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样年华1——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草样年华1 >
更多

第一章(1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26

  事情正如杨阳所说:该来的自然会来到。周舟就是那个注定此时此刻出现在我生活中的女孩,她像一片花瓣飘然而至,落在了我的肩上。

  一天下午,我们班和(2)班进行足球比赛。我们叫(2)班的队员为“老二”。(2)班有一个姓朱的同学速度快踢前锋,一个姓吴的同学组织进攻,一个姓单的同学负责阻截我们的进攻,还有一个姓麦的同学把守球门。这样他们班就由朱老二、吴老二、单老二和麦老二组成一条能攻能守的战线,与我们球队抗衡。那天吴老二因为肚子疼没能上场,导致(2)班3:1输给了我们。我们班的三粒入球全部由我包办,(2)班的那个进球是朱老二打进的,当时我们班队员全体压上进攻,我的一脚射门被麦老二没收,他快速将球抛至前场,朱老二接球后无人防守,他单刀直入禁区,在距球门10米的持地方,单老二对他喊道“射了,快射!”朱老二腿一哆嗦,将球射入大门。

  那天我的脚感极好,射门欲望特别强烈。在回宿舍的路上,我指着远处的一棵大树对杨阳说:“你信吗,我能一脚踢中那棵树。”杨阳说他信,可我还是轮起一脚,将足球向那棵树踢去。足球离开了我的脚,划出一条上升的弧线向前蹿去,皮球离树越来越近,在它马上就要撞到那棵树的时候,却突然鬼使神差般地改变了运动轨迹,擦着树皮滑过,向旁边一个拎着暖壶款款走过的女生飞去。皮球开始下降,不偏不正,正好撞到那个女生拎着的暖壶上。

  “哎呀!”一声惊叫,暖壶的瓶胆粉碎如屑,壶里的热水冒出白色蒸气在地面扩散开。女生拎着一个空荡汤的蓝色镂空铁皮暖壶壳,向我们这边愤怒地看过来,她撅起小嘴,怒瞪着大眼睛,娇美的身体一动不动地站着,甚是美丽。

  杨阳踢了我屁股一脚,说:“快过去,你的机会来了。”

  我急忙跑过去,连声赔礼道歉说对不起,体贴地问:“同学,烫着你了吗?”

  “你踢球怎么不看着点呀!”看来她是没有被烫到。

  “他就是看见你才踢的,他的脚法特准。你可千万别绕了他,他是故意的。”杨阳此刻已经走到我们面前。

  “是吗?”女生严肃地问我。

  “不是!是!是也不是!不是也是!”我一时不知所措。

  女生被我的尴尬逗乐了,显示出无所谓的样子。

  “你的裤子全湿了。”我还是有点儿过意不去。

  “没事儿,我回去换一条就行了。”女生说。

  “你的暖壶碎了,要不然先用我的吧!”我说。

  “不用了,我下礼拜回家再拿一个就行了。”

  “别!那你得好几天没有热水用,我多过意不去。你在这等我,我去给你拿我的暖壶。”我兴奋地跑向宿舍,听见杨阳在身后对那个女生说:“我这哥们儿就是心地善良,乐于助人。”

  跑回宿舍,我抄起我的暖壶便往楼下跑,跑到四层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于是又跑回宿舍,拿了一块抹布把暖壶上的尘土擦了又擦,经过反复地精雕细琢,才再次冲出宿舍。

  我把暖壶硬塞给那个女生,她说:“这多不好意思,你用什么呀?”

  我说:“我什么都不用……”

  杨阳插话说:“他不洗脸不洗脚还喝生水,你就放心地用吧!”

  女生抿着嘴想笑又未笑出来。

  我指着杨阳对女生说:“他洗脸洗脚和饮用水根本就不分开。”

  女生终于按捺不住,笑了出来,她问我:“怎么把暖壶还你?”

  我说:“我住540。”

  “好吧,回头见。”女生说完便转身向水房走去。

  我还想再跟她说点什么,可是人家已经对我说了回头见,我也不便再死死纠缠。

  回宿舍的路上,我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又返回头去找那个女生-

  女生已经打完开水,正准备进楼,我叫住她。她回头一看是我,便退回来问我什么事?

  我问她:“你住哪儿?”

  “137。”女生用嘴朝一层的某个窗口呶了一下说:“就这儿。”

  “你叫什么名字?”

  “周舟。”

  “噢,行了,你进去吧。”

  周舟走上台阶,进楼前不忘对我回眸一笑,我也咧开嘴傻笑了一下。我感觉自己的暖壶拎在周舟的手里显得那么生动。

  晚上,就在我正准备脱衣睡觉之际,宿舍的传呼器响起看门老大爷的粗暴声音:“540那个没暖壶的下来,有人找!”

  杨阳问我:“是不是说你呢?”

  我又一听,老大爷还在说:“540谁没暖壶谁就快点儿下来,有人找!”

  “是说我呢,我下去看看。”我重新穿上鞋。

  我跑到一层,问老头:“大爷,我就是540那个没暖壶的,谁找我?”

  老头把眼睛一斜说:“人家等半天了。”

  我看见周舟正拎着我的暖壶站在男生楼门口,我走了过去。

  周舟说:“你还没洗呢吧?”

  我说:“我不用,还是你拿回去用吧!”

  周舟说:“我已经洗完了,给你留下半壶水。”这时我才发现周舟的脚上穿着一双毛绒绒的卡通拖鞋,头发披散在肩上,样子颇为可爱。

  我接过暖壶说:“谢谢。”

  周舟说:“快熄灯了,我得回去。”

  跟周舟道别的时候,我没忘对她说:“其实我不像杨阳说的那样不讲卫生,只是偶尔不洗。”

  “谁是杨阳?”

  “就是今天和我在一起的那个家伙,他都快一个月没洗脚了。”

  “那你可惨了。”

  “我早就习惯了。”

  “你叫什么?”

  “我叫邱飞。”

  “哦。好吧,拜拜。”

  “拜拜。”

  当我把脚泡进周舟送来的开水里的时候,一种幸福感从脚趾传递到身体各个部位并顺毛孔扩散出去,洋溢在我的周围。

  那晚我睡了一个特别舒服的觉。

  杨阳说第二天早上他起床的时候,看到我的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他不忍叫醒我,兀自去上课,而我却在睡眠中体会着幸福的时候又一次被老师记以旷课。

  27

  我发现自己喜欢上了周舟,她不仅带给我每晚洗脚时的温馨感受,还使我变得兴奋不安,找到了生活的新方向。

  我寻思向周舟表白的方法,可不是太唐突,就是肉麻得一塌糊涂,或是矫揉造作得使人发笑。我在校园里蹓跶来蹓跶去,期待着突发奇想,但每种想法尚未具体化便被我彻底否定。我总觉得这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不仅要迈出去,还要迈得姿势优美,距离不大不小,更要为迈出第二步奠定坚实基矗总之,事情要做得不温不火,一切刚刚好。

  一个邮筒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想是否可以写一封信给周舟,这样既含蓄又委婉,一切尽在文字中,但我又感觉写信的方式不太符合我直来直去的性格,而且如果周舟除了想让我坚持每天洗脚外,并无他意的话,那么这封信必会造成我们日后见面时的尴尬。

  为了这件事情,我冥思苦想了一上午,又魂不守舍了一下午。夜里,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左思右想却不得其解,我让他们帮我想个好主意,可他们却借题发挥,古今中外、旁征博引,泛泛而谈却不在本质上面,但积极踊跃为我出谋划策的态度,还是让我感激不已。

  我仰天长啸:“操得了,我他妈该怎么跟周舟说呀!”

  “别…别说了,睡吧!”张超凡为了保证明天能够准时起床去上课制止了我们的交谈。

  听了张超凡的话,杨阳躺在床上大笑不止。

  28

  经过一宿理性与感性的斗争,第二天黎明时分,我决定豁出去了,直接向周舟倾诉,但是我现在却极需要补充睡眠。

  当天傍晚,我精心梳洗打扮后出了门,来到女生楼前,冲周舟宿舍的窗口喊道:“周舟!”

  窗户打开,一张陌生的女生面孔出现,她对我说:“周舟去图书馆借书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说:“没事儿,我在外面等会儿她吧。”于是我站在女生楼前的花园长廊里等待周舟回来。

  月光洒下来,遍地银白,我浑身上下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不知是出于天气冷还是紧张的缘故。一个男生也在此等待着这栋楼里的某个女生,片刻后那个女生出来了,两个人手挽手不知去了哪里。

  这时,一个身影走来,我凭借对周舟走路姿势的印象,感觉来者就是周舟。

  果然如此,周舟背着一个双肩背的书包回来了,她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等她,我叫了她一声,她寻声一看,是我,便微笑着走过来。

  “你借书去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

  “听你们宿舍女生说的。你吃饭了吗?”

  “没吃,怎么,想请客吗?”周舟露出甜甜的微笑。

  “我也没吃呢。咱们一块去吃吧!”

  “好埃”

  “走吧!”

  “等会儿,我先把书包放回去。”

  “我在这儿等你。”

  “我马上就出来。”周舟扭头跑回宿舍。

  片刻后,周舟出来了,身后跟着刚才那个女生。“这是我同学,沈丽。”周舟向我介绍道,“他叫邱飞,就是用足球把我的暖壶踢碎的那个男生。”

  “你好!”

  “你好!”我和沈丽互相寒暄。

  “我们去哪儿吃呀”我问。

  “随便。”

  “那就跟我走吧!”

  我们来到我和杨阳经常喝酒的小饭馆,挑了一张邻窗的桌子坐下来,服务员拿来菜单问我们吃什么,我亲切地称呼了她一声:大姐。

  服务员定睛一瞧,是我,说道:“你又来了,你那个哥们怎么没来?”

  “他今天难受。”我随口说道。

  我们点完菜,服务员临拿走菜单时说:“你替我给他带个好。”我知道她说的是杨阳。

  我说:“放心吧,一定带到。大姐,上菜快点儿,我们都饿了。”

  服务员说:“好。”然后离去。

  周舟问我:“你怎么跟服务员这么熟?”

  “我和杨阳经常来这里喝酒,有一次我俩在这儿呆了一宿。”

  “你们男生为什么都喜欢喝酒呀?”沈丽问。

  “我说不上喜欢,就是有时候心烦,想喝点儿。”

  “你烦什么呀,是不是觉得功课沉重?”周舟向我。

  “不光是学习上的困惑,有很多事都让我心烦。”

  “没想到你还有点儿多愁善感。”周舟抿嘴笑道。

  “嗨,可能吧,高中的时候我可不是这样。”

  “那时候你什么样呀?”周舟又问。

  “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我整个就是一个阳光少年,每天无忧无虑地生活,吃、睡、玩、学习都不耽误。”我神采飞扬地讲述着自己的高中生活,讲着讲着,我斜眼向窗外看去,见杨阳进了马路对面的一家小商店。我想他也许还没有吃饭,把他叫来正好二对二。我说:“杨阳在外面呢,我把他叫进来,咱们一块吃吧。”

  周舟说:“好呀!”

  杨阳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包还没拆开的“都宝”,我给他们作了介绍后,杨阳坐在我身旁的空座上拆开烟,递给我一根,我尚未来得及考虑就顺手接了过来。我看了一眼周舟,她正在盯着我看。

  服务员端菜上来,看见了杨阳,问道:“好点儿了吗?”

  我赶紧接过话:“大姐,多亏你刚才惦记,他现在已经康复了。”

  “那就好!”服务员又去端菜。

  杨阳双眼扑朔迷离地看着我们,不知怎么回事。我解释道:“刚才她问你怎么没来,我说你病了。”

  “还能有人想起我,真让我感动”杨阳又说,“今天喝酒吗?”

  我说“算了吧,咱俩改日单独喝。”

  “你们要是想喝就喝吧!”周舟说。

  “好吧,大姐拿两瓶啤酒。”我向服务员招呼。“对了,你俩喝什么?”我问周舟和沈丽。

  周舟说;“什么都不喝。”

  杨阳说:“要不你俩也来点儿啤酒?”

  周舟和沈丽相互一视,说:“好吧。”

  杨阳给她们各自倒了一杯说:“先喝着,不够还有。”

  菜上得差不多了,杨阳建议我们举杯碰一下,还让我讲两句。我端起酒杯说:“大家吃好喝好,巾帼勿让须眉。”

  杨阳说:“你是须眉吗?”

  “打你丫的,少废话。”我本想展示一下自己的胡须,可伸手摸到的却是一片光秃秃的下巴,出来前我特意刮了胡子。

  我吃了一口菜问周舟:“你去图书馆借什么书了?”

  周舟说:“我本想借本小说看,可图书馆的书实在是太多了,我不知道借什么好,结果就空手回来了。”

  杨阳说:“没关系,下回叫邱飞和你一起去,他看的书多,让他给你推荐几本好的。”

  “你看过《挪威的森林》吗?”周舟问我。

  “太小儿科了,高二历史课上我就看完了。”

  “你喜爱看谁的书?”周舟又问道。

  “村上春树的看了不少,但后来越看越想吐:川端康成的书也看过几本,当时是把它当成黄书,配合生理卫生课本一起使用的;王朔的小说我都看了,它是打架前的兴奋剂,泡妞前的指导丛书,当然这是在于别人看来,我本人认为他把小说写透了;余华的书我也看过,给我的震撼不校”“余华写的一本小说叫《活着》,你有吗?”周舟问我。

  “有,回头我借给你看。”我和周舟已经进入了钱钟书先生所说的借书是爱情开始的阶段。

  两瓶啤酒已经喝完,我又叫服务员再拿两瓶,她端来啤酒时不忘说:“你们少喝点儿。”

  我发现服务员的眼眶有些发黑,可能是好几宿没有睡觉的缘故,她不想因为我和杨阳而今夜仍然无法入睡。我说:“大姐,你就放心吧,我们不会耽误你睡觉的。”-

  服务员冲我抱以了理解万岁的一笑后离去。杨阳看了一眼表,说:“没事儿,早着呢,才七点一刻!”

  结完帐,我们走出饭馆。我看了一眼表,快十点了,我问周舟和沈丽:“你们去哪?”

  沈丽说:“我得回去写作业,明天还要交呢。”

  周舟没有什么表示,我问她:“你不着急回去吧?”

  周舟说:“我作业写完了,不急着回去。”

  杨阳非常知趣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我先回宿舍了。”

  教学楼的灯已经熄灭,月光和路灯照亮学校的甬路,我和周舟并肩漫步其上,心照不宣地对视了一下,周舟微微一笑,我问她:“你笑什么?”

  “没什么。”周舟的回答让我一时不知所措。

  我们这时已走到路口,我说:“去操场蹓跶吧。”

  “嗯。”周舟点头同意。我们没有拐弯,直接向操场方向走去。

  我们围绕操场的跑道一圈圈地走着,谈论着各自身边发生的奇闻轶事,周舟被我讲的故事逗得笑个不停。

  也不知道我们绕着操场走了多少圈,后来周舟想坐下来休息,我问:“累了?”

  “有点儿。”周舟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巾,垫在看台的石阶上。

  周舟说:“我都快饿了,你呢?”

  我本来就没吃主食,只喝了几瓶啤酒,经周舟这么一提醒,也感觉有些饥饿。我说:“去吃羊肉串吧,我们宿舍楼下的那家烤得特好吃。”

  “干净吗?”

  “干净,我吃过好几次了,始终没出现不良反应,唯一的后遗症就是越吃越爱吃。”

  “那走吧。”我和周舟离开了操常

  在去吃羊肉串的路上,当我们途径女生楼时,它在瞬间由灯火通明变成漆黑一片。周舟“哎呀”一声:坏了。然后就一边对我说再见,一边趁值班大爷锁门前跨进楼内。周舟进楼后,透过窗户向我招手,我走过去也听不清她在窗户那边说些什么,据我的判断她好像是在说:没吃上羊肉串挺遗憾的,明天再去。

  我点了一下头,周舟微笑着跟我招手再见,我也张嘴说了一声再见,看着她消失在楼厅的拐弯处。

  晚上,杨阳有意和我聊起周舟,又自然而然地直奔主题——沈丽。杨阳说他想和沈丽好,问我有戏没戏。我说只要我和周舟好了,你和沈丽绝对有戏,回头我让周舟给你俩一撮合,这事儿保准成——

  supercfc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