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十章 惆怅有谁知(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不难过吗?我以为你很喜欢他的陪伴。”

“我是很喜欢他的陪伴,可是我更知道这世上谁都不能陪谁一辈子。你我都是经历过太多离别的人,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受过太多次了。心不想再承受那种痛,自然而然就变得很懂得自我保护,说好听了叫理智,说难听了就叫冷酷。颛顼,你有没有这种感觉?拥有时,不管再欢喜,都好似一边欢喜,一边有另一个自己在空中俯瞰着自己,提醒着自己失去。因为这份清醒理智,纵使欢喜也带着隐隐的伤感,而真失去时,因为早有准备,纵使难过也会平静地接受。”

颛顼滑坐到塌下的龙虚席上,头仰靠着榻头,和小六头挨着头一起看着星星。

半晌后,他说:“我一直觉得世上只剩下我一个,现在你回来了,我不再觉得孤单。”

相比小六,颛顼才是真正的孤儿。很小时,父亲就战死,母亲自尽在父亲的墓前,没过几年平静日子,奶奶病死,一直照顾他的姑姑也战死。失去了亲人的庇护的他,为了能活着,不得不离开故土,孤身一人来到高辛。

小六说:“对不起。”她是个很自私心狠的人,明知道颛顼在等她,明知道颛顼需要她,可是她因为心结,却一逃再逃。

颛顼拍了拍小夭的手,什么都没说。颛顼曾想象小夭应该是阿念那样,生长在阳光与彩虹中,没有见过阴暗和风雨,如四月的栀子花一般娇美纯洁。如果小夭是那样,他会尽力保护他,为她遮去阴暗和风雨,可现在的小夭完全不是他以为的那样,但他没有失望,反而觉得这就是他想要的小夭,甚至比所有想象更好。纵然隔着漫长的光阴,他们之间依旧能完全地明白对方的心思,不管是美丽的,还是丑陋的,一个不怕表露,一个完全理解。

“我有件事情想告诉你。”有的话,小六藏在心里,怎么都无法说出口,怕一旦出口就是错,就是痛。可不说,却又像心头养了只毒虫,日日啃噬着她。只有对颛顼,她才能毫无负担地倾诉。

“你说啊!”颛顼不在意地说。

小六低声说:“那个九尾狐妖说我不是父王的女儿,说娘是荡妇,和蚩尤私通,说我是那个嗜血恶魔蚩尤的野种。”九尾狐妖常常辱骂娘亲,刚开始她发怒生气,坚决不相信,和九尾狐妖顶嘴对骂,可三十年,九尾狐妖说了一遍又一遍,她糊涂了。

颛顼猛地坐了起来,瞪着小夭,他这才真正明白她为什么不回来。

小六神情木然,眼中却满是凄然恐惧,“九尾狐妖说蚩尤和娘是奸夫淫妇,我就是他们的野种,说娘狡诈狠毒,欺瞒了父王和天下人,如果父王知道真相,肯定会除掉我这个孽种……”、

“闭嘴!”颛顼用力握住了小六的手,“你连九尾狐妖的话都相信?蚩尤可是被姑姑杀死的,而且师父是多聪明的人,难道会不知道你是不是他的女儿?你扪心自问,师父对你如何?”

小六看着颛顼,眼中带着迫切的求证,“我是父王的女儿?”

颛顼斩钉截铁地说:“你肯定是师父的女儿!”

父王和哥哥都是绝顶聪明的人,有两个聪明绝顶的人得判断,小六终于释然地笑了,“嗯,是我太傻了,我肯定是父王的女儿!

颛顼叹了口气,抚着小夭的头说:“以后谁若再对你说乱七八糟的鬼话,你告诉我,我来帮你处理。”

小六点头,“你知道吗?漪清园的亭子翻修过多次了,可我画的画还在。”

颛顼说:“师父很好。当时,四个王叔联手想除掉我,我想起爹爹在世时讲过不少大伯和俊帝的事情,姑姑也曾和我提过,虽然她和俊帝不再是夫妻,但日后若有为难时,可写信向俊帝请教。无奈下,我就给俊帝写了信,他立即给我回了信,说五神山随时欢迎我去。我来时很忐忑,可师父待我就像是他的亲儿子,从如何修炼到如何处理国事,他全部教我。我做的好时,他会以我为傲;我做错时,他会毫不不留情地责骂。有一次我被刺客伤到,他鼓励我训练只属于自己的私人侍卫,你知道吗?那些侍卫连他的话也不能听,有一次他测试他们,故意下了和我相悖的命令,后来听了他的话的人,他让我全杀了,他说这些侍卫是我相托生命的人,必须只对我忠心。”

小六叹道:“父王这么好,你说为什么我娘会自休于父王?我曾以为是父王做了什么对不起娘的事情,可是你也看到了阿念的娘,阿念的大名叫高辛忆,小字阿念,又忆又念,可见父王对过往的回忆念念不忘,心中只有娘一人,可是为什么娘不要父王了呢?很多时候,我真的很恨她!”

颛顼想起了自己的娘,叹气,“不知道!我们都没办法理解她们!有时候,我也恨我娘,她自尽时,抱着我哭,对我说请我原谅她。她生了我,却又抛弃我,你说我怎么去原谅她?”

小六说,“以后我若有了孩子,不管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不会离开他。”

颛顼说:“以后我娶女人,先问她,我死了,你活还是死?如果说要和我同生共死的,都不要!”

小六和颛顼看着彼此,相对大笑。

颛顼的下巴搭在榻上,脸依在小六手边,“等我准备好了,我们一起回轩辕山。我想知道朝云殿的凤凰花是否还灿如朝霞,奶奶种的碧玉桑是否还碧绿如玉。”

小六抚着他的鬓角,“上朝云殿的路是血腥之路。”

颛顼不以为然地笑道:“权谋之路本就是踏着鲜血和尸骨,我不仅想要回朝云殿,还想要整个轩辕山。”他在人前永远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是弹琴下棋、酿酒打铁的温润公子,让所有人如沐春风可在小夭面前,他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雄心和冷酷。

小六笑,“你去抢吧!”就如凤凰注定要翱翔九天,颛顼天生就属于权力,她从小就知道。

颛顼说:“现在朝堂内的臣子几乎全是王叔的人,我曾试探地鲛人上书,奏请接颛顼王子回轩辕城,几乎全朝堂反对,奏请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如果我回去,必须要一个借口,让所有人无法反对,我大概要利用一下你了。”

小六笑嘻嘻地说:“请随便利用!”

颛顼的额头贴在小六的掌心,低声说:“你回来了,真好!感觉不再是孤身作战。”

“喂,我没有说过要帮你,要和你并肩作战吧?”

颛顼抬头,一脸得意地盯着她,“你会不帮吗?谁叫我是你哥哥呢!就算你本来打算不帮,我真遇到危险时,你还不是要乖乖地来帮我!”

小六给了他一拳,“你无耻!人家哥哥都说要保护妹妹,你倒好,竟然眼巴巴地要我保护你。”

颛顼叹气,“没办法,自小打架就打不过你。”

“还好意思说?”

“小夭。”颛顼的笑意渐渐淡去,几分严肃地说,“我知道你散漫惯了,但我更知道你不可能对我坐视不理。我一旦回到轩辕,所做必会波及你,要对付我的人必定也会算计到你,我又何必惺惺作态地说我的是不想把你卷进来呢?与其一边嚷着不让你卷进来,一边让你被盯上,还不如早早说清楚,你好歹有个防备。”

小六拍了拍颛顼的手,表示她都明白。

小六说:“颛顼,你还记得吗?外婆临终前抓着我们的手,叹息说我们都是苦命孩子,让我们以后一定要相互扶持,彼此照顾。”

“记得。”早刻在心上,怎么可能忘记?颛顼清楚地记得奶奶反复叮嘱。因为父母的惨逝,他已懂事,郑重地向奶奶承诺一定会照顾保护妹妹,小夭却还不解世事,只是迫于气氛严肃,学着他说我会照顾保护哥哥。

“我当时觉得外婆病糊涂了,你是苦命,可我哪里苦命了?现如今想来,外婆好似已经预测到我们的命运。”

颛顼轻声道:“当年朝云殿曾欢声笑语一堂,现在只剩我们俩了!”

小六沉默了,望向天空的星星,颛顼也抬头看着天山,“谢谢奶奶、大伯、大伯娘、二伯伯、爹爹、娘亲、姑姑、茱萸姨,让我和妹妹重聚。”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