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一章 盛会在何时(6)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摇摇头,“不知道。我们只能尽快返回驿馆,让蓐收去查。”

小六背起了海棠,对阿念说:“走吧。”

阿念跟在小六身旁,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大雾中,看不清路,湖边的路又十分泥泞,每一脚踩下去都不知道自己会踩到什么,精神紧绷,时间长了,阿念觉得很累。可灵力低微的小六背着一个人依旧走得很平稳,神情也十分镇定,好似不管多大的雾,都不能遮住她的眼。小六的平稳镇定感染了阿念,也让阿念很不好意思,她咬着牙,紧紧地跟着小六。即使觉得听到了蛇游走的声音,她也紧咬着唇,一声不发。

小六走到了一处坡地,冲着白雾叫起来:“船家,双倍价钱,去赤水城。”

竟然真有声音从白雾中传来,“好嘞,您等等。”一点灯光亮起。

小六带着阿念朝着灯光走去,果然看到有船停在岸边。

阿念上了船,心下一松,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到船上,惊讶地问小六:“你怎么知道在这里停着艘船?”

小六一边轻轻放下海棠,一边说:“昨天班干,我们呢是逆着这条河取得湖上,我看到了船家停在这里生火做饭。”

阿念不相信地说:“扫一眼就记住了?你又不能预见我们会遇险。”

小六淡淡一笑,“如果时时生活在危险中,不记住就是死,记住却会多一分生机,自然而然就形成了习惯,不去刻意记,也会留意。”

阿念盯了小六一眼,不说话了。

船夫和小六商量:“眼见着就要亮了,太阳一出来,雾很快就会散去,不如等等再走。”

小六问:“你自小就生活在这里吗?”

“祖祖辈辈都生在赤水,死在赤水。”

“从这里往下是顺流,我看河流很平稳,不如我们慢慢地顺流漂着,等雾气散了一些了,再加速。如果一个半时辰内赶到赤水城,我再加钱。”

船夫琢磨了一下,应道:“好嘞。”

船夫在船上多点了两盏灯,自己立在船头,谨慎地张望着。

船平稳地顺流而下,约摸半个时辰后,雾气开始消散,已经能看到几丈外,船夫开始摇橹加速。随着大雾的消散,船的速度越来越快,雾气还未完全消散,已经进了赤水城。

驿馆前就有河,在小六的指引下,船夫直接把船停到了驿馆前。

阿念未等船停稳,就跃上石阶,赶去拍门。小六把钱给了船夫,背起海棠,走上岸。

开门的侍从看到阿念和小六的狼狈样子,立即派人去叫蓐收。

蓐收已经起身,正在洗漱,听说海棠受伤了,顾不上再洗漱,立即冲了出来。看阿念完好无损地站着,他才松了口气,对阿念说:“只要你在,我就知道太平不了,只有事大事小,绝不可能没有事。”他对身后的婢女吩咐:“把海棠送回屋子,让医师去看看。”

阿念也顾不上和蓐收拌嘴,说道:“颛顼哥哥不见了。”

蓐收刚散开的眉头又聚拢到一起,“你仔仔细细把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

阿念从他们傍晚遇见那个紫衣小姐讲起,一直讲到晚上再次相遇,爆发冲突。小六等阿念全部讲完后,才说道:“动手的女子叫防风意映。”

蓐收说:“竟然是她!”

阿念忙问:“她很有名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蓐收无奈地说:“青丘公子涂山璟的未婚妻。”

“竟然是她!”阿念拍案而起,“我去涂山家问问,他们是不是想高辛境内的所有生意都关门?”

蓐收道:“虽然是防风小姐动的手,可她是为那位小姐出气,这事纵然闹起来,也是那位小姐和你们的矛盾。更何况你们又没表露身份,也不能责怪人家误伤了你们。”

小六也说:“现在不是要找谁麻烦,而是先弄清楚颛顼去了哪里。”

蓐收对小六和阿念说:“既然知道是防风小姐,很快就能找到那位小姐,只要找到人自然会弄明白王子的去向,这事交给我来办。你们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

阿念回了屋子,小六却绕了一圈,在门边等着蓐收。

蓐收看到她,立即停住了脚步,他虽不知道小六的身份,可离开前俊帝亲口叮嘱他照顾好小六。蓐收客气地问:“公子还有什么事要嘱咐我吗?”

蓐收毕竟是高辛的臣子,有些话不好说得太直接,小六只能说:“小心一些防风小姐,我总觉得她不仅仅是为好朋友出气,我怀疑她应该认出了阿念和颛顼。”

蓐收到:“我会提供警惕,一有消息,我会立即派人告诉公子。”

小六作揖,“多谢。”

小六洗完澡,却睡不着。颛顼、防风意映、涂山璟、相柳……所有人像走马灯一般在她脑海里转悠,想到后来,小六都觉得头痛欲裂。

小六觉得自己这样是浪费精力,不如好好睡一觉,等蓐收打听到消息后,能配合蓐收行动。她吃了一颗药丸,借着药性,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觉睡醒时,已是晌午,小六去吃饭,看到阿念正坐在窗下发呆,眼圈发黑,显然没有休息。

小六坐在食案前,埋头大吃,阿念恼怒地瞪她,“我哥哥待你不薄,他现在没有消息,你竟然还吃得下饭?”

小六无奈地问:“不吃不睡,他就能回来吗?”

阿念骂:“冷血!”

小六知道她心理烦躁,不理她,自己吃自己的。

一会儿后,阿念看着窗外,低声问:“我是不是真的很麻烦?如果不是我,昨夜根本就不会有冲突。”

小六说:“麻烦是美丽女人的特殊权利,女人不制造麻烦,如何凸显男人的伟大呢?至于说昨夜,即使没有你,照样会起冲突。”

“真的?”

“我不会把烤鱼卖给那个嚣张的婢女。”

阿念觉得好过了一些,小六问:“不过,你可是高辛人,怎么能不会游水呢?”

阿念扭扭捏捏地说:“我娘胆子小,她生我生得十分艰难,怕我淹死,小时候一直不肯让我去戏水。错过了小时候,女孩子大了,就不方便游水了,再说我也不喜欢,所以就不会游了。”阿念还想为自己的不会游水辩解几句,蓐收走了进来。

阿念立即站起来,“找到哥哥了吗?”

蓐收对阿念行礼后,说道:“颛顼王子一切安全,你们不必担心。”

“他人在哪里?”

“在赤水氏的府邸中。”

阿念不解,“怎么会在赤水府?”

蓐收慢吞吞地说:“昨夜和你们起冲突的那位小姐叫神农馨悦,是小祝融的女儿,现任赤水族长的外孙女,未来赤水族长的妹妹。”

阿念的脸色十分难看,怒意无处可发泄,把案上的杯碟全扫到了地上。

蓐收和小六都面不改色心不跳。小六小声说:“我听着好复杂,这位神农馨悦小姐显然是血脉纯正的神农子弟,她的哥哥怎么会是赤水氏未来的族长?”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