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八章 式微式微,胡不归(7)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十七沉默了一瞬,低沉却坚定地说:“一辈子。”

小六叹气,“我是个男人,你不觉得自己奇怪吗?”

这次十七倒是回答的非常快,“你是女子。”

小六其实心里也早就感觉到十七应该知道她是女子,虽然不知道十七到底是如何知道的,“你怎么就这么确信?连相柳那么精明的家伙都不敢确认我是女子。”

十七轻声地笑起来,“因为他没见过你……”他突然闭了嘴。

“没见过我什么?”

十七不肯说,小六越发好奇,“没见过我什么?”小六仰着头,摇着十七的胳膊撒娇,“没见过我什么,告诉我,告诉我嘛!”

小六向来是一副无赖男儿的样子,第一次流露出小女儿的娇态。虽然牢房黑暗,十七看不真切,可已经节节败退,他低声说:“我伤刚好转时第一次用浴桶洗澡,你坐在旁边,我看到……你看着我的身体……脸烧红,我知道你对我……”

小六哎呀一声,用手捂住脸,“你胡说!我没有,我才没有!”

“我没有胡说。”

“你就是胡说,就是胡说,我从来不脸红!”

“我没有。”

十七向来顺着小六,这是第一次固执地坚持。小六不干了,扭过身子,不肯理十七,也不肯靠着十七,用行动表明除非十七承认自己胡说,她才会原谅他。

十七叫小六,小六不理他。十七拉小六,小六也不理他,他又怕她腿痛,不敢用力。

十七沉默了,小六也觉得委屈,小声抱怨:“这么点事,你都不肯让着我。”

十七道:“不是小事。”

小六撇着嘴,哼了一声,这都不算小事,那什么算小事?

十七思索了一会儿,缓缓说道:“从小到大,我一直是天之骄子。有女子练十年舞,只为让我看她一眼。有名士不远万里去青丘,一住七年,只为能和我下一盘棋。有人不惜万金求我一幅画,也有人叫我一字之师。我曾觉得那就是我。那人拘禁我之后,折磨了我两年,日日辱骂我,说我什么都不是。我不屑于去反驳,一直沉默地忍受他的折磨。他气急之下,说他可以证明给我看。他带我去了我曾去过的地方,每个白日,他把衣衫褴褛,腿不能行、口不能言、浑身恶臭的我放在闹市中,人来人往,可真如他所说,没有一个人愿意看我。很多次,我看到熟识的人,用力爬过去,企图接近他们,他们或者扔点钱给我后立即憎恶地躲开,或者叫下人打走我。他大笑着问:‘看见了吗,这就是你!’整整一年,他带我走了很多地方,没有一个人愿意接近我,我真正明白,剥除了那些华丽的外衣,我的确什么都不是。他知道我已经被彻底摧毁,把我扔进了河里,他没有杀我,因为他知道我已经死了。我不知道漂浮了多久,有意识时,我在灌木丛里。我知道自己会就这样烂死,我只是想在死前晒一次太阳,我挣扎着往阳光下爬。我昏昏沉沉地睡着了,知道再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也不想再醒来。但是,老天让你出现了……”

小六早忘记了生气,慢慢地转过身子,靠在十七的肩头,静静地聆听,十七的额头贴着小六的头发。“我睁不开眼睛,看不到你,我只能感受一切。你怕我害怕,告诉我你的名字;你怕我尴尬,和我讲笑话。你轻轻地为我擦去汗,你把我抱在怀里,为我洗三年没有洗过的头发。我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多么恐怖丑陋,你却如同对待一件珍宝,细腻地呵护。三年的折磨和羞辱,我自己都没有办法面对自己的身体,甚至都不敢走出屋子。可那天我洗澡时,你看到我的身体,脸烧得通红。那一瞬我才觉得真正活了过来,在你眼中,我仍是一个……男人,能让你心……”

小六大叫:“不许说!”

十七眼角有泪渗出,印在小六的发上,喉咙里却发出低沉的笑声,“你抱我出浴桶时,根本不敢看我。把我放在榻上,话都没说完整就落荒而逃。你说我怎么可能把你当男人?”小六捶他的胸膛吧,低声嘟囔:“你个奸猾的!我一直以为你最老实!我被骗了!”

十七说:“那一日,我穿好衣服,推开屋门,走到了太阳下,看着久违的蓝天白云。在别人眼里只是不值一提的举动,可对于我而言,却是一次凤凰浴火,涅槃重生。小六,那时我就决定了,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小六低声说:“凤凰涅槃,是昔日一切都化为灰烬,随风消散,你却无法摆脱你是涂山璟的过去。”

“我的父亲在我出生后不久就去世了。我有个双胞胎大哥叫涂山篌,他自小和我不一样,他喜欢养猛禽恶兽,十分飞扬跳脱。我喜欢琴棋书画,更文雅温和,不过我们都很善于做生意,虽然手段方式不同,也只是各有千秋,不分胜负。因为是双胞胎,我和大哥一起学习、一起做事,免不了被人拿来比较,其实大哥并不比我差,也许我琴棋书画比他强,可他的灵力修为比我高,任何招式一学就会,但母亲一直对他很淡漠,不管他做什么都是错。因为母亲的态度,周围人自然也都喜欢赞美我,贬损他。大哥十分努力,几乎拼命般地勤奋用功,想得到母亲的赞许,但母亲对他只有不屑,甚至可以说自小到大,母亲一直在用各种方式打击羞辱他,我却不管做什么,都能得到母亲的赞许。我们长大后,在母亲的扶持下,整个家族的权势几乎都在我手中,母亲为我挑选了防风氏的小姐为妻,却把一个婢女只指给了大哥为妻,我为大哥鸣不平,大哥却像以前一样,为了讨好母亲,毫不犹豫地娶了他根本不喜欢的婢女,但母亲依旧对他很冷漠。母亲病危时,大哥服侍她吃药,母亲把药碗砸到大哥脸上,让他滚,说看到他就恶心。大哥终于忍不住他哭着问母亲为什么那么偏心,母亲辱骂他,说因为你就是不如你弟弟,你心思污秽、性情卑劣,连你弟弟的一个脚趾头也比不上。没多久,母亲去世了。我很悲痛,可我觉得大哥更痛苦,他不仅仅是因为失去而痛,还因为一生一世再无法得到母亲的认可。母亲去世后,大哥开始酗酒,不管谁劝,他都会说世上有个涂山璟已经足够,不需要卑贱没用的涂山篌,奶奶不想他毁掉,无奈下才告诉我们大哥并不是母亲的亲生儿子,他是父亲和母亲的贴身婢女的孩子,那婢女生下大哥后就自尽了,因为大哥和我只相差八天出生,所以奶奶做主,对外宣布母亲生下了双胞胎。大哥知道这个消息后,不再酗酒颓废,开始振作,我因为对他心怀愧疚,对他很谦让,奶奶很欣慰,常常夸赞我仁厚,叮嘱大哥要多帮我。母亲去世后的第四年,奶奶打算为我举行婚礼,说等我成婚后,就对天下宣布我是涂山氏的族长。有一日,大哥突然来找我,说有要事相谈,我没有疑心,跟着他离开。等我醒来时,已经在一个封闭的地牢里,灵力被封,四肢被龙骨链子捆缚住。”

十七一口气讲述到这里,那些残酷痛苦的折磨、无休无止的羞辱,好似又回到了眼前,在黑暗中袭来,他的身子不自觉地紧绷。小六忙一下下抚着他的心口,轻声地说道:“这里不是那个地牢,我在这里,十七,我在这里。”

十七的头埋在小六的头发里,半晌后才平静下来,“被折磨羞辱时,我也曾想过如果我能逃出去活下来,必要他痛不欲生。可如果真是那样,纵然我活了下来,我也死了,不再是一个完整呢的人,只是一个被屈辱和仇恨折磨的可怜人。幸运的救了我。不管我再残破丑陋,你都视若珍宝,小心翼翼地照顾,不管我身上有多少恐怖的伤痕,你都会因为我……羞涩脸红……”这一次小六没有阻止十七,而是静静地倾听。

“小六,我看到你,心里没有仇恨,只有感激。感激老天让我仍然活着,并且让我身体健全。我的眼睛仍然能看,能看到你耍赖扮傻;我的耳朵仍然能听,能听到你唠唠叨叨;我的双手仍然灵巧,能帮你擦拭头发;我的双腿仍旧有力,能背着你行走。小六,我不想报仇,只想做叶十七。”

小六低低嗯了一声。

十七说:“我不想回去,大哥很能干,行事比我果敢狠辣,其实比我更适合做涂山族长,只要他在,涂山氏会很好。只要没有涂山璟,涂山篌就是最好的。可是,那天我跟你去了珠宝铺子,涂山家的生意太多了,我根本不知道那铺子是涂山家的,静夜叫破了我的身份,整个铺子的人都看到了我,大哥很快就会知道涂山璟还活着。我不想报仇,更不想做涂山璟,但大哥不会知道,不管我走到哪里,他都会追着我,我怕他会伤害你和老木他们,所以我必须回去做涂山璟。只有我在,他清楚地知道目标在哪里,才不会乱射箭。”

小六叹息,“你不伤他,他却要伤你。为了自己的安危ie,应该杀了他,但杀了他,你会良心不安。看似他死了,实际上他痛苦的一瞬就解脱了,你却要背负枷锁过一辈子,其实是你吃亏了。这么算下来,还是不能杀他。”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