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六章 思君恨君君不知(11)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夭掩嘴打了个哈欠,“学习射箭。”

此刻的小夭睡眼惺忪,鬓发有点散,唇边带着一丝笑意,十分娇憨可爱。璟抬起手,想起颛顼在,又强压着收了回去。

小夭看颛顼眉宇间难掩激动,不禁奇怪地说:“谈了什么竟然能让你这种七情不上面的人都激动?”

颛顼问道:“小夭,你愿意去神农山吗?”

神农山?那里不是距离青丘很近?小夭下意识地看向璟,璟紧张地看着她,小夭不解地问颛顼:“我为什么要去神农山?你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我也要去神农山。”

“啊?你不是说要轩辕山吗?”小夭真正清醒了,双眼睁得滴溜溜圆,瞪着颛顼。

“计划变了。”

“哦!”小夭很晕,只能推测到颛顼应该是和丰隆达成了什么协议,“我无所谓了,去神农山就去神农山吧!”

颛顼和璟都如释重负。

璟垂眸看着案上的酒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筹谋一年多,终于把她带到了身边,不再是万里之遥。

婢女进来说道:“阿念姑娘问王子要不要一起用晚饭。”

颛顼看小夭,小夭挥挥手,让他走,“我若和她同席,你估计就忙着劝架了。”

颛顼朝璟苦笑一下,离开了。

小夭问璟:“你什么时候离开轩辕城?”

“明天。”

“明天?”小夭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了。

璟问:“你去过青丘吗?”

“没有,我有一阵子特别讨厌九尾狐,传说九尾狐出自青丘,所以连带着讨厌上青丘了,两次经过都是绕道走。”小夭忽然有些担心,“我杀的那只九尾狐妖不会是你们的亲戚吧?”

“只怕是。”九尾狐本就稀罕,有数的那几只九尾狐妖的确都是涂山氏或远或近的亲戚。

“啊?”小夭的嘴巴张着。

璟忍不住笑起来,“亲戚归亲戚,他做了那样的事,是咎由自取,就算说到奶奶那里去,你也占着理。”

小夭拍胸口,“你要吓死我!”

璟温言软语地说:“其实,青丘很好玩,等你到神农山后,我可以带你在青丘玩。”

小夭不说话,璟不安地问:“小夭,你不想去中原吗?”

小夭摇了下头,“不是。”她浪迹天下时,因为对俊帝和黄帝都心存芥蒂,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中原厮混,也是有感情的。

小夭低下了头,低声说:“你送了我九瓶青梅酒。”

“嗯。”

“再没消息了。”

璟反复地思索了几遍小夭的话,才小心翼翼地说:“你是说为什么我再没给过你消息?”

“嗯。”

璟想了一会儿,说道:“第一,丰隆给我送的东西被人翻动过,我身边的人有了异心,没查出是谁前,我必须很小心。第二,我和颛顼的身份都很特殊,并不方便来往过密,涂山氏有家规,奶奶因为我给颛顼送谢礼的事,已训斥过我。第三,上次见你时,你抱怨我变着法子提醒你守约,所以我也想尽力克制,不要太惹你烦。”

第一条和第二条理由还算是理由,可第三条……小夭气得趴到案上,头埋在双臂间。

“小夭……”

“别和我说话,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璟果真默不作声,小夭毕竟是个话多的,憋了半晌后就憋不住了,问:“你明日什么时候走?”

“清早。”

“今晚陪我玩吧!”

璟的眉眼舒展开,无限的欣悦,点了下头。

“不怕人发现吗?”

“狐尾人偶早已回去。”

小夭叹气,“我都不知道你究竟是聪明还是笨了。”

璟不说话。

小夭拉开门看了一眼,四下无人,她对璟招招手,拖着璟悄悄地溜去自己的屋子。

进了屋子,关好门,才放心。

“我不在朝云峰时就住这里。”小夭让璟坐,歪头看他,“我们玩什么呢?”

“什么都好。”

小夭看看屋子,琴棋书画——真的是什么都没有,小夭对自己也很无奈。

箱子里有几瓶毒药的汁液,桃红、天蓝、粉紫……倒是什么色彩都有,小夭把那些瓶瓶罐罐都拿出来,摆到璟面前,又把自己的四条绢帕放到案上。

小夭把自己做毒药时用的一根细细的小刷子递给他,“帮我画几幅画吧!”

“你想要什么?”

“嗯……荷花吧。”

璟蘸了深绿色的汁液,画荷叶。小夭道:“小心点,这可是埋广的汁液,很毒!南疆那边的人叫它见血封喉。”

璟倒丝毫不在意,依旧该怎么画就怎么画,小夭坐在他身旁,看他画画。

“还要什么?”

“蝴蝶吧,我上次想做一只蝴蝶毒药,可我画画不好看,做出来有些丑。”

璟听她说要做毒药,想着肯定不能太大,所以画得小一些,一只只仔细描绘,画了十来只。

小夭趴在案头,凝神看着。

璟看她有些困,说道:“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画我的,你要困,就睡吧。”

小夭摇头。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