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二章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夭忍不住,快速地冲了回去,用力抱住阿獙,在它的狐狸脸上亲了一下,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摸了烈阳的身子一下,才飞快地转身,跑着消失在桃花掩映的长廊中。

阿獙愉悦地凝望着桃林,烈阳抖了抖羽毛,好似很不乐意,碧绿的眼中却溢出了笑意。

王母的青鸟把颛顼和小夭送到玉山脚下,俊帝好似早已预料到阿獙和烈阳不会随小夭离开,派了人在山下守候。

颛顼和小夭乘坐云辇返回五神山。颛顼一直看着小夭,小夭却神飞天外,呆呆愣愣,不知道在想什么。

进了承恩宫,侍者直接领他们去朝晖殿,小夭到朝晖殿前才好像真正醒了,她一下停住脚步,“我要先看看自己。”

颛顼拿出一个小包袱,“这是离开玉山前,侍女交给我的东西,里面除了你的药丸药粉外,还有一面小镜子。”

小夭拿出了镜子,却又用手捂着,对颛顼说:“我记得我小时候长得还蛮像父王的,我一直觉得就算女大十八变,就算没有阿念好看,也不至于太差。”

颛顼笑了笑说:“你自己看一下就知道了。”

小夭缓缓地移开手,镜中的女子十分陌生,只有额间的一点桃花胎记熟悉,小夭轻轻扯了扯嘴角,镜子里的人也扯了扯嘴角,小夭这才敢确认是自己。小夭收起了镜子,对颛顼非常遗憾地说:“不算怪异,可一点都不像父王。”

颛顼诧异地看着小夭,小夭却推推颛顼,“我走你身后。”

颛顼走进殿内,小夭低着头,跟在颛顼身后。

俊帝笑道:“你躲在颛顼身后做什么?嚷嚷着要回真容的是你,真要回来了,却不敢见人了。”

颛顼要让开,小夭忙拽住他,脸藏在他背后,哼哼唧唧地说:“让我再准备一下。”

颛顼只得静站不动,感觉背脊上有浅浅的呼吸,拂得他肌肤上一阵酥麻一阵痒,让他既恨不得立即躲开,又十分贪恋,是他此生从未有过的复杂感觉。

俊帝问:“你准备好了吗?”

小夭说:“马上就好。”

俊帝站起,几步走过来,把小夭从颛顼背后抓出来,仔细打量着她。小夭慢慢地抬起了头,迎着俊帝的视线,低声问:“我长得不像娘,也不像你,你失望了吗?”

俊帝说:“我并不希望你长得像你娘,更没希望你长得像我。我只是希望你健康,现在你不仅健康还美丽,我已心满意足。”

小夭展颜笑起来,“在所有爹爹的眼中,自己的女儿都是最美的。”

俊帝凝视着她的双眸,相似的眼眸,在那人身上能流露出睥睨天下的狂傲,也会流露出烈火般要烧毁一切的深情。在小夭身上除了慧黠可爱,还会流露出什么呢?

小夭看俊帝定定地看着她,显然在走神,叫道:“父王,你在想什么?”

俊帝笑道:“没什么,只是感慨时光如梭,女儿都长大了,我也老了。”

小夭装模作样地仔细看了看俊帝,摇摇头,“没看出来。”心里却有些酸涩,以父王的灵力,维持不老的容颜并不难,可相由心生,父王斑白的发丝、眼角的细纹都是他心境的苍凉。

俊帝摇摇头,笑起来。

颛顼问:“师父,您打算什么时候公布小夭的身份?”

俊帝说:“我已经命蓐收在准备典礼。”俊帝看着小夭,“待会儿和我一起去静安王妃那里,是时候让她和你妹妹知道了。”

小夭点了点头。

俊帝笑道:“不要紧张,我听蓐收说,你和阿念相处得不错。”

小夭苦笑,“那是因为她以为你要把她嫁给我,我向她保证绝对有办法让你不把她嫁给我。”

颛顼笑起来,“我说你们怎么莫名其妙地就能好到凑到一起窃窃私语了。”

侍者进来奏报,“陛下,王妃那边已经准备好晚膳,王姬也已经去了。”

俊帝对颛顼和小夭说:“走吧!”

小夭走进去时,看到酷似母亲的静安王妃,还是觉得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力捅了一下,十分难受。小夭低着头,深吸了几口气,才慢慢平静下来。

静安王妃和阿念向俊帝行礼,俊帝对阿念说:“起来吧,扶你母亲坐。”

阿念扶着王妃坐下,她也坐了下来,视线却一直往小夭身上扫。

俊帝坐下后,对小夭指了指放在他旁边的食案。小夭安静地坐下,颛顼坐在了小夭身旁的食案前。

阿念再按捺不住,“父王,她是谁?怎么可以坐在那里?”

俊帝没有说话,而是开始对静安王妃打手语,静安王妃和阿念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俊帝。小夭目中流露出震惊,静安王妃是聋子!难怪从来没有听见过她的声音!

小夭看向颛顼,父王娶她时就这样吗?颛顼微微点了下头。

俊帝说完,收回了手。

阿念背脊紧绷,瞪着小夭,就好似一只要守护自己巢穴的小兽,可是她没有办法赶跑入侵者,她只能瞪着小夭。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