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长相思 >
更多

第六章 似是故人来(5)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轩道:“我以为你知道原因。”

“杀相柳吗?”小六摇摇头,“你们这样的人杀人根本无须自己动手。”

轩微笑不语,小六端着酒杯,和他碰了一下,“说说呗!”

“真正地原因说出来也许没有人相信。”

“我相信。”

“那……好吧!告诉你!我的酿酒技艺是和师父学的,有一次师父难得地喝醉了,他给我讲了一个他年少时的故事。他说那时他还不是家族的族长,他以普通人的身份去大荒游历,在一个小镇子上打铁为生,家长里短地生活着。有一日,一个少年找他打铁,哄着他干活,承诺的美酒却原来是最劣的酒,从此他就结识了一生中唯一的朋友。我牢牢记住了这个故事,小时候常常想着将来我也要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也许,我也能碰到一个倾心相交的朋友。”

轩讲完,看着小六,“你相信我的话吗?”

“相信!”

“为什么?不觉得这理由很荒谬吗?”

“我能感觉到你说的是实话。”

轩叹息,“可我并不是师父,我虽然在卖酒,却并未真正像普通人一样生活。”

小六笑着安慰,“各有各的际遇,你也见识了很多。”

轩自嘲地笑,“是啊,师父可没被人种下蛊。”

小六撑着头笑,“那你得谢谢我。”

轩问:“为什么救我?”

小六端着酒碗,不满地说:“我还没醉呢!套话也太早了!”

轩笑着说:“那我等你醉了,再问吧。”

小六摇摇手指,“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小六连喝了三杯酒,“因为……我要睡了。”趴在案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轩摇摇他,“你酒量倒不错!”去关了门窗,觉得头重脚轻,索性也连着喝了几杯酒,躺在榻上睡了过去。半夜里,醒来时,小六已走,只剩榻上的冷菜残酒,轩哑然而笑。

隔了几日,轩去年酿的梅花酒可以喝了。

轩白日里卖完酒,晚上忽然动了兴致,提着两坛酒去看小六。

小六见是他,愣了一下后,请他进去。

小六家里可没什么像样的酒具,都是用碗喝。小六拿了两个碗,把他平常吃的鸭脖子,鸡爪子弄了些,就算有了下酒菜。

两人依旧是沉默地喝酒,一坛子酒喝完,两人略微有了点醉意。

轩问:“你怎么会在清水镇?”

“四处流浪,走着走着就到了这里,觉得还算喜欢,就住下了。”

“你和九命相柳……很熟?”

小六托着头,思索了一会儿说:“这种问题不适合喝酒的时候回答。”

“那再喝几碗回答。”

轩给小六倒了一大碗酒,小六喝下后,说道:“我怕他,但不讨厌他。我和他不是敌人,但也肯定不是朋友。”

轩道:“可惜他太精明,否则我还真想和他平平常常地喝一次酒。”

小六问:“你和阿念……只是兄妹之情?”

轩轻声地笑,“这种问题倒是很合适喝酒的时候回答。”

小六给他倒了一大碗,轩灌下去后,却怔怔的,半晌都不说话。小六又给他倒了一大碗,轩一口气喝完,掏出一个贴身戴着的玉香囊。打开香囊,拽出了一小团毛茸茸的东西,像洁白的雪球,他抖了抖,那毛球变大,成了一截白色的狐狸尾巴,“这是我妹妹的宝贝,我们临别时,她送给我,说只是暂时借给我玩,这个暂时已经三百多年了!”

轩轻抚着白狐狸尾,“妹妹是我姑姑和师父的女儿,我答应过姑姑会照顾妹妹,但我失信了。妹妹在很小时,失踪了,他们都说她死了,但我总抱着万一的希望,期冀她还活着,等着她回来要回狐狸尾巴。阿念也是师父的女儿,宠爱她就像是宠爱妹妹。”

小六好似不胜酒力,以手扶额,举起酒碗喝酒时,悄悄地印去了眼角的湿意。

轩把狐狸尾巴团成了小球,塞回玉香囊里,贴身收好。他倒满了酒,和小六碰了一下碗,一饮而尽。

两坛酒喝完,两人都醉倒睡了过去。半夜里,小六醒来时,轩已经走了。

小六再睡不着,睁着眼睛,发呆到天亮。

整个冬季,小六和轩隔三岔五就会一起喝酒。

刚开始,两人聊天时,还常常言不及义,可日子长了,轩半真半假地把小六看做了朋友,甚至向小六认真的请教用毒。

小六对轩十分坦诚,比如说讲解毒药,几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各种下毒的技巧都和他详细地到来,各种简单有效的避毒方法也仔细说清楚。有时候,小六还会认真地提醒他:“相柳想杀你,虽然他不可能派兵进入清水镇,但神农义军毕竟在这里盘踞几百年了,你还是趁早离开吧。”

轩觉得他们是能推心置腹的朋友,可真当轩想进一步,小六却会笑着装傻充愣。

两人好像只是酒肉朋友,醉时,谈笑;醒时,陌路。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