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九章 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3)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十七说:“好。”

颛顼说:“不要席地而坐。”

十七看了小六一眼,回道:“知道了。”

颛顼不再多言,回了自己的屋子,晚饭也是一个人在屋子里吃的。

医师说小六的腿最快一个月好,可实际上十来天,小六已经可以拄着拐杖慢慢地走了。

医师非常惊讶于小六的康复速度,叮嘱小六,“腿长好前,要多静养,现在腿长好了,就要尽量多运动,慢慢地,就会正常行走了。”

小六很听医师的话,经常拄着拐杖走来走去。

俊帝并不经常召见小六,三四日才见一次,每次见面话也非常少,“可喜欢饮酒?”“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花草?”“喜欢……”

可是在华音殿内,他的旨意无处不在,只要小六说过喜欢的,必定会出现。有一次俊帝问小六“最喜欢什么”,小六无耻地回答“最喜欢钱,最好每天能躺在钱山上打滚”。第二日,小六起来时,就看到庭院内有一座钱山,不是珠宝,也不是玉石,就是实打实一枚枚的钱,堆积得像山一样高。

看到这座闪亮闪亮的钱山,小六黑着脸。已经十来日没有露过笑意的颛顼大笑了出来,向来寡言少语的十七也忍不住笑了,对小六诚恳地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多钱。”

听到颛顼的笑声,小六扔掉拐杖,扑倒在钱山上,打了几个滚。

十七笑问:“开心吗?”

“硌得肉疼。”小六躺在钱山上,嘴硬地说,“不过我至少知道在钱山上打滚是什么滋味了。”

颛顼和十七都笑。

婢女们进进出出,总要绕着钱山走。小六和十七在院子里纳凉时,不管往哪个角度看,都会看到无数的钱一闪一闪。

某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小六好不容易有一点雅兴,想看看月亮,推开窗户,只见一座钱山巍峨闪亮地伫立着。

在这座钱山面前,不管是美景,还是美人,都黯然失色。

小六实在受不了了,对侍者说:“把钱山移走。”

侍者恭敬地回道:“这是陛下的旨意,公子想要把钱山移走,要去求陛下准许。”

下一次,俊帝召见小六时,小六第一次主动和俊帝说了话:“我不喜欢钱山了。”

俊帝面无表情,微微地点了下头,只有和他很熟悉亲近的颛顼才能看出俊帝眼中闪过的笑意。

从那之后,每次俊帝问小六的喜好,小六再不敢胡说八道,尽量如实地回答。要不然把不喜欢的东西天天放在眼前手边,真的很遭罪。

小六的腿渐渐地好了,不再需要双拐,拄着一根拐杖,稍微借点力就可以,甚至可以扔掉拐杖,慢慢地走一小段路。

小六是个关不住的性子,腿刚利落了一些,立即不满足于只在华音殿内行走。

她喜欢太阳快落山时,拄着拐杖,在阳光下走,直到走出一身汗,她才会停下。

十七会慢慢地跟在她身旁。

小六继续她的絮叨:“男人们都喜欢美人无汗,可实际上无汗的美人最好不要娶。生活总会充满乱七八糟的事情,免不了气闷心烦,不愉快全都堵在了身体里。如果在明媚的阳光下,好好地快走一圈,美美地出上一通汗,那些堵在身体里的不愉快就都随着汗水发泄出来。身体通畅的女人才会心胸开阔,不会斤斤计较。就比如说我,我最近很心烦,可这么走了一通,心情就好了很多。

十七瞅了小六一眼,微笑着不说话。

忽而间,有鸟鸣从空中传来,一只玄鸟俯冲而下,落在小六身旁,身子前倾,头往下低,好像在给小六行礼,又好像邀请小六摸他的头。

小六一步步后退,拐杖掉落,人走的歪歪扭扭。

十七想去扶她,俊帝和颛顼走过来,俊帝举起手,一股巨大的力把十七阻拦住。十七看出玄鸟并不想伤害小六,遂没有反抗,静静地看着。”

玄鸟看小六不理它,困惑地歪歪脑袋,一步步地往前走,追着小六过去。

小六越退越快,它也越走越快。小六跌倒在地上,玄鸟却以为小六是和它玩,欢快地叫了一声,收拢翅膀,躺在地上打滚。打了几个滚后,它又伸长脖子,探着脑袋,凑到小六身边。

小六盯着它,不肯碰它。玄鸟似乎伤心了,悲伤地呜呜着,把头凑到小六手边,一下下地拱着她,一副小六不安抚它,它就要没完没了的样子。小六终于无可奈何地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

玄鸟扑闪着翅膀,引颈高歌,洋溢的欢乐让旁观者都动容。

小六扶着玄鸟的身子,站了起来:“你这家伙,怎么吃得这么肥?”说完,一抬头才看见俊帝和颛顼。

小六干笑,指着玄鸟说:“这只肥鸟和我很投缘,估计是个母的。”

俊帝说:“这只玄鸟是我为我的大女儿小夭选的坐骑,它还是颗蛋时,小夭就日日抱着它睡觉,它孵出来后,第一个见到的人也是小夭,小夭给他起名叫圆圆,天天问着几时才能骑着圆圆飞到天空。我总是回答‘等你们长大’圆圆早已长大,小夭却至今未回来。”

小六作揖赔罪,“草民不知道这是王姬的坐骑,刚才多有冒犯,还请陛下恕罪。”

俊帝盯了小六一瞬,一言未发地和颛顼离开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