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八章 式微式微,胡不归(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十七问:“你有多不想见俊帝?”

小六想了想说:“宁死也不见!”

十七把一个狐狸形状的玉香囊放进小六手里:“我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我应该能拖住他们。我的坐骑在东北方,你待会儿朝东北方跑,举起这个玉狐狸,模仿狐狸的叫声,它会去接你。”

小六握住了十七的手,“他们会杀你吗?”

“我是涂山璟,就算俊帝在此,杀我也需要仔细考虑,别的将领绝不敢擅做主张。”

小六笑道:“那我就丢下你跑了。”

十七揽住了他的肩,语声在微微地颤抖,“让我看一眼你的真容。”

小六微笑着摇头,“不。”

十七凝视着小六,眼中是难掩的沉重悲伤。只要从这里出去,小六就可以完全变成另一个人,只要小六再不做小六,十七就再也找不到他了。

小六盯着十七,“你还是愿意冒着得罪俊帝的危险,让我一个人逃掉?”

十七点了下头。

颛顼的声音传来,“玟小六,滚出来!你再逃,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幻化成他们的士兵逃走。”十七在小六耳畔叮嘱。

十七点水为烟,化气为雾,他变作了玟小六,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颛顼说:“你现在乖乖出来,我会考虑让你少吃点苦头。”

烟雾渐渐地从屋子里弥漫出去,越来越浓烈,形成了迷障,将整座客栈都困了进去。

颛顼气恼,立即命人破阵。

小六借助十七给的玉狐狸香囊,能在迷雾中看清楚路。

他变幻成一个颛顼的侍从,悄无声息地逃出了客栈。

小六向着东北方奔逃,他高高举起玉狐狸香囊,一只大仙鹤落下,小六上了鸟背,仙鹤驮着他,继续向着东北方飞。小六频频向后张望,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颛顼的声音入春雷一般传来,“玟小六,和你在一起的人是叶十七,我杀个叶十七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

小六长叹了口气,果然翻脸无情、心狠手辣,难怪黄帝喜欢颛顼。

小六恢复了玟小六的容貌,策着坐骑返回。

没飞一会儿,就看到颛顼迎面飞来,他身后的囚笼里关着十七。

一个侍卫上前,小六束手就擒,颛顼盯着小六,冷冷下令:“打断他的双腿。”

侍卫对着小六的双腿各踢了一脚,小六双腿剧痛,软倒在地上。

“把他丢进囚笼。”

小六被塞进了囚笼,他爬到十七身边。“十七、十七……”

十七双目紧闭,昏迷不醒。

小六检查了一下,放下心来,十七是因为以一人之力,和两个灵力高强的神族对抗,灵力耗尽,虽然有内伤,但没有性命之忧。

小六的腿痛得厉害,他靠到十七身上,自言自语地低声唠叨:“早知道这么辛苦都逃不掉,还不如不逃。可如果不逃,我又怎么能知道你愿意遂我心愿呢?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呢?如果你不要答应帮我多好,我就能痛快地斩断牵念了。如果刚才被围困住时,你不要让我独自逃多好。桑甜儿渴望着一个男人去拯救她,可其实男人根本不能拯救她,男人给了桑甜儿几滴蜜,把一种痛苦变成了另一种痛苦。生活对桑甜儿而言,就是个火炉,日日炙烤得她很痛苦,男人看似抱起了她,使她免于痛苦,可实际男人只是把桑甜儿的痛苦从被炙烤的痛苦变成了恐惧着男人会放手再次被炙烤的痛苦,两种痛苦哪种更痛苦呢?也许很多女人会选择被抱着的痛苦,好歹偶尔有几滴蜜,好歹没有被炙烤了,好歹可以希望男人永远不会放手,可我不会!我宁愿被炙烤着日日痛苦。我的双手自由,痛苦会让我思谋着逃脱,可被人抱着时,我因恐惧他松手,会用双手去紧紧抓他,会因为他给的几滴蜜忘记了思索。其实,最终拯救桑甜儿的仍然是她自己,不是男人!桑甜儿有一个我去成全,可谁会来成全我呢?神能成全人,谁来成全神呢?显然没有!我还是觉得躲在硬壳子里比较安全,我这辈子已经吃了太多苦,我不想再吃苦,再受伤了……”

一日一夜后,小六和十七被押送到了五神山。

颛顼下令把他和十七关进了五神山下龙骨建造的地牢,小六苦笑,看来这次的逃跑,真的让颛顼十分生气,这座龙骨监狱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进的。

狱卒们对小六非常不客气,明知道他腿上有伤,还故意去踢他的腿,对昏迷不醒的十七却不敢折辱,轻拿轻放地抬进了牢房。

看来颛顼虽然很生气十七帮小六逃跑,要给十七一点苦头吃,让十七明白轩辕王子的威严不可冒犯,却毕竟顾忌涂山氏,只敢囚禁,不敢折辱。

狱卒重重关上了牢门,小六用双臂爬到十七身旁,不满地打了他几下,偎在他身旁。

地牢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小六闭上了眼睛,腿上的疼痛一波一波袭来,可渐渐地,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小六醒来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死亡一般的黑暗让时间都好似凝滞了。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着,他轻轻动了下,听到十七叫:“小六,你醒了?”

“嗯,躺久了,有点难受。”

十七坐了起来,想扶小六坐起,牵动了小六的腿伤,小六痛哼了一声,十七搂住他,“你受伤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