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七章 人转迢迢路转长(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小六嘟哝“暂时还活着。”

“我憎恨的不是他们谈论我是九头怪,而是他们心底的鄙夷轻蔑。我允许你提,是因为……”相柳翻了个身,一手支着头,侧身躺在水面上,看着小六,“你嘴里调侃取笑,可心中从不曾认为九头妖就怪异。”

小六微笑着说:“因为我曾比你更怪异。”

“所以你躲入深山,不敢见人?

“嗯。”

相柳抬手,轻轻抚过小六的头。小六吃惊地看着相柳,“我们这算月下谈心、和睦相处吗?”

相柳说:“在你下次激怒我前,算是。”

小六叹气,“和睦时光总是短暂,就如人世间的欢愉总是刹那。花开花谢,月盈则亏,但凡世间美好的东西莫不如此。”

相柳讥嘲,“是谁说过再美丽的景致看得时间长了也是乏味?”

小六但笑不语。

天快亮时,小六才浑身湿淋淋地回家。

他边擦头发,边琢磨着今天有没有病人要出诊,医馆里有桑甜儿应付,他应该还能睡一觉,于是栓好门,打算睡到中午。

迷迷糊糊地睡着,隐约听到串子拍门,聒噪地叫他,他骂了声“滚”,串子的声音消失了。

没过多久,又听到有人叫他,小六大骂“滚”,把被子罩在头上,继续睡觉。

门被踹开,小六气的从被子里钻出个脑袋,抓起榻头的东西,想砸过去,却看见是阿念。他满脸泪痕,怒气冲冲地瞪着小六。

小六立即清醒了,翻身坐起,“你来干什么?”

阿念未语泪先流,吼着说:“你以为我向来吗?我巴不得永远不要看见你这种人!”

小六脑子里一个激灵,从榻上跳到地上,“轩怎么了?”

阿念忙转过了身子,“哥哥受伤了,医师止不住血,哥哥让我来找你。”

小六抓起衣服,边穿边往外跑,他明白相柳昨晚为什么来见他了,可不是为了月下谈心,当他痛的全身失去力气,没有办法动弹时,轩肯定也痛的无法行动。可是轩已经有准备,相柳又和小六在一起,有什么人能突破轩的侍从,伤害到轩?

跑到酒铺子,小六顾不上走正门,直接从墙头翻进了后院。

几个侍从围攻过来,海棠大叫:“住手!”

小六问:“轩在哪里?”

海棠举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随我来。”

屋子外设置了小型的护卫阵法,小六随着海棠的每一步,走进了屋子。轩躺在榻上,闭着眼睛昏睡,面色白中泛青。

海棠轻轻摇醒了轩,“回春堂的玟小六来了。”

轩睁开眼睛,阿念哭着问:“哥哥,你好一点没有?”

轩对她微笑,温柔地说:“我没事,你昨夜一晚没睡,现在去好好睡一觉,”说完,他看了海棠一眼,海棠立即走过去,连哄带劝地把阿念带了出去。

榻旁站着一个老头,轩对小六介绍说:“这位是医师坞呈。”

小六强压着心急,作揖行礼,“久闻大名。”坞呈也是清水镇的医师,不同的是他非常有名,尤其善于治疗外伤,看来他是轩的人。

坞呈没有回礼,只是倨傲地下令:“你来看一下伤。”

小六坐到榻旁,拉开被子,轩的右胸上有一个血洞,伤口并不大,血却一直在往外流。坞呈解释说:“昨日夜里,有人来袭击,侍从们护住了主上,但从天外忽然飞来一箭,主上又突然全身酸痛,无法闪避。幸亏有个侍从拼死推了主上一下,箭才没有射中左胸要害,而是射在右胸。中箭后,侍从立即来找我,我查看后,觉得没有伤到要害,应该没有大碍,可是从昨夜到现在血流不止,如果再不能止血,主上的性命就危矣。”

小六低头查看伤口,坞呈说:“我用了上百种法子试毒,没有发现是毒。”

小六问:“箭呢?我想看看。”

坞呈把一个托盘递给小六:“在这里。”上面有两截断箭。

坞呈说:“是很普通的木箭,在大荒内任意一个兵器铺子都能买到。”

小六说:“不可能普通,从那么遥远的地方射出的箭,力道一定大的可怕。如果只是普通的木箭,早就承受不住,碎裂成粉末,根本不可能射中轩。”

坞呈说:“主上也这么说,但已经让最好的铸造师检查过,的确是非常普通的箭。”

小六抚摸过箭矢,问轩:“你仔细想想,箭射入身体的刹那,你有什么感觉?”

轩闭上了眼睛,在努力回忆,“那一瞬,身体酸痛,胸口窒息般地疼痛,不能行动……冷意!我感觉到一股冷意穿过身体。”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