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七章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5)

上一篇 回目录

“为什么要告诉他?如果真是相柳派人做的,现在神农义军是苍林和禹阳的麻烦,与我无关。某种程度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小夭放下心来。小夭说:“哥哥,帮我做一件事情。我想知道所有关于防风邶的事,从他出生到现在,一切你所能查到的。”

颛顼审视着小夭,“你……不会真被他勾得动了心吧?”

小夭受不了颛顼的锐利目光,偏过头说道:“我只是好奇,反正你帮我查查。”

“好。”能让小夭上心,现在颛顼也很好奇。

他出来已经有一阵子,颛顼抓着小夭的袖子,头埋在她衣服间,轻轻地嗅着,像是撒娇一般,恼怒地说:“我不想回去,我讨厌那两个女人!”

小夭忍不住笑,“没人逼你回去。”

颛顼静静趴了一会儿,抬起头,淡淡地说:“从我娘自尽那一刻起,我就不能再任性。”

他起身要走,小夭抓住他的衣袖,“我虽不能帮你把那两个女人赶跑,但我能解救你的鼻子,让它暂时什么都嗅不到。”

颛顼笑了,眉间的阴郁散去,温柔地摇摇头,“不,我要让自己好好记住一切的屈辱,日后若有懈怠时,我可以想想当年为了活下去我都曾忍受过什么。”

颛顼离去了,小夭看着月亮发呆,直到沉睡过去。

清晨,她回到屋子时,床榻整整齐齐,已经空无一人。小夭缓缓坐在榻上,双手互握,无意识地抚弄着指上的硬茧。

三个月后,颛顼负责的河运出了大差错,黄帝恼怒,令颛顼搬回朝云殿,不许再下山,好好思过。

恰好神农山的一座小宫殿因为几百年无人居住,年久失修,坍塌了,惹得神农族的不少老顽固们不满,上书黄帝应该好好维修神农山的宫殿,神农山可是中原的象征。黄帝同意整修神农山的宫殿,尤其是紫金殿。

众位官员商讨该派谁去,身份太低的不足以代表黄帝,身份高的又没有人愿意去已经废弃的神农山虚耗生命。这是一件看上去很不错,其实非常差的差事。

黄帝身边的近侍偷偷和倕梁、始均他们说,黄帝打算从他们几个孙子中挑选一个,倕梁和始均吓坏了,神农山能叫得上名字的山峰就有二十八峰,一座座宫殿整修,每个百八十年根本回不来,修好了,是应该,修不好,那些中原氏族恐怕会不停上书批驳,现在爷爷的身体那么差,万一爷爷有个闪失,他们人在万里之外,那……

始均想了个鬼主意,和倕梁一说,倕梁再和父亲商量完,都觉得如此办既能解了眼下的燃眉之急,又可以趁着黄帝现在气恼颛顼,彻底把颛顼赶出去。否则颛顼在轩辕城,指不准又能把黄帝哄得上了心,毕竟只有颛顼能住在朝云殿,和黄帝日夜相伴,他们却是没有黄帝的召见,连朝云殿的门都进不了。

朝臣们几经商议后,有人提议让颛顼去,得到众朝臣的纷纷赞成,黄帝思索了一夜,同意了朝臣们的提议,派颛顼去中原,负责整修神农山的宫殿。

小夭从没有去过神农山,对这座曾是神农国历代王族居住的神山很是好奇,向黄帝请求,允许她去神农山玩玩。

苍林和禹阳都反对,认为小夭是高辛王姬,已经在轩辕住了一段日子,实不适合去神农山,委婉地建议黄帝应该送小夭回高辛。黄帝竟然大怒,对苍林和禹阳一字一顿地说:“小夭是我和轩辕王后的血脉,轩辕国是我和王后所建,只要我在一日,她就是在轩辕住一辈子,玩遍整个轩辕国,也全凭她乐意!”黄帝说这话时用了灵力,威严的声音一字字清晰地传到了殿外,所有站在殿外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苍林和禹阳不明白很少动怒的黄帝为什么会生气,却感受到了黄帝眼中那一瞬的怒意,吓得腿软,忙跪下磕头,连带着殿内的几个心腹重臣都纷纷跪倒。

没有多久,整个轩辕朝堂的臣子,连带着大荒所有氏族的族长都明白了,小夭在黄帝心中非比寻常,把外孙女的那个外字去掉会更贴切。

小夭觉得黄帝的那些话是特意说给整个轩辕的臣子听的,不太明白黄帝这么做的用意,她觉得黄帝对她去中原似乎有些不放心,似乎认为俊帝的威仪都不足以保护她,所以要再加上黄帝的威仪,让所有人明白,她是轩辕黄帝和轩辕王后嫘祖的血脉,伤她,就是在辱黄帝和嫘祖。

可谁能伤她呢?小夭想不出来,她可从来没和谁结过生死仇怨,只能觉得是自己想多了,毕竟帝王心思难测,也许黄帝只是寻个借口警告苍林和禹阳。

春暖花开时,在择定的吉辰,颛顼带着十来个侍从,离开轩辕城,去往中原。

小夭带了一个贴身侍女珊瑚,十来个高辛侍卫,随着颛顼一起去往中原。

当云辇从朝云峰飞起时,小夭忍不住再次看向朝云殿,那些高大的凤凰树,开着火红的凤凰花,像晚霞一般笼罩着朝云殿。

颛顼却未回头去看,他只是静静地坐着。

上一次离开,小夭身旁是娘亲,她对站在凤凰树下送别的颛顼频频挥手,以为很快就能回来和颛顼哥哥一起在凤凰花下荡秋千,可不管是天真懵懂的小夭,还是已初尝人世疾苦的颛顼,都没有想到这一去就是三百多年。

这一次离开,已经历了世事无常、悲欢离合的他们都很清楚,想再次在凤凰花下一起荡秋千难如登天,就算能再次回来,也不知又会是多少年。

颛顼看小夭一直趴在窗口往后眺望,说道:“我会在神农山的紫金顶上也栽下凤凰树,再给你做个秋千架。”

小夭坐直了身子,回头看向他。颛顼放弃了一切,去往中原,选择了一条不成功就全输的路。如果他不能在神农山紫金顶种下凤凰树,那么他只怕也永不会有机会看到朝云峰的凤凰树,所以他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在紫金顶上种下凤凰树。

小夭笑眯眯地说:“好的,我肯定会喜欢在紫金顶上荡秋千的。”

小夭为了祭拜母亲回轩辕山,是她和黄帝的血缘关系,没有牵涉到轩辕的朝堂斗争内,在所有人眼中,她只是和黄帝有血缘关系的高辛王姬。可是,当小夭选择了和颛顼同赴中原,小夭等于告诉天下,她选择了站在颛顼一边,在所有人眼中,小夭变成了和俊帝有血缘关系的颛顼的妹妹。颛顼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到小夭,甚至小夭的性命。

颛顼看着自己的手,讥讽地笑,“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其实我应该让你和阿念一样,离开我。”

小夭握住了颛顼的手,“外祖父有句话没有说错,我是轩辕王后的血脉,整个朝云殿,只剩下你、我了。外婆临终时叮嘱过我们,要我们相互扶持,如果你现在过得很好,我可以什么都不理,可你现在的情形,我纵使远走,也不得心安。”

颛顼自嘲:“相互扶持?我只看到你扶持我,没看到我扶持你。”

小夭摇晃着颛顼的手,开玩笑地说:“你着急什么啊?我们神族的寿命那么漫长,你还怕没机会扶持我?我小算盘打得精着呢!如今让你略微靠靠我,日后我可打算完全靠着你了!”小夭看颛顼依旧眉头蹙着,头靠到颛顼肩头,声音变得又低又柔,“你和我需要分那么清楚吗?”

颛顼虽然唇角依旧紧抿,没有一丝笑意,眉头却渐渐地舒展开,他轻轻地叫了声“小夭”,紧紧地握住了小夭的手。

小夭不知道中原等待着颛顼和她的是什么,那是一个俊帝几乎影响不了,即使征服了它的黄帝也影响力有限的地方,那里有大荒最古老的世家大族,有神农义军心心念念的神农山,有大荒内最繁华的商邑,有骄傲保守的中原六大氏……但不管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小夭只知道他们必须走下去。

上一篇 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