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六章 思君恨君君不知(8)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隐隐约约,小夭听到防风邶说了句什么,小夭挥挥手,示意他别烦,她还没睡够。小夭的身体不比防风邶他们,练一早上的箭,十分疲累,如果不好好睡一觉,下午什么都干不了。

又睡了一会儿,半梦半醒中,听到防风邶和什么人说着话,小夭以为颛顼回来了,也没在意,手搭在额上,依旧躺着。

“听小夭说王子要用完晚膳才会回来,你若真有要紧事,不如派个人去轩辕山通传一声。”

“我已经打发人去轩辕山了。”

小夭一个激灵,彻底清醒了,那从容沙哑的声音,不是璟,还能是谁?

真奇怪,每一次听他和别人说话,总觉得和自己认识的璟不是一个人。和别人说话是,他说假话也十分从容淡定,而和她说话,小夭总觉得他有些笨嘴拙舌。

“你和王子的交情很好?”防风邶在试探。

“王子平易近人,与大家相处得都不错。”璟回答得滴水不漏。

小夭坐了起来,纱帘外的两人停止了谈话。小夭走到镜前,稍微整理了一下发髻。

防风邶说道:“小夭,刚才婢女来禀奏说青丘涂山璟求见王子,我看你还在睡觉,就自作主张让婢女请了他进来。”

小夭掀帘走了出去,笑道:“幸亏你自作主张了,否则倒是我怠慢了哥哥的朋友。”

小夭只做刚才什么都没听到,对璟客气地说:“哥哥在朝云峰,我这就打发人去请他回来。公子若没有急事,就在这里等等,若有的话,可以先回去,我让哥哥去找你。”说完,小夭真叫了婢女进来,吩咐他立即派人去轩辕山。

小夭对璟略欠欠身子,说道:“我和邶还有事,就不陪公子了。”

小夭和防风邶走出了屋子,小夭问防风邶:“待会儿去哪里?”

防风邶笑说:“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小夭觉得身后一直有目光凝着,沉甸甸的,压得她几乎要走不动,可她赌气一般,偏是要做出脚步轻快,谈笑风生的样子。

走到门口时,小夭突然想起早上答应过颛顼的话,停住了步子。刚才也不知道怎么了,一心就是想和璟对着干。

防风邶看她,“怎么了?”

小夭说:“我突然想起哥哥叮嘱的一件事,今日不能陪你去玩了,改日补上,可以吗?”

防风邶盯着她,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又冒了出来,小夭的身体不自觉地紧绷,似乎下一瞬,防风邶就会扑过来,在她脖子上狠狠地咬一口。

突然间,防风邶笑了,不在意的说:“好啊!”

防风邶扬长而去,小夭忍不住摸了下自己的脖子,感觉像是逃过了一劫。

花厅内,微风徐徐,纱帘轻动,一室幽静。

璟坐在榻上,身子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小夭在心里对自己说:他是涂山璟,不是破破烂烂没人要的叶十七。

小夭笑眯眯地走了进去,坐到涂山璟对面,“你要喝茶吗?我让婢女煮给你。”

璟声音暗哑,“不要。”

小夭殷勤地问:“那你要喝酒吗?让婢女给你烫点酒?轩辕城应该没有青丘暖和,到了秋末,一般都喜欢烫酒喝。”

“不要。”

小夭笑,“那你要什么?”

“你在这里,已足够。”

璟眉眼清润,唇角带着微微的笑,虽然笑意有些苦涩,却是真的一点没动气,就好似不管小夭做什么,只要她在这里,他就心满意足。

小夭突然觉得很泄气,就如对着云朵,不管怎么用力,人家就是不着力。

璟把一个小盒子递给小夭,小夭打开,里面是一根银白的链子,链子上坠着一颗紫色宝石,晶莹剔透,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小夭想了想,不太确信地问:“这是鱼丹紫?”

“本来想给你找颗红色的,可这东西虽不算珍贵,却真实可遇不可求,只找到了一颗紫色的。原想雕个什么,但我想,你要这东西肯定是想含着下水玩,不管什么模样,都不如圆润的一颗珠子含着舒服。你若想要什么样式,我再帮你雕。”

小夭问:“找这东西不容易吧?”

“不麻烦。”

小夭说:“不麻烦?连富可敌国的涂山氏也只找到了一颗紫色的。以后给女孩子送东西,一定要三分的麻烦说成五分,五分的麻烦说成十分,才能见诚意。”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