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样年华4:盛开的青春——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草样年华4:盛开的青春 >
更多

第十一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不是核桃的事儿,也不是钱的事儿。”

  “那是什么事儿?”

  “那对核桃我都揉三年了。”

  “你再揉三年不就完了?”

  “不是那回事儿,我有病。”

  “你到底想怎么着?”

  “三年!”

  “你烦不烦啊!”

  “三年!”

  “等你想好要说什么,我再跟你对话,我去教室看书了。”范文强拿上东西,离开了宿舍。

  只剩下老谢一个人逆光呈剪影状坐在宿舍的窗前:“三年啊!”

  考试期间所有学生都会往教室跑,邹飞在这里很容易碰见佟玥。自打在通宵教室驻扎下,邹飞的生活就乱了。那天熬了一宿,早上邹飞回宿舍眯瞪了一小觉儿,然后刷完牙洗完脸去小卖部买吃的,准备再大战一天。

  买了自己吃的,邹飞向教室走去,路上又想起什么,返回小卖部。

  “再给我来几根火腿肠。”邹飞冲着小卖部那个黑洞洞的窗口说道。

  “这是早饭还是午饭?”这时候佟玥出现了,一个人,也来买东西。

  几根火腿肠从窗口里扔了出来,同时伸出一只手,把邹飞的钱抓了进去。

  “不是给我买的。”邹飞回答着佟玥。

  “英语复习得怎么样了?”英语是全校都要考的,统一时间。有日子没见了,佟玥见到邹飞并不陌生。

  “复习完了,我已经开始看制图了。”邹飞特意说了一个自己系的专业课,和佟玥拉开距离,“我先走了。”

  “《九故事》我看完了,你拿走看吧!”佟玥说。

  “现在也没空看,等考完的吧!”邹飞拿上火腿肠走了,把佟玥甩在身后。

  在看见佟玥之前,邹飞还能把注意力放在那些陌生的书本里,回到教室后,他的脑子里就开始闪现佟玥的影子:她为什么还要提那本书,她到底看没看见里面夹着的纸条,是不是没看见,所以那天才没有赴邹飞之约,而那个男生或许并不是佟玥的男朋友,只是他的同学,那天两人不过碰见了,走到一起——想到这里,邹飞突然激动起来,这件事情过去了一段时间后,他第一次这么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操,生活还有什么可郁闷的。这时,书上一个艰晦的知识点出现在邹飞眼中,之前看了三遍都没明白,这会儿眼睛一扫,竟然化解了。

  邹飞顾不上趁热打铁,继续多掌握点儿陌生的知识,起身去了别的教室察看佟玥是不是一个人在上自习。

  转了一圈,没找着。太阳升起来了,暖和了,学校里的那几只流浪猫跳到楼道的窗台上晒太阳。邹飞拿来火腿肠,隔着窗户喂它们。

  “原来你是给它们买的。”佟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邹飞身后,看样子像刚从卫生间出来。

  “我自己也吃。”邹飞说着咬了一口火腿肠,然后又掰下来一块儿喂猫,猫们津津有味地吃着。那时候还是只知道瘦肉,不知道瘦肉精的年代,各种体现着人性有多黑暗的事件还没被查出来,或者说即使查出来了也没公开,人们还没体会到世界竟这么丑陋,买东西还可以无所顾忌。日后,当邹飞回忆起这一幕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有点儿对不起那几只猫。

  “你还挺有爱心。”佟玥够着胡噜胡噜猫的小脑袋。

  “闲着也是闲着。”邹飞说,然后问佟玥,“你在哪个教室?”

  “那边倒数第二间。”佟玥指着楼道的一侧说。

  佟玥所说的那间教室邹飞刚才去看过,没看到佟玥,想必是她刚好去卫生间了。

  “你一个人复习呢?”邹飞问。

  “对啊!”

  “正好我有几个英语翻译不会,你帮我看看?”

  “行啊!”

  “那我一会儿拿着题去找你?”

  “好啊!”

  其实邹飞没有什么可问的。学习这事儿挺奇怪的,越是学习好的人,问题越多,而像邹飞这种考试前才把书从头开始看的人,到考试那天能把书看完一遍就不错了,更不要说发现问题了。即使有问题,也有人帮他答疑,这时候大家都团结在以好同学为核心的教室周围,为好同学占座,为他打饭,给他买水,以便能在复习阶段得到他的帮助。比如尚清华,在这几天得到了皇帝般的待遇,除了厕所是自己上,觉是自己睡,别的事儿都不用他亲力亲为,总被一群学习差的男生包围着。此时,尚清华的身份不是尚清华同学,而是尚清华老师。所以,这时候要想找人,只需找到他们班学习最好的那个人,在他周边五十米的地方,必然坐着要找的人。

  邹飞回到自己刚才的教室,罗西和范文强正包围着尚清华,他们周边是班里的其他同学,占据着半个自习室,邹飞拿起英语书又要出去。

  “哪儿去?”罗西问。

  “佟玥在那边的教室。”邹飞美不滋儿的。

  “你可真有闲心。”范文强两眼通红,说完又低下了头,不知道是在看书还是在坐着睡觉。

  邹飞如愿地坐到佟玥身边,找了几道题问完,并没有要走的意思,继续坐在佟玥身边看书。表面上两人互不影响,邹飞心里却被佟玥严重影响着,眼睛在书上,心早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九故事》你要是看完了,就给我看吧。”邹飞终于决定往那个话题上引。

  “你不是说考完才看吗?”佟玥掏出书。

  “换换脑子,老看英语也累。”邹飞打开书,假装翻,其实并没把文字看进去,继续引导话题,“这书你怎么才看完?”

  “那天放宿舍以后,就被同屋的同学拿走看了。”

  “哦。”

  “后来我看完,给你打过电话,你们宿舍一个姓谢的接的,我让他告诉你书我看完了,你可以来拿,他没跟你说吧?”

  “可能是他忘了吧,他有病,脑子不好使。”邹飞冤枉着老谢。

  “你是不是在书里夹了一张纸条?”没想到这事儿被佟玥主动提起。

  “好像是吧!”邹飞等着佟玥后面的话。

  “好几天以后,我同学看到那页的时候才发现,告诉了我。”

  “哦。”邹飞觉得自己真够背的。

  “不过那天我还真去礼堂看电影了,你看见我了吗?”

  “是吗,你坐哪排了?”

  “坐前几排了,那天正好我一个高中同学来找我,拉着他一起看的。”

  一切水落石出。邹飞心里阳光灿烂,而且他坚信,那个男生肯定不是佟玥的男朋友,否则她不会说上述这番话。

  这时候,他俩前排的同学转过身说了一句话:“同学,都期末考试了,你俩就别在教室聊天了,要是平时你们聊就聊了,我也不来教室,都这时候了,你俩不着急我还着急呢,本来我就看不懂,听着你们聊天我更看不下去了,我谢谢您了!”说完回过头继续看书。

  邹飞和佟玥相视会心一笑,这一刻,邹飞觉得生命有种重新开始的感觉。他一直渴望那么一个世界,简单、纯洁、美好,安静。它可以是一幅画,可以是一张照片,也可以是一张姑娘的脸,凡是长了这种脸的姑娘,邹飞都认为她们能给他建造一个这样的世界。

  佟玥就有一张这样的脸,眼睛清澈明亮,剔透晶莹,总让邹飞想起小时候玩的玻璃球。眼珠时而乌黑,时而又在阳光下显现出棕褐色。每次眨眼的时候,邹飞总能看到她眼皮上牛毛般纤细的血管,它们隐藏在皮肤下面,竟然是淡紫色的。这是一张未被尘世沾染过的脸,或者说是不屌尘世的脸。

  这张脸,让邹飞考试周的后半程过得十分愉悦。换句话说,一个人对世界的感受,会因另一个人的出现而改变,但这个人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成为改变他人的这个人。

  二月,立春。校园又因为学生们的回归热闹起来。食堂又出现了排队买饭的人群,宿舍里又组成了牌局,小树林又开始有人卿卿我我,操场上又有人需要运动来发泄青春的能量了;而冷清的依然是教室,一个多月前,这里还曾因为期末考试而人满为患,现在除了像尚清华这样的学生,这里到了晚上便很少有人进。不事到临头,不知道着急,这不仅是年轻人也是人类共有的优秀品质。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