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七章 人转迢迢路转长(4)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即使相柳卸去了大部分的撞击,小六仍被水花冲击得头昏眼花,全身酸痛。

因为手脚太痛,使不上力气,他再抓不住相柳,身子向下沉去。

相柳浮在水中,冷眼看着他向着湖底沉去。

小六努力伸手,却什么都抓不住,眼前渐渐黑暗,就在他吐出最后一口气,口鼻中涌进水时,感觉到相柳又抱住了他,冰冷的唇贴着他的,给他渡了一口气。

相柳带着他像箭一般向上冲,快速地冲出了水面。

小六趴在相柳肩头剧烈咳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鼻子里、眼里都是水。

半晌后,小六才沙哑着声音,边喘边说:“你要想杀我,就痛快点。”

“你只有一颗头,只能死一次,只死一次太便宜你了。”

相柳身子向后倒去,平躺在水面,小六依旧全身发痛,不能动弹,只能半趴在他身上。

相柳扯扯小六的胳膊,“痛吗?”

“他会很痛。”

相柳笑,“这蛊真不错,只是还不够好。”

小六问:“如果这是连命蛊,你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吧?”

“嗯,可惜只是疼痛。”相柳的语气中满是遗憾。

小六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他们随着湖水荡漾,水支撑了一切,全身无一处需要用力,十分轻松。

相柳问:“既然那么稀罕他,为什么不解了蛊?”

小六不回答,思量了好一会儿,想着他是妖怪,虫虫兽兽的应该算是一家,也许知道点什么,于是说道:“不是不想解,而是解不了,上次我受伤后,你给我用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药,蛊发生了变化,他提出解蛊,我还哄他等他离开时就给他解,最近我一直在尝试从他体内召回蛊,可完全不行。”

相柳沉思了好一会儿后说:“不想死,就不要再强行召回了,唯一能尝试的方法就是把蛊引到另一个人得身体里,去祸害别人。”

小六认真地说:“我唯一想祸害的就是你。”

相柳轻声而笑,“那就把蛊引到我身体里来吧。”

小六讥笑:“你有这么好心?”

“我会在他离开清水镇前杀了他,你就不用烦恼如何解蛊了。”

小六感觉脚不再发抖了,滑下他的身子,慢慢地游着,“杀他能匡复神农吗?”

“不能。”

“他上过战场,屠杀过神农士兵吗?”

“没有。”

“他和你有私人恩怨吗?”

“没有。”

“那为什么还要杀他?”

“立场。既然知道他在我眼皮皮底下,不去杀他,好像良心会不安。”

“你有良心?”

“对神农还是有点的。”

“可笑!”

“是很可笑,以至于我都觉得自己可悲,如果没有这点良心也许我真就去找黄帝谈谈,帮他去灭了高辛。”

小六沉默了,看着头顶的月亮,像是被咬了一口的饼子。良久后,他问:“共工将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你这么个妖怪长出良心?”

“他是个傻子!”相柳沉默了一下,又说,“是个可悲的傻子,领着一群傻子,在做可悲的事。”

小六说:“其实最可悲的是你!他们是心甘情愿,并不觉得自己傻,只觉得自己所做上可告祖宗,下可对子孙,死时也壮怀激烈、慷慨激昂!你却是一边不屑,一边又做。”

“谁让我有九个头呢?总会比较矛盾复杂一些。”

小六忍不住大笑,狠狠地呛了口水,忙抓住相柳的胳膊,“你……你……不是都说你最憎恶人家说你是九头怪吗?九头是你的禁忌,有人敢提,你会杀了他。”

“你还活着。”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