我又接到这家公司打来的电话,说招聘职位已满,我不用过去了。我说我马上就要到了,你们怎么着也得见我一面吧。他们说不必了,见了也没用。我说你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合适。他们说,没什么合不合适的,现在是网络时代,做事情就讲究一个“快”字,如果适应不了这种快节奏的生活,就会被社会所淘汰,再见!

  好在300路是环三环路的公共汽车,我可以省去下车、过马路、再等车的诸多麻烦,只需继续坐在车里,任它向前驶去,便可来自何处回到何处。

  当汽车行至北三环路,我透过车窗看到座落在路边的那家公司时,便打开车窗,奋力向它啐去一口浓痰,这口痰飞出好远,掠过骑自行车人的脑袋,重重地撞到路边的树上,一片干枯的残叶从树上缓缓飘落。

  网络的产生的确将我们的生活节奏加快许多,使我们的各种器官被充分调动得紧张又兴奋,然而,人们愈是生活在快节奏中,就愈是忽略感情的存在。

  马杰同一个在北大上学的哈尔滨女孩通过上网聊天,在24小时内完成了从相识、相恋、上床到分手的全过程。

  这个故事说来话长,我们先要从马杰说起。

  马杰属于典型的色大胆小,他从入校的第一天起就信誓旦旦地要找一个女朋友,然而他越是在嘴上说,我们越是看不见他的行动。每晚睡觉前,马杰便会向我们讲述他今天在食堂或图书馆看到一个漂亮女生,风情万种,胸脯高耸,其描述程度之绘声绘色使得我们一致认为,他会不顾一切地扑向那个女生,然而,马杰却说:“追女生要三思而后行,不能一味地用蛮劲,那样不仅会伤害到对方的身体,还会伤及她对我的感情。”第二天,我们认为马杰用智谋对那个女生采取攻势的时候到了,可他却坐在电脑前,沉迷于游戏的打打杀杀之中,自得其乐。天黑的时候,马杰再次躺到床上对我们说他如何迷恋那个女生,那个女生如何优秀,如何妩媚动人,然而,他却终日与电脑为伴,迟迟按兵不动。

  马杰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对我校不同的漂亮女生发表一番感慨,这样,一学年后,我校的漂亮女生便会被他一一说尽,但在新学年开学的晚上,马杰又会情绪激昂地对我们说:“今天我可看了,这批新入学的女生真是不错,有那么几个特别棒,听我给你们说说……”说到最后,马杰还要再附加一句:我一定要把她们中的一个弄到手。可是又一个学年过去了,马杰依旧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他的游戏水平已经炉火纯青,趋于完美。再一个新学年的晚上,马杰更加心猿意马地对我们说:“真没想到,这届女生比上届的还漂亮……”通过这些年对马杰的观察,我们得出一个结论:马杰就是过过嘴瘾而已,玩真格的根本没戏。

  关于马杰如何解决他在青春期强烈欲望的问题,他在一次醉酒后向我们吐露出真言,方法有两种。

  其一,马杰经常穿梭于中关村电子市场前抱孩子的妇女们中间,他是她们的熟客,每当马杰出现的时候,她们便扔掉怀中或真或假的孩子,围上前去,对马杰穷追不舍地问道:“小兄弟,来新货了,欧美、港台和日本,绝对没有马赛克。”马杰跟着她们来到两站地以外的一间破陋民房,从纸箱中精心挑选出没有看过的毛片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回去的路上,下身始终呈勃起状。回到家,马杰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将藏于怀中的毛片儿放入光驱,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画面出现时,马杰便开始思想升华,直至毛片儿结束时达到颠峰。马杰每个星期都要奔走一趟中关村,他应该是北京市收集毛片儿最全的人,堪称一绝。

  其二:马杰非常喜爱一个跳健美操的女明星,视她为一生不变的偶像,这个女明星在电视台开办了一个叫作《健美2分钟》的栏目,她会在电视里做出各种动作,充分展现和活动身体的每个部位,马杰对该节目情有独钟。节目在早晨6点钟播出,为此马杰上了一个5点50的闹钟,每日准时在节目播出时坐在电视机前自慰,起初马杰还无法做到与节目同步,后来他便可以做到两分钟后当女明星对大家说再见的时候完事,然后继续倒头睡觉。一向对春节联欢晚会不感兴趣的马杰在某一年那个女明星出现在晚会现场的时候,破天荒地看了那次晚会,并在大年三十的晚上看着那个女明星来了一个“加班”。后来,这个女明星因为身体疾病离开人世,马杰为此一撅不振,他再也见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再也听不到那个悦耳的“你们准备好了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声音,但他已经养成每天5点50起床的习惯,起来后总会有两分钟的失落。

  失去精神支柱的马杰在蹉跎了一段时光后,删去电脑中所有游戏,省吃俭用,到中关村买了一个“猫”,从此便沉迷于虚幻的网络世界,又是看网上荤笑话又是游览黄色网站。

  马杰在电脑中安装了聊天软件OICQ,注册到一个号码,便以“江湖杀手”的名字四处招摇撞骗,寻找美眉解除烦恼。

  后来,马杰认为坐在电脑前与遥远的姑娘聊天无法完全填补内心的空虚,便开始约网友见面,坐下来与她们面对面地交流,那个北大的女生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遇到马杰的。

  这个女生的网名叫做“多情格格”,马杰见到这个名字后立即将她加为好友,两人从早晨10点钟开始聊天,11点钟的时候,马杰说要同这个女生见面,女生一口答应,见面地点约在百盛购物中心门口,12点钟的时候,两个人同时到达约会地点,马杰请女生在百盛六层吃了快餐,不知两人在此期间做了哪些交流,饭后便携手去某宾馆开了房间。

  进房间后发生的事情马杰没有告诉我们,无论我们怎样威逼利诱,他依旧守口如瓶。

  马杰将故事跳过一个很大的时间跨度,说:“当我第二天上午10点钟从疲倦、兴奋、宛如仙境的梦中醒来时,身边已空空如也,唯有枕边留下几缕长发,被褥上还残留有这个姑娘的香水味和汗味,真是遗憾呀,没能来一次‘晨练’!”马杰闭上眼,脸上流露出回味无穷的表情。

  日后,这种事情如同爱情快餐,时常被马杰品尝。

  这就是网络时代的爱情,用马杰的话说就是:只做爱没感情。

  24

  2002年1月26、27、28日这三天,是全国研究生入学统一考试的日子,张超凡25日晚上早早睡下,为了这三天,他足足等待了三年半,明天将是他养兵千日的用兵一时。为了尽快进入睡眠,张超凡特意喝了一杯啤酒,此时鼾声和酒气正从他的鼻子呼出。

  28日中午,张超凡刚走出考场,便见学校宣传栏内又铺天盖地地贴满新的考研广告,立即引来下届学生和本届刚走出考场的失意者们还有鍥而不舍的往届考研爱好者驻足观看,并纷纷掏出纸笔,忙碌地记个不停。

  各种考研辅导班的广告中全部打着某某教师的旗号,将他们的名字鲜明地印在广告纸上,以此吸引学生,此举与古代青楼将妓女挂牌揽客颇有异曲同工之妙:激烈的竞争早在几百年前便随着经济的发展油然而生,各商家为了维护自身利益经常争得头破血流,此事特别在青楼行业屡有发生,一些青楼老板为了谋得先机,便推出他们的特色招牌——将一些深受大众好评的妓女的名字挂于青楼门口,引来过往路人,繁荣青楼经济;这与考研辅导班将一些颇具威望的老师的名字印在广告纸上出于同等目的。仅仅把妓女的名字挂在门前还无法起到良好的宣传作用,老板会将妓女的丰功伟绩一一例举在她的芳名之后,以此告慰来此消费的顾客,此妓女并非平庸之辈,她是凭真本事吃饭的,这就如同在考研辅导老师的名字后面写上他(她)是某大学资深教师,经验丰富,讲课幽默生动。如此一来,一些学生便会像嫖客慕某妓女名而去青楼一样,因为某教师的名字而参加这个考研辅导班。

  一些青楼中的常客在玩过几次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满不是那么回事儿,一点意思也没有,于是,他们便将目光放在良家妇女的身上;一些考研的常客在参加了几年研究生入学考试后也作出这样的抉择:去他妈的吧,不考了,赶紧找份工作挣钱算了,于是,他们的身影便从考研的考场上转移到招聘会场上。

  这两件事情只有在一点上没能达成一致,考研辅导班往往将某教师的押题率之高作为该教师的得意之处向学生推荐,而青楼老板却不能将某妓女致使客人染病率之高作为此妓女受欢迎程度的一项参数告诉客人,否则,他的买卖不赔才怪。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