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一章 盛会在何时(9)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喃喃自语:“你又没让我承诺十五年不和男人交往、不和男人说话。”

蓐收问:“你说什么?”

小六冲他笑,“没说什么,你继续讲解。”

蓐收依旧和小六脑袋挨着脑袋,边看边窃窃私语。

禺疆和献既要比拼实力,又要比拼智谋,两位绝顶高手成就了一场异常精彩的比斗,最后是献灵力枯竭,晕了过去,禺疆也要人搀扶着才能站稳。

禺疆靠着灵力的精纯深厚,勉强胜过献。

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喝彩声,青龙部的一群年轻人虽然平时常和羲和部打架闹事,可现在都边跳边大叫“禺疆、禺疆”,为禺疆真心欢喜。

蓐收毕竟身份和他们不同,依旧坐着,但眼中也是洋溢着笑意。

小六看到了禺疆的胜利来之不易,再加上被周围的人感染,她也挥舞着手臂,叫了几声。小六心境再苍凉,毕竟还是个年轻人,看着满场欢声雷动,心中忽然掠过一个念头,如果她的灵力没有被散去,也许她也能享受一次全大荒为她欢呼。

小六立即摇摇头,把这个念头甩掉了,默默告诉自己,我现在已经很好!

蓐收对小六说:“今天回去可以不用看阿念的脸色了。”

小六也笑,“我们自己回去吧,不等他们了。”

两人站起,随着人潮慢慢地走。因为很多人依旧在兴奋地大呼小叫、上蹿下跳,蓐收的一只手半搭在小六的肩膀上,既是保护,也是怕两人被人潮冲散。

从贵宾坐席过来的人有不少认识蓐收,笑着和他打招呼,还有人打趣地说:“今年高辛四部子弟的表现都很好,你带来的奖品只怕要原封不动地拉回去了。”

蓐收笑着和众人寒暄客套。

四世家的人走来,众人都往边上走,带着敬意主动给他们让了路。

在秋赛这个以氏族为重的场合,四世家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氏族的力量,还代表着从盘古大帝到现在不断绵延传承着的血脉,那是每个人流淌在身体内、支撑着生命的东西。国可以创建,也可以消失,可唯有血脉,生生不息,代代繁衍,永不消失。所以,很多时候,氏族的荣耀更胜于国的荣耀。

赤水氏、西陵氏、涂山氏、鬼方氏依次走过。璟和防风意映并肩走来,经过蓐收身旁时,防风意映慢了脚步,微笑着和蓐收寒暄。璟仔细看了一眼蓐收,视线落在他搭在小六肩膀上的手上,他抿着唇角,没有说话,只是和蓐收点了下头。

小六怕防风意映认出她,拽拽蓐收,把他拖进了拥挤的人潮中。两人挤出人潮时,都松了一口气。蓐收放开了小六,笑问:“如何?不算白来一趟吧?”

小六笑着拍拍蓐收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你放心吧,陛下问起时,我一定会为你美言。”

蓐收已经知道小六的性子,笑骂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

颛顼带着阿念走过来,先瞪了一眼小六,再看着蓐收,“你们俩跑得倒是快,躲到哪里去了?”

蓐收只笑,不说话。

小六看阿念眉眼带笑,显然心情很好。

阿念悄悄地对小六说:“你干吗跑了呢?你都不知道那个馨悦的脸色多精彩,看着真是解气。”

小六问:“你没和她吵起来吧?”

“没有,她是哥哥的客人,我不想让哥哥难做。再说她又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心里偷着乐。”

小六想起以前在清水镇时,阿念那么憎恶她,可颛顼让阿念别来找她的麻烦,阿念也就真没主动来找过她的麻烦。不管高辛国内别人如何看颛顼,阿念却从未低瞧颛顼,对颛顼很敬重。小六一时想得出神,呆呆地看着阿念,阿念学着颛顼的样子敲了小六的额头一下,“喂,想什么呢?”

小六笑笑,“想你呢!”

“我警告你,不许喜欢我!”阿念的脸色变了,她用力拍自己的脑袋,懊恼地说:“哎呀,我忘记最重要的事情了!”本来打算利用赤水秋赛让小六做些错事,打消父王想把她嫁给小六的念头,可被神农馨悦一闹,哥哥受伤,住到馨悦家里,她心情烦闷下,竟把小六的事给忘记了。

小六严肃地说:“我发过誓,你放心吧,你父王绝不会让你嫁给我。”

这段时日,阿念对小六有了几分了解,知道小六看似嬉皮笑脸,却不是个靠不住的人,小六如此郑重地承诺,阿念又放下心来。

回到驿馆后,小六去找颛顼,“你的伤如何了?”

颛顼轻拍了下受伤的肩膀,“不疼了,但还不能自如活动。”

小六拉起他的胳膊,检查了一番,说道:“赤水氏的医师不错,继续好好养着。”

小六要走,颛顼把她拽住,,“让你虚惊一场,生我气了吗?”

小六回身坐下,“你知道我不会。”小六用手指轻轻地戳了他的肩膀一下,“如果不是生命受到威胁,这世上没有人喜欢用伤害自己身体的方式去演戏。”

颛顼道:“上一次在清水镇我中箭后,派人仔细查过防风意映。她身边有两个婢女,是防风家培养的死卫,她们也在船上。如果我们大打出手,防风意映故意舍掉一个婢女让我们杀死,那么神农馨悦必定会被激怒,下令所有护卫下杀手,那可真就麻烦了。所以我将计就计,装作只一个防风意映就让我们已无力招架。我看出防风意映只是想杀我,并不打算伤害阿念,让你带阿念离开,你们俩就都安全了,剩下我一人,反倒好逃。本来我想假装受伤后沉入湖底,防风意映肯定不能表现出想继续追杀,那么她反而就会催神农馨悦离开,命婢女偷偷下湖来确认我是否死了,我很容易脱身,可谁都没想到神农馨悦会突然跳下湖救我。”

小六笑,“你要谢谢我,如果不是我想听她弹琴,你也不会吹奏洞箫,引得她对你生了好感。”

颛顼没好气地说:“谢谢你?如果不是我吹奏洞箫,引了她的船向我们行来,压根儿就不会碰上她们,惹来这一场祸事。”

小六反诘:“哼!如果不碰上她们,你如何能有机会和赤水家走近?这叫因祸得福!”

颛顼无奈,“好,好,我谢谢你。”

小六忽而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只是觉得命运很神奇,无数的偶然合在一起,却导向了一个必然。神农氏和赤水氏是你必然要拉拢的家族,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偶然。”

“你啊,看着什么都看透了,原来终究还是个会做梦的女孩子!”颛顼弹了小六的额头一下,“没有真正的偶然,都是必然。神农氏和赤水氏是否会站在我这一边,靠的可不是什么偶然,而是我能带给他们什么,有没有这些偶然,根本无所谓。这些偶然只不过是一层纱衣,把冰冷的必然包裹了一下。”

“唉!哥哥你真是太清醒,太冷漠了……”小六撅了撅嘴,自嘲地笑起来,“真好,原来我还会做梦。”

颛顼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