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四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璟紧紧地抱着小夭,头埋在小夭颈间,像是做梦一般欢喜,让他只想永远搂着小夭,永不放开。

小夭呻吟,“你快把我勒断气了。”

璟立即松开了她,满脸通红。小夭轻笑,头倚在他的臂弯上,看着他。

璟不好意思,略微偏过了头,“刚才你说你昨夜差点死了,还说……”

小夭不在意地挥挥手,“我说气话吓唬你的。”

璟看向小夭,心中疑惑,却知道小夭不想再提了。

小夭笑问:“为什么不是这里?”她指指自己的唇。

璟低声说:“还不是时候。”

“那什么时候才……可以。”小夭半闭着眼睛,用手掩着脸,掩饰着羞意。

璟回答不出,因为那是由小夭决定,并不是他。他不是不渴望,而是——他想要她的爱,他不想她只是因为怜惜,小夭已经给了他太多,他不想继续利用她的善良。

小夭从手指缝里偷看他,“我以为你们男人见了女人,都恨不得立即掀翻到榻上,扒光了衣服……”小夭说不下去了,自从换回女儿身,不知不觉中她就没办法像小六一样没羞没臊了,尤其现在,更是恨不得把刚说的话都吞回去。

璟虽一直洁身自好,可毕竟是执掌一族之人,出入风月场所是常事,而且世家大族的子弟中免不了一些宣淫纵欲之事,璟自然是男人应该知道的事都知道。在生意场上,别说比这更露骨的话,就是更露骨的事都见过,却是没任何感觉,谈笑如常。可对着小夭,只觉得火烧火燎得不自在,低声辩解:“我、不是那样。”

两人都沉默,尴尬中有丝丝缕缕的羞涩,窘迫中又有淡淡的欣悦。

“小夭……小夭……”颛顼的叫声传来。

两人像做了贼一样,被惊得立即分开。小夭对璟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他别出声躲起来。

小夭随便扒拉了一下头发,钻进树丛,绕到礁石上,对着颛顼挥手,“在这里呢!”

颛顼快步跑过来,“你怎么这个狼狈样子?”说着话立即把自己的外袍解下,披到小夭身上。

小夭说:“我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模样?还不是你的好妹妹,我回去要收拾阿念了。”

颛顼召来云辇,扶小夭上车,“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忍下去。”

小夭瞟了一眼岩壁的方向,登上了车,“再不教训她,下一次只怕她就要做出让父王和你痛心的事情了。”

“她究竟做了什么?”

小夭神秘地笑笑,“这是我们姊妹之间的事情,你就别插手了。”如果让颛顼知道阿念竟然敢勾结相柳来设计她,颛顼非气死不可。

颛顼问:“你见到璟了吗?”

“见到了。”

“你们……说了些什么?”

“就随便聊了聊,嗯……他说了点他和防风意映的事,也聊了一点别的。”

颛顼似笑非笑地说:“随便聊聊,聊得通宵未回宫?”

小夭理直气壮地反问:“你看我这样子像舒服地玩了一整晚的人吗?如果不是你的好妹妹,我早回宫睡觉了。”

颛顼捻起她的头发,看里面又是海藻又是沙子,摇头笑道:“看来真没少受罪,你总算是在阿念手里吃了一次亏。你也别一口一声我的好妹妹,论远近,那是你妹妹!”

小夭耷拉着脸,叹气,突然想起什么,问道:“那个涂山篌,你觉得如何?”

“不错。”

小夭流露出感兴趣的样子,颛顼只得详细解释:“他本人很有才华,比起璟而言,他更刚毅霸气,听说璟失踪的那些年,涂山家的很多事都是他做主,他做得很不错,可惜璟一回来,他就必须退让。我觉得很奇怪,他们是孪生子,篌是长子,才能又不输璟,理应他的地位更重要。可很奇怪,涂山家显然更看重璟,丰隆他们也都好似不太拿篌当回事,尤其是丰隆,看上去很客气有礼,但那种客气有礼相比起他对璟的熟不拘礼,实际非常让人难受。世家子弟的圈子,看似很复杂,非常难进入,可又很简单,几个关键人物的态度能决定一切,比如他们的这个圈子,丰隆和璟表明了看重我,别人也就自然而然给了我几分尊重。篌就比较惨,丰隆虽然因为他是涂山氏接纳了他,可显然并不真正认可他。不过,我有一种感觉,篌绝不是甘愿永居人下的人,他只是在忍耐,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野心。”

小夭点点头,“感觉你对他的印象不坏。”

颛顼自嘲地笑起来,“因为他其实和我的处境有点像。我们都是在忍耐,都是在等待时机能一击杀死对手,我们也都渴望向所有人证明自己。”

小夭的神色变得凝重,颛顼说:“别担心,璟若没点手段,丰隆不会那么看重信任他,其实只要璟愿意,他完全可以先下手为强,除掉篌。可不是知道他怎么想的,迟迟不动手。”颛顼拍拍她的肩膀,笑道,“看在璟的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分儿上,只要璟没有得罪你,我会盯着篌的,而且我怀疑……”颛顼眯着眼冷笑,“篌和王叔有勾结。”

小夭放心了几分,蹙眉说道:“防风氏是否也已经投靠了舅舅他们?”

“看防风意映的举动,应该是。要不然一个防风氏怎么敢对我一再下杀手?这世上非要我死的不就是咱们的那几个长辈吗?”

小夭叹道:“我还真佩服你们,你们这一个想杀一个的,竟然能毫无芥蒂、有说有笑地一起玩。”

颛顼笑眯眯的说:“难道你不觉得这也是一种乐趣吗?”

小夭大笑,“的确!”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