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二章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2)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颛顼笑着把小六拽起来,“我们去那边看看。”

太阳西下时,颛顼带阿念去赴宴,颛顼本想找蓐收派人护送小六回去,小六不耐烦地对颛顼说:“你看我是花盆里养的花吗?还需要人搬来搬去?没有阿念的话,我哪里都去得。你们去玩你们的,我会去找自己的乐子。”

颛顼只得狠狠地敲打了小刘几下,“不要回去太晚。”

越到晚上,人们玩得越疯狂。小六挤在人群中,饮酒作乐,可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好像戴着面具,外在的自己在投入地玩乐,大声地叫、大声地笑,内里的自己却只是冷漠地看着。周围并没有认识的人,她在演戏给谁看?

小六笑,原来自己欺骗自己并不是那么容易。

赤水河上突然腾起几多烟花,照亮了夜空。原来是一艘船上正在放烟花,人们涌到岸边观看。小六被人潮推着,竟然被挤到了最前面。

赤、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各种样子的烟花绽放在船的上方,映照得立在船头的两人分外清楚。男子穿着天青色的衣衫,静静而战,清隽飘逸,有若山涧中的青柏修竹。女子身材高挑,一袭水红的绣花曳地长裙勾勒得她纤腰只堪一握。她好似喝醉了,半仰头惊讶地看着烟花,踉跄走了几步,身子摇摇欲坠,差点跌倒。男子伸手扶住她,她软软地倚在男子身上,犹如美丽缠绵的菟丝花。

船渐渐地驶远了,带着那些五彩缤纷的烟花一起离开了,人群渐渐地散去。

小六仍旧立在岸边,面对着黑黢黢的河面。很奇怪,意映并不是小六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可烟花绽放下,她的踉跄、跌倒、扭身被扶起、软软地依靠,都带有一种女性特有的纤细优雅,那种美丽深深地击中了小六,让做了一两百年男人的小六又是羡慕,又是自惭。

直到深夜,小刘才回到驿馆。

走进屋子时,颛顼披着件外袍,坐在灯下,一边看书一边等她。

颛顼拍拍身旁,让小六坐。“你去找了什么乐子?”

小六微笑着说:“我突然想找一条美丽的裙子穿。”

颛顼说:“我们的祖母可是天下万民尊奉的蚕神,世间最巧夺天工的绸缎和衣物都出自她的弟子之手,我会让她们给你做无数美丽的裙子。”

小六轻声说:“可是我怕我太久没穿裙子,会不习惯。”

颛顼盯着她,“你在担忧什么?”

“我怕让你们失望,因为你们的失望,我又对你们失望。”

“你们是谁?如果是指我和师父,我们永不会对你失望。如果还包括别的男人,小六……”颛顼的手放在小六的肩膀上,“不要给自己希望,自然不会失望。”

小六扑哧笑了出来,“还以为你会有什么高招。”

颛顼拍了拍她,“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等我们回去高辛,师父会给你一个惊喜。”

小六点了下头。

颛顼走出去,轻轻地关上了门。

第二日,他们坐船返回高辛,令人意外的是馨悦和丰隆居然来为颛顼送行。显然,经过昨晚,丰隆和他的朋友们对颛顼很认可。

阿念又高兴又烦恼,小六倒是很纯粹地高兴。不管怎么说,颛顼来赤水秋赛的目的已经达到。

船马上就要开时,一个仆人匆匆跑来,对颛顼行礼,把一个大藤篮子奉上,“这是我家公子的践行礼,祝公子一路顺风,将来若有机会去青丘,务必通知涂山家。”

颛顼接过礼物,“请帮我转达谢意。”

丰隆笑道:“真没想到你和璟居然能投缘,可喜可贺!”

颛顼再次感谢丰隆的款待,丰隆也再次表示有机会再聚。

船缓缓驶出了码头,渐渐地速度越来越快,已经老远了,馨悦依旧站在岸边。

阿念皱皱鼻子,得意地哼了一声,对颛顼说:“那位青丘公子璟看着有点冷淡,对哥哥却真不错。昨天晚上暺家和姜家的那三个臭小子对哥哥出言不逊,还故意刁难哥哥,想让哥哥出丑,幸亏丰隆和璟帮哥哥。”阿念很清楚,那种场合如果第一面表现得不好,将来即使能成功融入,也要多花费几倍的努力。

颛顼看已经望不见码头,回头找小六,发现小六已经找了个避风又能晒到太阳的地方舒服地躺着。

颛顼拉着阿念走到她身边坐下,阿念把小六盖在脸上的草帽夺走,有些羡慕又有些不屑地说:“你这人真是不管在哪里又能看上去那么惬意逍遥。”

颛顼打开璟送来的大藤篮子,几个小竹篓,分门别类地装的全是吃食,还有四瓶酒,阿念笑道:“这礼简直就是给小六这馋猫送的啊!”

小六懒洋洋地爬起来,“给我个鸭脖子。”

颛顼把装鸭脖子的小竹篓子放到小六手边,小六拿起个鸭脖子啃着,竟然是她在清水镇时最爱吃的味道,简直和老木做的一模一样。

小六拿起一瓶酒,尝了一口,也是以前喜欢喝的青梅酒。小六叹了口气,却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璟。

回去的路程感觉很快,晚上呼呼大睡,白天吃吃零食、掷掷骰子、晒晒太阳、吹吹风,感觉没有多久,他们就回到了五神山。

蓐收自带人去向俊帝复命,阿念去看母亲,颛顼和小六回华音殿。

中原已经很凉爽,高辛却暖和得还有点偏热,颛顼和小六洗漱后,换了单薄的夏衣,坐在亭院中乘凉。

小六躺在凉榻上,和颛顼说着说着话,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